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焰陽(1-7)

梅諾
·
·
IPFS
·
第七章 莉歐莉

「我都沒想到妳淺意識的慾望,會把妳變成這樣,原本軟軟糯糯的性格消失了阿?」莓饒有興致地觀察著從雜種轉變為神族的莉歐莉。莓完全沒有想到,莉歐莉變成神族的速度還有實力的成長居然快得有些誇張。

「芙埃爾姐姐,感謝妳給我的新生。」

「不錯是不錯啦,可是她的魔力量已經被妳吸得差不多了,我必須要找更多獵物,所以...」莓瞥了一眼魔力近乎見底的蘿絲,然後又看了下莉歐莉。

「我知道了,等我處理完這個雜種,我會幫你找獵物,但如果找到的話,能不能交給我處理?」莉歐莉的表情漸漸變得狂熱,甚至有點超出莓的想像。

好像有點做過火了,原本做為蘿絲妹妹的莉歐莉,全權聽從蘿絲的安排,當擁有力量,成為慾望為主的神族,性格變化的有點誇張,雖然無法威脅到自己,但是,如果因此變得不受控,那麼就得不償失了。

「這可不行,蘿絲可以交給妳處理,但其獵物,尤其其他雜種,不可以。」

「可是...」莉歐莉皺了皺眉頭,流露出些許不滿。她的變化或許代表了她敢於表達自己,這其實也不是壞事。但是,如果她不聽從命令,那就另當別論了。

「我知道妳不想活在其他人的陰影下,我可以給妳作主的權利,但有些事,不行。不過,神族也是實力至上的種族,贏我一次,就由妳來作主。」

莉歐莉聽了莓的話,瞬間露出喜悅的表情。然而下一秒,無數荊棘在空中形成,正要襲向莓時,她的手突然停了下來,自己的額頭被莓用一根手指頭抵住。

「你還沒完全適應這力量,就別想著贏過我了,不過,下次加油。」莓溫和地提醒著,帶著鼓勵的語氣。

看不到的速度,以及溫柔的鼓勵,真摯到令人不可置信的聲音,蘿絲曾經有這樣鼓勵過她嗎?好像都只是想著保護自己,連點鼓勵和依賴都沒有,『加油』這個詞好像比想像中的溫暖,明明莓強的不行,卻被鼓勵...那是否莓也會有依賴自己的時候?

「謝謝妳,芙埃爾姐姐...」莉歐莉有點恍惚的摸著自己的額頭,臉頰微微泛紅,莓看到莉歐莉的表情有點放心了,看來原本的性格還是會保留的,這樣至少不會添麻煩。

「妳先把蘿絲處理完吧,等一會兒跟著我的魔力找我。」莓說完這句話後,身影瞬間消失在了空氣中。

「好了,剩我們了,我的前姊姊。」莉歐莉輕聲自語,她看著身邊的蘿絲,蘿絲只是無神的躺在地板,手中多出荊棘的刺「我迫不及待要怎麼折磨妳了~」

不久,莓就到了一處廢棄的大樓,莓四處張望,確定四周沒有人後,輕盈地躍上樓梯。這棟大樓早已荒廢,樓梯間布滿了塵土和蜘蛛網,每一步都發出微弱的嘎吱聲。

她走到三樓的一間房間,輕輕推開門,裡面竟然亮著微弱的燈光。房間中央擺放著一張破舊的木桌,桌上散落著一些紙張和筆記本。角落裡,一個身影蜷縮在地上,似乎在瑟瑟發抖。

「哈喽,小老鼠,又過了一周。」莓冷冷地說,眼中閃爍著威脅的光芒。「所以,妳能給我看黃泉了嗎?如果不能,妳知道後果。」

角落裡的人影抖得更厲害了,彷彿在極力掩飾內心的恐懼。

那蜷縮的人影抬起頭來,露出一張蒼白的臉龐,眼中充滿了恐懼與絕望。「我...我還在找,需要更多的時間...請再給我一點時間。」

「我就是因為知道妳能帶人看到黃泉,才找上妳的,可是已經過了幾年了,我的耐心有限。」莓的語氣冰冷,帶著不耐煩。

「不用了,我想我已經釋懷了。」莓冷冷一笑,抬起一隻手,火焰在她的手掌中凝聚。就在此時,那人影猛然變形,瞬間化為一隻可怕的怪物,一張巨大的嘴巴朝著莓狠狠咬下。

莓迅速後退,火焰在她手中爆發,直接朝怪物轟去。怪物被火焰擊中,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但並未停下攻擊的步伐。它的巨口再次張開,帶著毀滅性的氣息撲向莓。

「原來看不到黃泉是因為這個嗎?有人來過了,並給了妳會變成怪物的藥,在危機時就變成怪物。這種仿冒品,真是沒用的東西。」莓的聲音充滿了冷漠和嘲諷,她目光冷酷地盯著怪物,怪物瞬間化為灰燼。

正當莓以為解決時,灰燼瞬間凝聚變回了剛剛的怪物,莓撇了一眼,揮了揮手,怪物再次化為灰燼。

「真令人不爽,不過,我想到要怎麼利用妳了。」莓在怪物還莓再次復原前,與光融為一體。

怪物復原後,卻不見了莓的身影。就在整給廢棄醫院肆虐,莓究靜靜地跟在它身後。

果不其然,怪物直接衝出大樓,在街上肆虐。而莓只是靜靜地觀察著,等待著怪物肆虐到一定的程度。當時間成熟,她才會現身。這樣一來,事件將登上新聞,她的名聲將再次增長,計畫也將更進一步。

