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河上的伊甸園---阿姆斯特丹

弓若昔
·
·
IPFS
https://blog.globol.com/en/art/europe/netherlands/amsterdam-city/facts-history-red-light-districts-amsterdam


突然回想起為了完成碩論飛去阿姆斯特丹的日子。

這是一個教堂上掛著彩虹旗、育幼院開在紅燈區旁邊的運河都市。市中心街道兩旁,可以看見許多妖嬈的身體在一字排開的霓虹櫥窗內佇立,她們有的將窗戶半開搔首弄姿,有的握著房間內的鋼管翩翩起舞,有的只是靜靜坐著觀望窗外人潮。

客人---通常是男人,不論是帶著什麼樣的慾求,當櫥窗布簾緩緩下降的那一刻,所有父權和資本主義的荼毒都被拋諸腦後,只剩下兩具身體,以及一顆脆弱的雄性自尊心,赤裸裸地躺著。那些溫柔撫慰看似微不足道,15分鐘也是要價50至70歐(但通常客人沒辦法待這麼久,平均大概5-8分鐘就會結束)。那些慾求中,也包括最難以啟齒的秘密,那些不為人知的寂寥、羞慚和慾望,被她們輕輕握在手裡,她們可以選擇一手捏碎,也可以選擇像上帝一樣吹一口氣,賦予生命的滋潤,當然,通常她們選擇後者。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可以擁有像妳這樣的女人。」有些客人會這麼說,她們對這種恭維多半就是嫣然一笑。記得高行健的「靈山」裡有那麼一句話:「我們的文明將性衝動和愛分開真是愚蠢至極。」如果有一種聆聽是輕柔的觸摸,有一種整全是將脆弱攤在光天之下予以撫慰,除了她們,我想不出誰還可以做到如此終極的諮商。


奔走在愜意的運河街道上,穿過櫥窗、色情劇院、脫衣舞酒吧還有坐落各處的大麻咖啡廳,坐上電車約莫十分鐘,便可以來到名揚世界的荷蘭國家博物館,欣賞荷蘭黃金時期的輝煌藝術,紅燈區的歷史就跟這些藝術品一樣燦爛輝煌。

在阿姆斯特丹即使赤身露體也不覺羞恥,有人說它是罪惡之城,是索多瑪和蛾摩拉,我卻覺得它像伊甸園,美得令人屏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