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雪月(1-12)

梅諾
·
·
IPFS
·
第十二章 媽媽?

星期四,伊莉莎到了學校打著哈欠,昨天被絲諾推到琦爾那邊訓練後,身體總感覺快要解體了,訓練內容很簡單,跟琦爾一對一戰鬥訓練,因為所有基礎她都會,但水準也就那樣(誰叫中央大陸實力這麼弱),所以與實力超強的琦爾打後...

伊莉莎打開學生會室的門,接果看到學生會的人在端茶倒水,而他們服務的人是絲諾,艾琳...

「不是,妳們在這幹嘛!為什麼連艾琳都在!」伊莉莎張大嘴巴,這兩人簡直把這當自己家了。

這時,一個學生會成員走到伊莉莎旁邊,笑著說:「會長,妳的小女友真好,送了我們這麼多東西。」

伊莉莎歪頭一看,桌上堆滿了化妝品、零食和衣服,全部都是中央大陸絕對沒有的高級貨。

伊莉莎無奈地嘆了口氣,走進房間。「你們真是會享受啊。」她瞟了一眼正在品茶的絲諾和艾琳,然後轉頭問那位學生會成員,「這些東西是她們送的?」

那名成員點點頭「是啊,她們說這些都是從其他大陸帶來的,特地送給我們的。」

絲諾放下茶杯,淡淡的說「姐姐的主意,原本覺得沒必要,但說這裡可以給睡覺。」

......無語了,她看著桌上艾琳送的東西,每一個都是對症下藥,都送到每個人的點上了,這推算能力就離譜,感覺自己有什麼秘密艾琳只要算一下就能知道。

接著,伊莉莎把學生會成員都遣散了。她就坐在學生會長的椅子上,乏力的坐在上面。

「昨天訓練的怎麼樣?」絲諾隨口問道。

「痛死了。和艾琳以及失控時的你一樣,速度太快根本難以看清,完全是被動防守,甚至身體的閃避都成了下意識的反應。」她現在想到那畫面,腰腹的隱隱疼痛又回來了,重重地趴在桌面上。「而且...為什麼我能感受到如此劇痛,卻沒有實際受到傷害呢?」

「這是生的力量,生命的象徵,活著的氣息。被打到卻不受傷,是因為身體雖受傷但同時也在治癒。」

治癒,到底是哪個天才開發的,因為沒有傷所以昨天訓練完全沒休息,所以她現在身體每一處被打到的地方都彷彿是舊傷被反覆折磨。

但絲諾注意的地方是伊莉莎的下意識反應,絲諾不能讓身體比意識行動,不然她也不會時不時被敵人打到,對上黑影她愣愣地被打飛,昨天攻擊學姐時也沒有反應過來被學姐刺穿身體。

雖然大部分是她不想閃,但有時這樣想想還是挺丟臉的,所以在這方面,絲諾得承認伊莉莎,她完全不適合跟絲諾一樣的方式戰鬥,畢竟一個是神族一個是龍族嘛。

「好了,別談訓練的話了,所以絲諾,妳答應琦爾調查了,妳還換到了什麼?」艾琳一開口,絲諾下意識的抖了一下。

「妳不是可以算嗎?」

「告訴我嘛~拜託拜託。」艾琳直接抱住絲諾,狂摸絲諾的頭,絲諾就是怕這樣。

伊莉莎也有點無語的看兩人互動,她是三人中最弱的,這兩個人隨便一隻手都可以把自己拿捏,而且絲諾的力量一天比一天還要完整,艾琳根本就是深不可測,而且她也能果斷地說,絲諾一定有本體,而這只是個分體,她就好奇絲諾的本體。

「好啦~我不鬧了,我算了一下,琦爾會在三個小時後聯絡你。在這段時間你要不要先訓練一下?」

絲諾皺了皺眉頭,搖了搖頭。「不要,會死。」

「我不動手。」

「不要,打不動。」

......艾琳也是無奈,不過她想到一個妙招「不然這樣,只要妳打傷了我,就給妳娃娃~」

這樣的提議似乎有些幼稚,但對於絲諾來說,這條件可能比什麼都誘人。伊莉莎正在想著這件事時,卻看到絲諾臉上竟然泛起了一抹紅暈。

絲諾心動了,想了想,默默點了點頭。伊莉莎驚掉下巴,完全沒想到絲諾會同意。然而,艾琳突然彈了下絲諾的額頭,笑道:「逗妳玩的~」

「姐!」絲諾氣呼呼地叫了一聲,臉上的紅暈變得更深了。

「急眼了急眼了~」艾琳就這樣摸了絲諾的頭,絲諾立刻把艾琳的手拍開,羞腦的立刻想鑽進洞裡,可旁邊有伊莉莎...