至於死幾個平民跟英雄,那只是必要的犧牲,計畫中犧牲的一些人可能會令人感到不安,但在她的眼中,他們只是達成目標的一部分。他們的生命,與她的目標相比,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環。她對此並不感到遺憾,或者覺得,他們生在這個大陸就是活該。

「妳就是這樣看著他們的死,妳變了。」阿爾齊克語氣充滿著失望,突然出現在莓身後。

「琦爾,出現時能不能別突然出聲,我在打什麼算盤妳又不是不知道。」

「原本以為只是想完全鞏固人民心中的形象,然後在一點一滴把黑暗給破壞,但現在,我看不懂。」

正當阿爾齊克打算上前解決怪物時,被莓拉住。「這可不是給妳的,琦爾。」

「芙埃爾妳!」阿爾齊克的語氣中充滿了驚訝與憤懣。

「妳不覺得妳有點多管閒事了嗎?尤其是最近,是察覺到了什麼嗎?」莓的語氣變得冷硬,目光中閃爍著警告的光芒。

「給我閃開!」阿爾齊克不理會警告,直接衝向怪物。然而,她的身體被火焰鎖鍊瞬間束縛,隨即被狠狠摔向地面。

「要想過去,先打倒我,不過,妳知道妳做不到,對吧?」

「妳已經觸犯到我的底線了。」

「那妳要怎麼辦,殺我嗎?我是妳的閨密,我這麼做有我的理由,妳應該相信我。」

「我不相信妳。如果妳繼續阻止我,妳的計劃...」

「依舊可以繼續。妳知道的,在人民心中的名氣,我遠大於妳。人民會相信妳,還是相信我?」

「是嗎……」阿爾齊克瞬間出現在莓面前,手中出現一把綠色光華的太刀。「我為生者而戰,『生烈斬』!」她低喝一聲,太刀揮舞而出,帶著無比的威勢斬向莓。

然而,莓只用一隻手輕鬆接住了斬擊,另一隻手急速擊中太刀的刀身,太刀瞬間斷成幾節。阿爾齊克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被莓一腳踢飛出去

「妳還是老樣子,使用招式都要說出前綴,甚至連招式名都要說出來。」莓冷笑道,「只要熟悉妳的招式,就能根據妳說出來的招式找到應對方法。」

阿爾齊克飛出數米後,勉強穩住身形,面容凝重地望著莓。「你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你了,你變了。」

阿爾齊克飛出數米後,勉強穩住身形,面容凝重地望著莓。「你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你了,你變了。」

「我沒變,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快拿出妳的神器吧,不然,妳贏不了我。」

阿爾齊克皺了皺眉,她明白莓的實力早已超乎常人,但她不願意在這種情況下使用自己的神器。「我不會用神器對付妳,妳也一樣不是嗎?」

「我不用神器是因為,我只要拖時間就夠了。」莓看了下怪物的位置,已經有不少英雄過來對付那怪物,不過沒人發現莓和阿爾齊克打起來了。「真是有心阿,琦爾,居然用了『零』讓其他人發現不了我們。」

阿爾齊克也在觀察著怪物的狀態,她能感受到那股充滿仇恨的能量,而這份仇恨全部都指向莓。如果不及時制止,讓怪物繼續肆虐下去並找不到莓,它將會變得越來越強大。雖然她十分想知道莓對那怪物究竟做了什麼,但現在他必須優先解決怪物的問題。

可是,莓卻擋在面前。莓雖然坐擁逆世天平的第五席,但她的實力是最強的,沒有任何原因,光是神族的基礎能力就已經占盡優勢,而且莓活得遠比阿爾齊克還久上幾百倍。

阿爾齊克深吸一口氣,手中再次凝聚一把刀,同時另一支手出現一把手槍,就在這時,莓直接轉身,看向怪物。

阿爾齊克猛地停下動作,眼睛瞪大,驚愕地看著怪物身上的變化。藤蔓與荊棘如噬血的蟒蛇般纏繞著怪物,吸取著它的生命力。她目睹著怪物的身體逐漸變得虛弱,而莓卻一動不動。

就在此時,藤蔓上突然出現了綠葉,接著,一朵巨大的百合花花苞慢慢地展開。眾人都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這一幕,當花苞完全開放時,裡面出現了一個少女。

所有英雄,包括阿爾齊克,都在疑惑之際,莓直接跳上去,抱住了那位少女。「莉歐莉,出場很漂亮喔!」

「芙埃爾姐姐~」

莓剛剛在與阿爾齊克對峙時,偷偷對莉歐莉傳遞魔力,要莉歐莉過來解決怪物,要以開朗美好的形象出現。

「各為英雄,抱歉,我來晚了,這是我的妹妹,莉歐莉,她以後都會跟我一起行動,請各為好好的對待莉歐莉喔~」莓又裝成在世人面前可愛元氣的形象,以莓的人氣,莉歐莉一定很快就會受到認可,而莓的意圖在於讓莉歐莉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從而提升她們的名氣。

但阿爾齊克的臉色變得很差,因為一切又在照著莓的劇本走,她完全不知道莓下一步要做什麼,如果莓的下一步計畫也會讓這麼多人死的話,那麼就只能用些手段讓莓暫時離開這座城市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