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梦魇

RiyaJoJo
·
·
IPFS
·
从一个梦开始的自由书写

刚刚,早晨6点半左右, 半睡半醒间听着外面呼啸的车流声,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到我鬼使神差地去了公司,到了之后没有说一句话,没有跟任何人说早上好,其他人看到我也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我是个空气人,或者瘟疫源。我的工位被挪了90度,IT的课长在查什么东西,他看到我进来什么也没说。但我从他的目光和动作中没有感到恶意。其他人是拿眼角的余光偷偷扫视我。空气很尴尬。

我想去拿ID打卡,但是转念一想,我在休职中啊,为什么要来工作呢。于是转身默默下楼,取自行车回家。开锁的时候部长从身边经过,一抬头和他目视上了。他还是那副拉长了脸,充满敌意的表情,眼光一如既往地透露着鄙夷、满是居高临下的不屑。仿佛在说你这种人还来干嘛,没用的家伙。就像平常一样。

真的非常不愉快。然后就醒了。

那种感觉还留在胸口,非常恶心。

原来我的潜意识里是如此害怕和厌恶周一的早上。

上周一早上闹钟响起来的时候真实的感受到了恐惧,对于出勤、对于去那个公司上班的恐惧。立刻关掉了所有闹钟,从那开始不在乎时间,睡到自己醒来。稍微有了一点安全感。

上个月帮我塔罗占卜的姊妹提醒我说留意我的梦,那是我真实的感受。

但是因为在吃药,每天睡觉都像昏过去一样,没有做过梦。

上次医生问我这个工作是第几年了,大概是觉得工作第三年开始适应障碍很不可思议吧。

其实各种征兆从一开始就有了。在店铺的时候,每天站8小时以上,不停地走来走去,搬东西,每天走2万步,回家两条腿又肿又疼。每天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拉伸,想疏解一下全身的疲劳,但收效甚微。早上起床,脚挨地的一瞬间像是踩在无数针尖上一样尖锐地痛,从脚底一直传到腰。每天都精疲力竭。第3个月的时候就在怀疑,这个工作我能做完1年吗?

然后转到了本社,说是做营销,其实大半的时间都在仓库,继续站着,搬更重的饮料。每天气喘吁吁累的前心贴后背。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周末两天休息根本无济于事,疲劳每天都在叠加。4月开始这个工作,6月转到本社,7月我就直觉地担心自己会过劳猝死。

每天8点出勤,在仓库搬重物到2、3点,然后才能吃午饭,趴在桌上眯一下,然后就是回不完的邮件和做不完的报价,盯电脑到两眼昏黄,一直加班到快8点才退勤,有时周六也要上班。这样的节奏一直持续了1年多。日本的夏天非常热,最热的时候也是露天在大太阳下卸货,装货,仓库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电扇,有效半径2米。冬天又极冷,仓库简直是冰窖,还四处灌风。腰疼去看外科的时候,医生问我是不是每天要站很久,要搬重东西,工作环境是不是很冷。是的,都是的,我每天都穿优衣库最厚的羽绒服围着围巾在仓库里抵御严寒。

23年上半年,我肉眼可见地极速变瘦,脸颊都瘦得凹进去,好心的年长大叔问我最近还好吧,脸都瘦好多。

其实从一开始这一切都是信号,都是征兆,在告诉我这里不合适。

社长天天嘟嘟囔囔一个人在那骂骂咧咧,说这个不行那个太蠢。瞄准最忙的点来扯闲淡,一扯就是45分钟。才认识5分钟上司张口就是这个人不行!评价员工,这个人休假太多了!这个人一点干劲都没有!总之没一个看得上的。

社员们躲在仓库的角落里边抽烟边说各种坏话,公司的,其他同事的,十几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记得清清楚楚,说来说去,结论是其他人都是傻逼,老子最了不起。公司里的人的坏话说光了,就开始说家里老婆的坏话。

工作第4个月时候吧,腰开始剧烈地痛,第7个月?眼睛干涩无比。从那之后,定期去医院检查、理疗、每天点眼药水的生活持续到现在,2年了。有时候感觉很荒谬。因为工作毁坏了身体,需要看病,看病需要花钱所以不得不工作。这是什么鬼逻辑鬼循环。

为什么不早做决断呢,为什么要一直做到自己崩溃呢。

起来之后我就在想,我的自我觉察力太弱了。就像肋骨骨折,打个比方,我没有肋骨骨折过,也许说骨裂比较好?但受伤的时候只是感到了异样,怪怪的不舒服,但好像也不是不能忍受,等到一周后、两周后,才忽然发现,原来肋骨骨折/骨裂了!反正就是对于自己不舒服、不喜欢、感到痛苦的事情的觉察总是会晚很多。

现在虽然在休息,莫名地有时会想:其他人都在努力认真地上班,为什么我做不到呢,为什么我这么弱呢。然后立刻告诉自己,不是我自己弱,是环境的错,在不合适的环境遇到糟糕的人不停被PUA,变得沮丧低落都是正常的。给自己一段时间来调整,恢复,我需要这个时间。在留身份的问题先不去焦虑它,现在先照顾自己。

写了一小时。24.6.17 9:00~10:00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