「伊莉莎,轉過去!」

「聽我的,繼續看著絲諾~」

絲諾剛用言靈瞬間就被艾琳的言靈覆蓋,完全沒有給絲諾留面子。伊莉莎想笑,但在這種情況下笑自己主人肯定會被報復。但她又想到,絲諾被艾琳控制...還是笑吧。

伊莉莎終於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讓絲諾更加羞惱,而艾琳則是笑得更開心了。

絲諾臉上的紅暈更深了,她氣呼呼地瞪著艾琳和伊莉莎,恨不得能找個洞鑽進去。艾琳見狀,滿意地笑了笑,輕輕拍了拍絲諾的肩膀。

「好了,不鬧了,今天給妳們看個東西,應該說是兩個人。」艾琳神秘地說道。絲諾和伊莉莎不用想就知道,艾琳指的肯定是昨天的姐妹。

艾琳走到旁邊的牆壁前,貼上一張等身大小的紙,紙上畫著一扇門。

伊莉莎沒見過這是要幹嘛,但絲諾見識過「姐姐,能不能不要做這種花里胡哨的魔道具。」

「很方便不是嗎。」艾琳把紙貼好,然後打開門,走了進去,這...空間好像不規則?

伊莉莎感覺自己起等等可能會看見的兩個人,這比較讓她驚訝,絲諾在旁邊解釋「這是空間魔法的捷徑。說實話,以姐姐的速度,用腳跑在五十公里內可能會更快,而且這種魔法還要考慮紙的保存、開門、關門,還有紙弄破了就會失效。」

「等等,你說五十公里內用跑的比較快?」伊莉莎驚訝地重複了一遍,這速度是有多快...多少是有點誇張了吧...

「恩...」

沒過多久,艾琳從門後回來,同時拉了兩個人,兩個帶著貓耳的棕髮獸人少女走到他們面前。最引人注目的是,這兩個少女都穿著女僕裝,露肩、分離袖子、短裙、白絲過膝襪,既暴露又保守,充滿時髦感。

艾琳給把手攤開,讓兩人注意到學姐頭髮微微的捲曲偏長,頭髮雖然是棕色,但紫色的魔力留下了後遺症,頭髮變微微變深,以絲諾的視力能看到那位學姐的頭髮以肉眼可見的方式變成黑色,但對外人來說,這個變化是看不見的。

「她們家庭分裂,所以我成功收留她們,因為絲諾的功勞,才成功的,而且而且~這位小姐姐叫莎拉,其實原本是人類,只是有部分的獸人血統,但怪物化讓他變成了貓耳獸人~」

「姐姐,不要這麼亢奮,妳沒看到學姐很為難嗎?還有,那是豹。」

艾琳尷尬了,絲諾也是找機會報復,誰叫艾琳只有實力強,不過這兩姐妹看上去都很可愛,現在她就想躺在莎拉柔軟的胸前,然後抱住莎拉的妹妹睡覺。

「那你呢?」絲諾靠近莎拉的妹妹,對於可愛幾乎毫無抵抗力,否則艾琳也不會用娃娃來逗她。

「我是莎琳,谢谢你救了我的姐姐!」莎琳深深地鞠了一躬,她的可爱模样真是让人想要抱一抱,尤其是那毛茸茸的耳朵。

艾琳可是記得,莎琳昨天見到她可是十分怯懦,可是現在卻對絲諾眼神中只有崇敬,原因,當然是貓科獸人造成的,貓只要對一個人放鬆戒備救會很黏人,所以現在莎琳也很想在絲諾手中蹭蹭。

