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文練習中 | 我沒有酒肉朋友

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
·
IPFS
·
這也是自己的選擇

週六跟我的紫微斗數老師大師兄直播結束後閒聊了一下(直播內容這裡看),紫微斗數主要分為北派跟南派兩個大方向(當然每個派別還有更細的分支),大部分的人在學習紫微斗數的時候都是由南派入門的,我跟大師兄也都不例外,但近年來他也開始學習北派的紫微斗數。

因為聊到了我命盤裡最差的宮位是「僕役宮」,所以他就用北派的技巧幫我看了一下命盤。他看了看之後說

「你有沒有覺得你的朋友都是有困難或者要找人訴說才會來找你?」

「對啊!我沒什麼酒肉朋友」


酒肉朋友!?

在當下脫口而出這句話我覺得挺有神奇的,這不是一句經過思考而講出的回應,而是不經意就被引導出來的句子。

總覺得最近自己反射性的念頭,都是一些很「危險」的句子,縱使我不是那麼想,卻總是覺得給予了很大的「解釋空間」(也就是「被誤會的空間」)。

曾經我對於「酒肉朋友」是有負面定義的,覺得這個詞代表只能同享樂不能共患難的人,但現在的我,卻覺得「酒肉朋友」也不容易找,因為能夠有跟自己品味相當且願意花時間與對方共創彼此間美好回憶的朋友其實也不簡單。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人難尋,所以當找到了之後,就很容易成為彼此的閨蜜,一旦進入了這種程度,也很難將對方歸類為「酒肉朋友」了。


無事夏迎春,有事鍾無艷

從小身邊的同學或朋友,總是在需要幫忙或者需要找人聊聊的時候來找我,起初我覺得很開心,覺得自己很被信任,但我後來發現,這些在痛苦時來找我陪伴的人,當他復原且開始回歸正常社交時,卻幾乎不曾約過我。

小時候沒有社群軟體可以使用,只會從朋友彼此間的聊天中發現這件事。當臉書開始盛行,大家會在上頭放上聚會的照片以及心情後,我無數次被提醒所謂的「同學會」已經結束了,而我沒有在受邀名單之內。

人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心裡總是有著這樣的遺憾。當我知道了鍾無艷的故事,更是無止盡的將自己的心情投射在這個角色上面。甚至在某些感情對象上,也有這樣的趨勢。


都是自己的選擇

我沒有辦法說我已經完全跳脫前述自憐的狀態中,但也許是年紀漸長,對於自己要的是什麼更加清楚了,我知道對於社交我感到疲憊,而不讓我感到疲憊的社交我其實也擁有,只是我與這些閨蜜都不需要太密切的互動與聯繫罷了。

但人就是這麼奇怪,明知道那不是自己想要的,卻仍舊會因為「不是自己選擇不要」而是「沒有被選擇」感到沮喪,這也許也是一種「貪念」,對「愛」的貪念。

回頭想想,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打進那些圈圈嗎?其實不是的,我知道方法,只是對我來說沒有動力去做罷了,這種結果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也是我的「選擇」。

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業,而這些業讓我們經歷到不一樣的環境,有些人天生就是人見人愛,不需要花太多心思與力氣去打入人群,自然就會在群體中。但如果自己想要,一定還是有方法可以去追求的,如果自己都不願意去追求,那也許就只是不夠想要而已,認清這一點,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足矣!

.

更多資訊請追蹤 https://linkby.tw/luzwu222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我是Luz露思 我是光 一個非典型身心靈工作者與佛朗明哥歌手 讓我在你耳邊跟你分享我的體會
  • Author
  • More

生活 | 「三伏天」來了!冬病夏治好時機!(有影片)

廢文練習中 | 我是誰我在哪?

廢文練習中 | 2盒雞蛋可以換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