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最後的溫度是

LittleMiss
·
·
IPFS
·
以前我最喜歡在冷冷的冬天,要媽媽用手包住我冰冷的手,讓我取暖,因為媽媽在冬天是小火人一隻。但最後媽媽的手總是涼涼的,不知道是我變熱,還是他太冷

先生生日,也是媽媽開刀的日子,
「來,先預祝你生日快樂」媽媽向我先生說著。

媽媽開了快12個小時的刀,
開完後直接送加護病房復原與觀察,
還記得媽媽在加護病房時,開心的與我說到:
「妹妹,我夢到了幾個已經過世的人,他們來找我玩牌,我說不行,我要回家了!然後就醒來了。」
聽完後,我跟媽媽相視而笑,總覺得這在預告未來一切都好,
我邊用棉花棒沾水讓媽媽的嘴唇濕潤,也感謝的說:「媽媽太棒了~你要加油練習吹氣喔。」
說完我繼續看著媽媽表演。

我一直覺得這個夢好有希望,但實際上還是抵不過命數,
媽媽實在是太累也太辛苦了,我們都該放手了,
現在回頭想想,或許那個夢也有著另一種預告。

以前我最喜歡在冷冷的冬天,
要媽媽用手包住我冰冷的手,讓我取暖,
因為媽媽在冬天是小火人一隻。

但最後媽媽的手總是涼涼的,
不知道是我變熱,還是他太冷,
媽媽走後,我不太敢去握她的手,
她那雙沒有任何溫度的手,會讓我涼到心底。
而且,
若是我溫溫的手,讓媽媽感受到了放不下呢?
若是被眼淚滴到,不小心她有更多的不捨呢?

如果媽媽因此罣礙,
沒有跟著阿彌陀佛的光,走向極樂,
我好擔心媽媽從此會不知何去何從,
我將會成為千古罪人,
而我只希望她真的都好。

好險,她現在應該真的很好,
畢竟,她總是努力想告訴我「她很好」。

願,媽媽天上愉快,一切都好。

來自: 媽媽最後的溫度是 | LittleMiss
更多文章: LittleMiss.one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