莎琳抑制不住衝動想要碰絲諾,但莎拉立刻抓住莎琳的手,後退「對不起,大小姐,我的妹妹失禮了。」莎拉的性格完全與失控完全不同,顯得誠懇且畏懼,她急忙對絲諾道歉。

「好了,好了,我這次帶你們來只是讓絲諾看看,來吊絲諾的胃口。」艾琳說完,輕輕地將兩人推回到房間內。艾琳眼中帶著一絲戲謔,想像著絲諾渴望抱莎拉和莎琳,卻無法如願的場景。

在把門關調後,把紙拿下來,看著沒抱住莎琳而微微失落的絲諾,真的是可愛的爆!

絲諾愣住,身體微微顫抖,瞬間學生會室傳來一陣爆炸,伊莉莎臉色蒼白,剛剛絲諾終於生氣了,朝艾琳揮拳,速度和爆發力都比昨天失控還誇張,雖然被艾琳擋下來,但可以肯定自己被那拳打到估計會瞬間暈死。

不過艾琳可沒打算繼續收手,「無法如願,真是好可憐喔~要我的抱抱代替嗎?」絲諾被這番挑釁激怒,再次踢向艾琳,但艾琳輕易閃避。於是,絲諾和艾琳就此陷入了你追我趕的鬧劇,而旁邊的伊莉莎則一動也不敢動,生怕被他們波及。

結果,三小時候,艾琳輕輕鬆鬆地坐在絲諾身上,絲諾楞是一下都沒攻擊到艾琳,絲諾氣喘吁吁地躺在地上,滿臉不甘心,而艾琳則悠然地坐在她身上,拍了拍她的頭。「好了,別鬧了,現在該冷靜下來了。」

伊莉莎看著這一幕,驚訝地說「我好像從來沒見過絲諾這麼喘。」

「這很正常。按理說,她的可使用魔力耗光後會接著失控,然後不斷重複這個過程直到永遠。除了我,沒人能壓制失控的絲諾。但絲諾吸收了莎拉失控的魔力,產生了魔力共鳴,一下子刺激了她的大腦,昨天才能勉強恢復自我意識。剛剛我是在測試絲諾連續使用魔力的狀態,結果顯示魔力共鳴讓她的魔力穩定了不少,現在她可使用的魔力大概還有四成。」

「妳就硬生生的耗了她六成可使用魔力。」伊莉莎驚呼,這調查還怎麼調查,調查到一半絲諾失控嗎?

「沒事啦,有我在,絲諾失控我第一個抵達,不過以後遇到那怪物,可以多把怪物的魔力膝收起來,然後給絲諾吸收,昨天我沒想到,把怪物都殺了。」

艾琳站起身,扶著絲諾站了起來。此刻絲諾的情緒也漸漸平復,其實她從一開始就猜到艾琳的意圖,所以也配合進行這次的測試。

然而她仍然感到有些不爽,回去之後一定要抱著莎琳好好睡一覺。

「時間也差不多了。」艾琳看了下時間,拿出幾個塔羅牌「拿錯了。」艾琳把塔羅牌隨手一放,又拿出一個符紙,在空中一丟,一道傳送門就出現在三人眼前。

伊莉莎無語地觀察著這一幕。她心裡想,既然這麼多種傳送魔法,而且這個似乎比剛剛在牆上貼的紙還要快,那剛剛艾琳為什麼還費力貼一張紙呢?這種傳送魔法不是應該更快嗎?

三人一同走進傳送門,剛好看到琦爾正要打電話給她們。

當三人走進傳送門,琦爾正好在手機上撥號,臉上帶著一絲驚訝和期待的神情。她們一進來,琦爾立刻中斷了通話,站起來露出標準的職業微笑。

「絲諾、艾琳,妳們來了,還有伊莉莎,又見面了。」

「是阿,今天從這出門,然後又回來了。」伊莉莎看到琦爾,又想到她訓練自己的場景,腰腹的疼痛了起來。

「要去哪調查?」

「沒目標,只要四處調查就好。」琦爾說著,微微一笑「因為我還有事,只能拜託你們了。」

絲諾嘆了口氣,就知道一定會這樣,她直接轉身離開這房間,畢竟要調查,調查一下這逆世天平的基地也不是什麼問題,而且有個房間的魔力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艾琳聳了聳肩,伊莉莎則發揮了學生會長的本質,拿了琦爾整理的一些文案,艾琳則比較直接,在城市地毯式搜索。

