印度清真寺被焚的背后:政治操纵和无辜伤害

Elementary
·
·
IPFS
·
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和谐共处了几十年了。是“外来的人”在他们的城市挑起暴力冲突,从中谋取政治利益。

截至目前(时间为8月3日),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暴力冲突已经造成6人死亡,哈里亚纳邦北部部分地区气氛依旧紧张。

在努赫,也就是暴力冲突发生的地方,街道依旧空荡荡,到处都是碎玻璃。被焚毁的车辆和商店——被暴徒打砸抢造成的——提醒着人们这里发生过什么。

被杀害的人中包括两名“安保人员”,他们帮助警方控制骚乱和公共秩序混乱。一些警察也受伤了。

在骚乱蔓延到Gurugram,印度首都德里旁边的地方之后,当局发布了宵禁令,暂停了互联网服务,并且布置了数以千计的准武装人员。

这里,一座清真寺被纵火焚毁,一位穆斯林神职人员被杀害。骚乱还在持续,许多商店和小餐厅也被洗劫一空然后付之一炬。

由印度人民党(BJP)领导的邦政府(同时也是联邦政府的执政党)一直在与双方社区领导者开会,同时暴力事件也一直没有被报道过。哈里亚纳邦首席部长马诺哈尔·拉尔·哈塔尔(Manohar Lal Khattar)已经宣布对受害者提供经济补偿,同时保证犯罪者会受到惩罚。

但是许多当地人非常担心,以至于很少的火花都可能引发新一波的暴力冲突。

在努赫(Nuh),55岁的Satyaprakash Garg坐在他的甜品店的门前,他的店铺被一群穆斯林暴徒洗劫了。

“我失去了一切”,他指着满地的食物和碎玻璃说道。

当他回想起暴乱发生时的感受的,依旧浑身颤抖。

“我并不对做了这些人的人感到愤怒。我只对当局感到愤怒,因为是他们允许这一切发生”。

和他在一起的其他人则说,在努赫(Nuh),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和谐共处了几十年了。他们谴责是“外来的人”在他们的城市挑起暴力冲突,从中谋取政治利益。

在印度,根据宗教立场投票是非常普遍的。根据专家的介绍,类似这种的群体性事件,可以被政治化,从而提升选票数量。而明年,哈里亚纳邦和印度都将进行新的选举。

印度人民党(BJP)称此次冲突是有计划的阴谋。但是许多反对党谴责该党(注:印度人民党是当前的执政党)渎职,并认为他们事先既没有防止事件的发生,事后也没有及时阻止事态的扩大。

努赫的暴力冲突发生于强硬派(保守派)印度教组织举行的一次宗教游行期间,印度教徒团体和穆斯林团体互相攻击对方。

事件的细节在逐步的浮出水面。有人宣称冲突的起源,是Monu Manesar(印度右翼组织——印度青年民兵组织(Bajrang Dal)的成员)发布的一段视频。由于被认为与二月份两名穆斯林被杀害的事件有关,他被警方通缉。他从那时起就潜逃了,他也是哈里亚纳邦一名“声名卓著”的母牛私刑执行者(注:指为了保护母牛,而私自采取行动,类似于朝阳群众,但是其行为往往游走于法律与道德的边缘)。

根据报道,他发布了一则视频,声称他会参加此次游行,这激怒了当地的穆斯林群体,此前他们一直呼吁当局抓捕他。

错误的消息进一步加剧了紧张局势。一些报道最初说参加游行的数千名虔诚的印度教徒被围困在一座大寺庙中,被一群暴徒包围。

然而,一位主祭祀之后否认了这一说法,并且表示寺庙在冲突重并没有受到伤害。

在当局试图平息努赫的局势的时候,消息已经扩散到了哈里亚纳邦的其他地方。

距离努赫不到50公里的Gurugram,一位22岁的穆斯林宗教人士Saad Ameen被杀害了,同时一座清真寺也被焚毁。

现场目击者介绍说,一群大约150人的暴徒冲进了清真寺,袭击了教士和里面的其他人。

“宰了他们,宰了他们,他们一直喊叫着,同时也喊着宗教口号”,Sahabuddin介绍说,袭击发生时他正在清真寺里面睡觉。

他和他的朋友,Mahmudul Miyan,藏在清真寺的其他地方,在暴徒散去后才敢出来。Miyan声称,“我能听到枪声,他们重进清真寺袭击了伊玛目(imam)。然后他们泼洒汽油,火烧了办公室。”

