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多重視角 在紛亂世界中看見純真——法國紀錄片《給現在的我》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
·
·
IPFS
·
在電影中的浪漫之外,對於成長在巴黎的孩子,又會怎樣看待這個他們身處的社會?由香港藝術中心舉辦的「持攝影機的女人:女性電影攝影師作品」,當中放映的紀錄片《給現在的我》,導演走出想像中的浪漫巴黎,把攝錄機交給在巴黎「危險禁區」中生活的學生,以他們的鏡頭向觀眾呈現不一樣的巴黎故事。

原文刊載於虛詞・無形

文|王瀚樑

談起在巴黎取景的電影,你會想起哪一部作品?是《斷了氣》、《天使愛美麗》、《日落巴黎》,抑或是《情迷午夜巴黎》?不論是尚盧·高達,還是活地阿倫,在大師的鏡頭下,巴黎總是充滿浪漫迷離的愛情與邂逅。不過,在電影中的浪漫之外,對於成長在巴黎的孩子,又會怎樣看待這個他們身處的社會?由香港藝術中心舉辦的「持攝影機的女人:女性電影攝影師作品」,當中放映的紀錄片《給現在的我》,導演走出想像中的浪漫巴黎,把攝錄機交給在巴黎「危險禁區」中生活的學生,以他們的鏡頭向觀眾呈現不一樣的巴黎故事。

巴黎中的危險禁區

《給現在的我》由導演Eric Baudelaire和21名在巴黎北郊塞納-聖但尼省(Seine-Saint-Denis)內中學就讀的學生,歷時四年時間集體創作而成。塞納-聖但尼省又被稱為「93區」,據法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93區」是法國最貧困的地區,且因為其犯罪率高、治安混亂、盛行販毒等問題,被認為是巴黎中的「危險效區」。在2015年11月,當地更發生連續恐怖襲擊,由伊斯蘭國策劃的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127人遇難,為法國自二戰以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自此「93區」被認為是極端分子的溫床,被傳媒形容為滿佈著危險的「禁區」。

在這個被傳媒污名、大眾聞之色變的環境中生活,孩子們是如何自處,如何理解這個複雜的社會?《給現在的我》的導演Eric Baudelaire走進區內的中學,以鏡頭紀錄下他們的成長故事。電影的特別之處,是導演並非單純以外來人的角度,對這個社區或當中的人作出敘述。而是將攝錄機交給區內的21個中學生,由他們拍攝自己的日常生活,自行決定電影的內容和走向。導演使用這種充滿實驗性的手法,目的是在媒體、大眾的標籤與想像以外,交由生活其中的學生進行親身的紀錄。學生們拿著攝錄機,人生中首次有機會以他們的角度,拍出他們眼下的世界。即使只是與鄰居的相處點滴、和同學嬉戲的畫面、與親人回去故鄉的遊歷,又或因思憶去世的祖父而流淚,與朋友一起跳舞而歡笑。一切看似是平凡的成長歷程,也被導演放在電影之中,看似是普通的日常,但相對於旁人對這個地方抱持的印象和恐懼,也彷似存有某種落差。

以童眼看紛亂世界

2015年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成為法國人心中的一道創傷,政客借機炒作,使人們對不同膚色、不同族裔的人心生恐懼。《給現在的我》紀錄在恐怖襲擊之後,在當區生活的學生如何討論政治、種族主義、伊斯蘭恐懼等等問題。他們看似童真的話語,卻蘊含不少令人深刻的經歷與反思。這些學生之中,不少都來自工人階級與移民家庭,在恐怖襲擊發生以後,他們發現其他人的目光變得異樣,即使只是跟父親在街上行走,單單是因為父親留著濃厚的鬚子,已經吸引了旁人的注視,人與人之間變得充滿敵視和畏懼。

電影中一段饒有趣味的討論,來自白人學生Gabriel-David與黑人學生Guy-Yanis談及到競逐法國總統的極右派政黨領袖勒龐,他們形容她是「種族主義者」,只是希望把不同膚色、種族的人趕出法國,看不見不同膚色的人也有善良的一面。他們又就何謂「族裔」問題作出辯論。Guy-Yanis的父母在他出生以前,已從科特迪瓦移民到法國,他有著黑色的皮膚,是否便代表他不是純正的法國人?「你是100%的法國人,就和法國的芝士一樣!」Gabriel-David如是說。

學生們在巴黎的貧民區中生活,拿着攝錄機在各處拍攝下生活片段。其中一幕是學生在父親的車內,拍攝到在車窗外有大群無家者在公路旁寄居。父親形容這幕景象是「巴黎人的苦難」,向她解釋這些無家者之中,有些是沒有法國國籍的移民,在法國也不能定居,只能寄望去到英國尋找工作。孩子看見這個景象卻不禁問,「為甚麼要把他們趕走呢?」在這個社會之中,人與人之間為甚麼總是不能和諧而平等地共處?為甚麼人類之間總是衝突不斷,因為種族、信仰、階級的分別使人們互相敵對?他們甚至就哲學問題作出討論。「幸好我們全都不一樣,不然就不會有問題和故事。」

「93區」與巴黎鐵塔間的距離

在影片的結尾處,學生們拿著攝錄機,訪問Guy-Yanis「你覺得你能成為法國總統嗎?」他回答,「如果我說我能,那就是說謊。」作為來自「93區」的一個黑人學生,在不少人眼中,那就已象徵著罪惡、混亂和暴力,但即使如此,個性積極樂觀的他,仍志願有一天能站出來,讓人們知道來自「93區」的人並非如此,人們的偏見與現實之間,總是存在一段落差。

正如在電影當中,孩子把攝錄機鏡頭拉近著拍攝巴黎鐵塔,彷彿這是法國人的象徵與驕傲。把鏡頭拉遠後,觀眾才發現他們身處的地方與巴黎鐵塔間,有著遙遠的距離,他們生活的地方隱沒在巴黎的角落裡,四野是毫不起眼的平民建築。但即使置身黑暗中,他們看到的,是同樣的美麗景象。

縱使《給現在的我》因為由導演以及學生所拍攝的片段結合而成,某些地方或顯得較為突兀或冗長,但無疑這部紀錄片的拍攝手法,提供「93區」中的學生一個難能的機會,好好地訴說自己的故事。而觀眾也能透過孩子的角度,從他們拍攝的片段中,真切地看見他們在所謂巴黎的「罪惡之地」當中成長,是如何去探索和認知這個撕裂的世界,而且在當中保持著純真、善良與希望。

《持攝影機的女人:女性電影攝影師作品》

地點: 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日期: 2023.06.14 - 2023.09.23

費用: 正價門票港幣85元;優惠價門票港幣68元;套票港幣630元

購票: https://www.popticket.hk/zh/event/films-by-women


虛詞・無形網站
虛詞・無形Facebook
虛詞・無形YouTube
虛詞・無形Patreon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虛詞無形@香港文學館虛無中誕生︰探索文學邊界。香港文學館經營網上發表平台「虛詞」、實體紙本月刊《無形》。 香港文學館有限公司由一群香港作家及學者組成,並設立香港文學生活館。常與大學、藝術單位合作,策劃各種文藝活動及展覽。 linktr.ee/houseofhklit
  • Author
  • More

《Breakazine突破書誌》創刊16年 近年經營困難 於明年4月停刊

煲劇就是要失智

李曼旎和她的幽靈詩學——評介《荷花是你沒有見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