琦爾也被三人的行動力嚇到,正常人在沒有任何線索的情況下會愣在原地,或是行動力不夠等有消息後再行動。

絲諾這邊,她到了感受到奇怪魔力的房間,這房間有能阻斷魔力的東西,而且裡面蘊含的魔力與自己極度相似,而且還在不斷的吸收房間內的魔力,說實話,這房間的異常能被發現,也是跟這魔力與自己產生共鳴才發現的。

「喂,妳在幹嘛?」一個男性的聲音從旁邊傳來,絲諾定眼一看,那黑色的頭髮,身高偏高,滿臉都有抓痕,用一個詞用來說這男人帶來的感覺;瘋子

當絲諾回過神來,她意識到眼前的這個男人不尋常。他的眼神不單單是瘋狂,是一種狂熱,是一種戰鬥狂。

「我是絲諾,是這裡的首席請來的人。」

男人聽後笑了笑,露出幾分戲謔的表情。「原來是阿爾齊克大人請來的人啊,我是村正,很高興認識你。感覺你的實力應該不弱,不過在這裡走動可不太安全,會遇到一些不尋常的人,比如...」說著,村正快步走到絲諾面前,手中突然出現一把利刃。「我。」

果然與第一印象一樣,是個瘋子,絲諾又手將村正的刀往下壓,同時借力往身邊拉,一個過肩摔的同時奪下村正手中的刀。

村正被重重摔在地上,但絲諾有意收力,主要是她知道自己失控後有多瘋狂,自然就知道絕對不能對瘋子認真,尤其對方還是戰鬥狂,不然感受到疼痛估計會越變越瘋狂。

絲諾看了下剛剛奪過的刀,這刀上的魔力可以讓持有者越來越瘋狂,而且只是輕輕碰到身體會受傷,心靈會重創,思想變的負面,不過是絲諾黑暗魔力的下位版,絲諾沒放在眼裡,不過推測村正若繼續持有這把刀,即便他們的相性再好,也不過三年就會因為發瘋而死。既然村正是阿爾齊克的下屬,絲諾決定多幫他一把。

村正站起身,眼神的戰意參雜著殺意,絲諾偷偷在刀上畫了一個符文,然後丟給村正「我有東西要調查,不要煩我。」

說完,絲諾就進了剛剛就一直想調查的房間,她不是不想打,只是因為跟戰鬥狂打一定會打個你死我活,等站到與村正對立的位置在再說。

絲諾進入房間後,村正的殺氣頓時消散。「看來這房間有琦爾的命令,成員不可進入,或者...」她的目光立即被一件黑白色的蘿莉塔洋裝吸引住。對絲諾現在的身形來說,這衣服顯得太大了,但真正吸引她的是這衣服上的魔力,與自己的幾乎一模一樣。

絲諾的魔力雖然不算稀有,但要與她的黑暗魔力完全相同甚至一模一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通常只有那些心向黑暗的人才會擁有類似的魔力,那些怪物雖然得到了力量,但也是因為自卑、自責等負面情緒才產生了絲諾的下位黑暗魔力。然而,這件衣服上的魔力,無論從強度還是質量,都與絲諾自身的魔力完全一致。

絲諾不敢輕易靠近,儘管魔力看起來一模一樣,但這件衣服上的魔力明顯比她的更強大。就像她能吞噬那些擁有自己下位魔力的存在一樣,她自己也會被這衣服上的魔力吞噬。而且,這魔力更加貪婪,彷彿想要吞噬一切生命,但它卻穩定地吸收著房間內的魔力。房間周圍的東西基本都像新的一樣,這意味著這裡有另一個魔力源正被這件衣服吸收。