Riyazuddin是清真寺的管理者之一,他在袭击发生前几个小时恰好离开了。他说现在还能活着真是他的运气。

“Saad 还那么年轻。他们为什么要对他做这些?”Riyazuddin声泪俱下的说道。他说他现在还没办法回到清真寺,那里现在还被警方封锁保护。

这座清真寺建于2005年,坐落于一座繁华的街道中间,附近就是高耸的居民楼,同时距离几家世界最大公司的办公室只有一箭之地。

Riyazuddin介绍说,这座清真寺一直是冲突的原因。一些当地的印度教徒反对在这里建造清真寺。在几次法律斗争之后,法庭裁决可以建造清真寺。但是一些人仍旧不接受。

Riyazuddin认为,“这些年来积攒的愤怒最终爆发了,这些暴徒以发生在努赫的暴力事件作为借口,焚毁了清真寺,发泄他们的怨气。”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所以这篇拖的时间有点长了,很抱歉。但是好在时效性并不会影响里面介绍的内容。

这里面介绍的情况我比较关注的是两点,一是选举制度对冲突的影响,二是对于无辜者的暴力。

虽然现代国家的构建主要是基于民族国家的理念,但是世界上并不存在真正纯粹的民族国家。美国这种移民国家不用说了,中国这种历史悠久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也不多说。欧洲历来就是多个民族团体混战的地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有移民和土著,非洲和美洲更是民族的博物馆,甚至于“一个部落就是一个民族”。即使是在所谓单一民族国家的日本,既有北海道的“虾夷人”,也有越来越多的移民和混血儿。所以我一直认为民族国家只是个宏大的概念,实际上没有纯粹的民族国家。所以各个不同的群体或者“民族”的和谐相处是一个天经地义的选项。追求民族的“纯化”和“正统”,除了导致民族分裂和自相残杀,不会有别的后果。

当然宗教问题和民族问题不完全等同,但是在某些语境下,比如印度这种历史悠久的国家,这些议题又是重合的。印度境内的印度教图团体和穆斯林团体的冲突,在实质的层面,已经是民族问题和政治问题了。这些问题在印度选举制度的大背景下,会被政党人为的操纵,从而牟利。

不难理解的是,在事件背景之下,一些议题会格外的引人注意,也会影响人的短期决策。比如近期极端天气和降雨更多,人们对于城市洪涝和气候变化的关注和重要性评估就会上升,那么,这个时候在通过有关城市防洪和工程,或者是环保治理的政策就会更容易获得支持和通过。印度人民党(BJP)是比较“右翼”的政党,印度现任总理莫迪也是一位“大印度教主义”的领导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能说印度教和穆斯林群体的冲突背后有政治操纵的原因。但是在选举前期,持续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的冲突,确实会有利于占人口多数的印度教徒参加投票,并且选择更“自己人”的政党,而印度人民党确实可以从这种情况里面受益,当无疑问。代议制普选制民族制度的这种特性,确实会对现实造成不好的引导。正如受影响的印度人所说,“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和谐共处了几十年了,是“外来的人”在他们的城市挑起暴力冲突,从中谋取政治利益。”

二是无辜者遭受的暴力。游行以及随之而来的打砸抢烧是不可控的,之前的法国也是,这次的印度也是,尽管游行者爆发冲突的,但是同样会波及毫无关联的商店店主。这些人可能平时都是遵纪守法,客客气气的普通人,当然也可能本来就是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的街头混子。但是一旦混入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街头冲突,所有的人都会迅速被同质化和暴民化,出于各种目标进行“无差别打击”,受害的对象往往是无辜的,但是却又是“好欺负”的。打砸抢烧“不打逆风局”,从来没有这种乌合之众性质的“示威游行”会敢去真的碰硬骨头。所以躲藏在群体暴力背后的又往往是“胆怯的人”。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仇恨对象的不确定性。如果说反日去砸日本本身就很难理解,那么这次在冲突发生地之外的清真寺被焚毁和宗教人士被杀就匪夷所思。虽然有之前的摩擦作为背景,但是50公里之外的事件,如何能成为本地的一次有组织的暴力行为的导火线,这背后的心态和行为模式就更加值得研究。


By Arunoday Mukharji

BBC News, Haryana

by Elementary

https://www.bbc.co.uk/news/world-asia-india-66391587

CC BY-NC-ND 4.0

谢谢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