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

孤立子
·
·
IPFS
·
參與「貓鑄幣酒吧」徵文活動

因為客戶是湖南人,我和助理才久違地來到一家湖南餐館。

「孤先生!咱們下班時分就先不要談工作,看我已經點了一桌子的菜,先吃唄。」

助理看著一桌子紅色的菜,拉拉我的衣服,輕聲說:「哥,我上周胃部手術還沒恢復,真的不能吃這麼辣。而你,我卻從來沒見你吃過辣,估計你也不行吧!我看張總這是有意刁難......」

「沒關係,你的份我也幫你一併吃就可以了,合作機會可不能在我們手中泡湯......」我坐下來,夾起一片炒辣肉。肉一進口,那辣味可真不是開玩笑。這菜色,還有這種嗆喉的刺激,都讓我想起她......

我和雪是在大學的宿舍裡認識的。她學的是產品設計,對數理不太有概念。一天,我到公共廚房區域要接水,聽到她和同學在討論專案:「不如就設計一款煮食爐,既可以當煤氣爐,又可以當電磁爐......」

「不好意思就插一下話,我是學理工的,你們說的應該行不通......」我就這樣從電磁爐的運作原理開始講述,開始了第一次的對話。

之後,我們在通訊軟體中加了好友,開始多了聯繫。起初是解答一些類似於產品如何運作的問題,後來就慢慢也多聊了日常。偶而在飯點時碰頭遇上,也會一起吃個飯。她來自湖南,一個吃辣狂的家鄉。最喜歡的事就是和朋友一起吃辣,討論辣度到底夠不夠勁!她其中一句令我無言的口頭禪,就是「這個辣,太舒服了!」。那時候的我真的不能吃辣,所以完全沒辦法把「辣」和「舒服」聯繫在一起,不過她那爽朗大方的性格確實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天,我們如常在通訊軟體中聊日常瑣事,她好奇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是母胎單身。我帶點自嘲的說「理工男太悶了,不太可能有人愛。加上我不太會交朋友。」她突然說:

「沒有呀!我就喜歡你!我們可以交往呀!」

我拿著手機呆在原地⋯

正想捏一下自己臉蛋看是否作夢時,宿舍的門鈴響了!

我一開門,還來不及確認那是誰,雪就向我親過來了!從那天起,我們就走到一起了。

我們都不是喜歡放閃的人,所以幾乎沒有把合照等東西放到網絡上去炫耀。然而,我們卻常常在一起上課,互相列席對方的課堂,連課餘的時間也常常在一起。

有一次,我們去校園咖啡店看書。我看到她在看一本關於湖南本地文化的書,便主動問她湖南的風土人情。她滔滔不絕地給我講起湖南人的性格和生活,尤其著重描述了吃辣文化。我瞭解到,在湖南吃辣就像呼吸空氣一樣必不可少,湖南人可以為了一碗好辣而大老遠跑來排隊。

聽完後,我主動提出也想試著學吃辣,以免將來見家長時會遭受來自她爸媽或親友的挑戰。雪開心又害羞地笑了。「我才沒說過要嫁給你!」雖然她嘴上這樣說著,眼裡卻一直閃爍著喜悅的光。

從那之後,我便開始努力適應辣味食物,就從最日常的炒辣肉開始練。起初,我吃起來辣得臉通紅、汗流浹背、眼淚直流。但我咬緊牙關堅持下去,因為我想融入雪的世界。漸漸地,我也開始欣賞辣椒的芳香與味道。我們形影不離,就像童話故事中註定在一起的一對兒。每次和雪一起吃辣,看她眉開眼笑的模樣,我都感到無比的幸福和滿足。

然而好景不長,就在我們交往快一年,大家因畢業要辦理退宿的那天,雪突然主動提出了分手,又在所有的社交軟體上把我拉黑。我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心情從天堂跌下地獄。我連一個理由也得不著,就這樣心有不甘的結束了我的初戀。

幾個月後,我發現有一次雪借我的平板登錄社交帳戶後忘記登出。我進去一看,她把帳戶裡與我有關的相片和貼文都刪掉了。我把分手後她發的貼文逐一去看,我發現有一個男生很積極地在她的貼文下按讚留言,最早的痕跡是從我們分手前半年。

我點擊那男生的帳戶,裡面的置頂貼文是一張合照,雪跟他親嘴,時間是分手前三個月。

原來她已經背著我和別的男生在一起。我登出了她的帳戶,感到既傷心又憤怒,明明我們的關係一直那麼好,她怎麼可以背叛我呢?

正在我以為這樣子已經是痛苦到無法承受的時候,宿舍的朋友約我隔天回去,但就是不願講原因。當我正在等待友人時,一個男的不知從哪突然衝出,一手抓住我的領口,氣沖沖的說:

「你小子就是那個與雪在一起,叫孤的傢伙吧!竟敢給我帶綠帽子!」

「你這神經病是誰呀!我才是被帶綠帽子的那個好吧!」

明顯我倆都沒想過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這樣。他是雪從高中開始交往的男友。跟我一樣。雪在幾個月前突然斷了所有能被他聯繫上的途徑,他也被雪拋棄了。

原來我才是那個被雪隱藏的第三者,可能是報應吧,現在就有第四者出現把雪帶走了。他本來是對我充滿怒火,但現在看到我也是被欺騙的一方,態度就軟化了下來,沒有再說甚麼就緩緩從我眼前離開了。

之後的日子⋯⋯ 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每每想起和雪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我只覺得心如刀絞,痛徹心扉。我再也吃不下任何辣的食物,因為那會勾起我和她的回憶,我已無法承受這劇烈的辣意。我感到自己就像燃盡了的灰燼,再也燃不起愛的火花。

結帳離開餐館時,助理難掩心中的興奮。「哥,你真牛!竟能把整桌的菜都清了!把張總逗得這麼開心,合同他看也不看就簽了……唉? 哥!你怎麼眼泛淚光呢?怎麼了?」

我只搖頭說:「沒事!只是肉太辣而己!回家吧,明天公司見。」

眼著助理歸家的背影,我勉强笑笑,眼淚再也忍不住。辣椒的味道勾起了我最痛的往事,我知道我還無法真正放下她⋯⋯

CC BY-NC-ND 4.0

日復一日千萬人,只為五斗折其身。一點支持舒作者,解除腰痛感應深。

logbook icon
孤立子孤立子,一種波形,堅強而穩定,面對困難和挑戰時能夠保持自我,不輕易妥協或改變自己的原則和價值觀,堅持不懈地追求自己的目標和夢想。
  • Author
  • More

無獨有偶,在同事面前暴哭後,我開始了這種的微日記…

孤獨製圖

「植樹問題」啟發下的食用之道,成就心靈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