所以她決定將這衣服留到最後再看。這樣,即便她的魔力被這件衣服吸走,也不會有其他未完成的調查,可以直接離開。

絲諾走到一張桌子前,桌面乾淨整潔,幾乎沒有使用過的痕跡,桌上也沒有紙張。她打開抽屜,發現裡面有七本書,上面覆滿了灰塵。

「六本傳記,還有一本……食譜?」絲諾不禁輕聲自語,感到有些意外。她拿起那本食譜,輕輕拍去封面的灰塵,卻發現上面有一個密碼鎖。「為什麼一本食譜會有密碼鎖?」

六本傳記的書衣顏色都不一樣,封面上面都寫了一個單詞;Green、Blue、Red、Violet、Amber、Black。書衣與上面寫的字顏色相襯,首字母是大寫,可能是書名,可能是傳記主角的名字,「Black,與我同姓。」

她打開「Black」,第一頁是一幅彩圖,圖中是一個漂亮的魔女,微捲的黑色長髮,絕美的面容,白皙的皮膚。絲諾總感覺有種親切感,彷彿很想依偎在她的懷中。「媽媽……」

圖中的魔女仿佛活過來一般,注視著絲諾,然而絲諾並未懷疑,魔女淺淺一笑,從畫中走出來,輕輕伸出一隻手,撫摸著絲諾的臉頰,絲諾感受到魔女手中的溫暖,不禁流淚了。

這突如其來的親密感讓絲諾心中充滿了疑惑和期待。她凝視著魔女,眼中閃爍著難以言喻的情感,彷彿在尋找著某個答案。魔女的眼神充滿了溫暖和理解,仿佛已經了解絲諾內心的一切。

「妳是……」絲諾終於開口,但魔女只是輕笑了幾聲,書自行合上。

眼前的魔女也隨之消失,她想繼續打開書,但書卻被一個黑色的鎖鎖住,她想看看其它五本傳記,但直覺告訴她,其它五本不要開,那不屬於自己的。

她嘆了口氣,把五本傳記放回抽屜,然後來回看這房間,她看了下時鐘,霎時瞪大了眼睛,她打開手機,時間已經過了幾個小時,到了傍晚,伊莉莎傳了幾十通訊息給自己。

她看了手中的的傳記「只是圖片就像睡了一覺...」絲諾這樣想著,拿起食譜和傳記準備離開,但在離開前,她決定碰那個蘿莉塔衣服。

剛碰觸到的一瞬間,這蘿莉塔並沒有像她預想的那樣吸取她的魔力,材質很好,就像是一個專門製作給一個人的,「或許...我的本體剛好...」

雖然很想繼續研究,但她現在要去找伊莉莎她們,她拿著兩本書走出房間,但她沒住到,當她離開房間後,那個蘿莉塔已經消失,而自己的右手中指上出現一個小小的黑色戒指。

她到了琦爾的辦公室,一打開門,琦爾、艾琳和伊莉莎都在這邊,看來等了很久,不過也沒辦法,誰覺那本書會把人意識拖進去。

「絲諾,妳那邊還好嗎?」艾琳依舊掛著笑容,一個超級妹控自然不會因為妹妹的遲到而生氣,琦爾本來也無所謂,因為本來就是她找絲諾三人幫忙的,伊莉莎又苦了,因為自家主子的遲到,導致學校一些事又沒法做,幸好今天艾琳通過了關(武)係(力)幫伊莉莎請假。

「找到什麼線索了?」琦爾冷靜地問。

絲諾點點頭,將手中的傳記和食譜放在桌上。「這本書有點奇怪,只是看一眼就像是在作夢,根本調查不到什麼,時間就過了。」

絲諾話音剛落,伊莉莎便湊了過來,剛碰到傳記的瞬間,手就像觸電一樣,抽了一下。

「琦爾,我們要調查的人,是神族吧,她到底是誰,怎麼會有跟我一樣的魔力。」

琦爾聽到絲諾的話瞪大了眼睛「她根本沒有黑暗的魔力阿,她擅長的是光與火。」

絲諾三人驚訝了,與絲諾魔力完全相反,又同樣是神族,要不是沒看過她本人,不然艾琳真想推算一下她到底是什麼東西。

「火與光的神族,在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絲諾這麼說後,琦爾的冷汗瞬間浸透了整個後背。

「什麼意思?」

「火與光的神族,只有最初的純種神族擁有。這些最初的神族只有五位有後代,也就是現役的混種神族,而另外兩位失蹤了。我和艾琳姐姐離開北境已經很久,雖然不清楚北境留下的資料,但可以確定在我們離開後,沒有發現過那兩位神族。因此,我們推測那兩位神族可能已經離世,其中一位便是火與光的神族。」

琦爾聽了絲諾的話後冷汗直流,她知道那位要調查的人是純種神族,但她從沒想過她是最初的神族,如果絲諾說的是真的,那不是說做好準備,而是要加快行動。

「管她是最初的神族還是甚麼,有狀況還有我,而且這不是還有一個是上沒有的冰與暗的純種神族嗎?」艾琳開心的把手搭在絲諾肩膀,伊莉莎在這一瞬間有看到絲諾有點為難,但想想是那個絲諾,就覺得是錯覺。

「絲諾,妳手上這是甚麼。」艾琳把手絲諾抓起來,看了看待在中指的戒指。

「不知道,我都不知道這在我手上。」絲諾說著,想把戒指拿下來,但無論怎麼用力都沒有成功。「我...好像,拿不下來...」

「讓我來~」艾琳說著,手扣住戒指,然後使勁拔,但絲諾都感覺股頭錯位了,戒指始終拿不下來。

「姐姐,算了吧,我們先想辦法開這本。」絲諾指著食譜的書。

所有人目光看向那食譜,一個食譜設了密碼鎖,怎麼想怎麼不正常,更不尋常的是,艾琳的視角下看到的是七個鎖,而不是單單一個。

......

四人研究了下密碼鎖,可以說,這密碼鎖簡直是世上最硬核的密碼,先不提艾琳,另外三人能看到的密碼鎖數量都不一樣,而且個自看到的密碼鎖又不相同,最硬核的是,如果是暴力破解,妳會忘記妳剛剛用的密碼,並且只要輸入錯密碼就會重新打亂,而這書衣的強度就算絲諾用全力也打不壞。

「沒辦法,打不開,伊莉莎,妳有查到什麼嗎?」絲諾以無奈的說道,繼續看也不是辦法,先問還不如先問問有沒有其他線索。

「沒有,畢竟只是整理琦爾的資料,琦爾在有一次發現怪物就是跟那個人在同一個地方,廢棄醫院,不久前上過新聞,不過妳應該不會看。」伊莉莎回答道,提供了一個看似零散但也許值得探索的線索。從廢棄醫院這資訊,眾人就知道任何廢棄建築都有可能有類似的怪物。

琦爾絕對想過,但城是這麼大,要找到所有的廢棄建築難度太高,但目前好像也只有這方法,就在這時,艾琳拿出一個地圖「我跑遍了所有城市,因為可疑,所以做了地圖。」

看琦爾和伊莉莎震驚的表情艾琳很滿意,絲諾已經見怪不怪了,艾琳實力這麼強,多少做點出格到不行的事是常態。

地圖上標記了五個顏色的點。黑色代表城市的黑色勢力,灰色代表類似廢墟的地方,可能藏有東西。黃色表示表面看不出異常,但可能需要花時間調查。綠色代表絕對安全的區域,而紅色的點則是艾琳判斷絕對有問題的地方。

「黑色勢力的部分由我來負責,畢竟我還算是個英雄,而且也答應過她要幫忙。」琦爾說道。

「灰色交給伊莉莎,出現一兩隻怪物伊莉莎能應付,而我調查黃色,數量比較少,有時間我順便要研究這傳記。」絲諾淡淡的說道,但伊莉莎想吐槽,她都還沒說話。

「那我就負責紅色~」艾琳笑著說道,但其實,她認為有問題的地方完全沒問題,只是想偷偷跟著絲諾說的謊。

絲諾自然也知道,但她不戳破,不然自己有的受的「好了,回家,明天再查。」她打了哈欠,準備回去抱莎琳。

伊莉莎原本想跟著絲諾回去,就被琦爾按住肩膀「今天也要訓練。」艾琳看了下伊莉莎想哭的表情,輕笑了一聲,便跟著絲諾回家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