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茶花詩

小鹿斑比
·
·
IPFS
·
看著茶花,聊自己喜歡的茶花詩~

花的美。
美在那含苞時的風姿欲露。
美在那綻放時的絢彩奪目。
美在那花謝時的堪憐惹愁。
美在那離開枝頭時,化作春泥更護花的身影。
今生盛開的毫無保留,惟願為來年的草木添上一抹艷麗。

朋友爸爸種的茶花

茶花啊~它的花型與花色對小鹿而言,非常適合用在茶碗與髮飾,適合妝點外,也因為山茶油從以前就是被拿來護髮的好東西唷~

扯遠了,總之茶花啊,(學名:Camellia japonica),又名山茶花、日本山茶。古名海石榴。有玉茗花、耐冬等別名,在韓語中也被叫做冬柏花,日本叫它"椿"。

小鹿尤其喜歡椿這個名稱,草木上的春天~

至於茶花無香這件事,個人是無所謂的,有點缺憾才更美呀。
(但其實有些品種也會香喔)

唐朝皇甫曾有首《韋使君宅海榴詠》

淮陽臥理有清風,臘月榴花帶雪紅。
閉閣寂寥常對此,江湖心在數枝中。

這邊的海榴指的是山茶花,為什麼我會說是山茶而非石榴是因為...,山茶花從10月份到翌年5月份都有開放,盛花期通常在1~3月份,而石榴在夏季,從花季回來看這首詩,詩中有臘月,所以我認為這首詩,詩名的海榴與詩中的榴花,指的應該是茶花。

皇甫曾在韋使君的宅第詠山茶花。
他說此地風水好啊!都已經是臘月時節了,山茶花還能迎著這雪花,依舊在枝頭紅艷。
我也是如此啊,看似在屋內無事閒坐,只是默默賞花,但心中記掛的是國祚、是百姓、是立言立功、是壯志未酬....。
最後留下的,只有風雪中的點點生機。

真漂亮啊

陸游有好幾首跟茶花有關的詩詞,我都很喜歡,像是這首《山茶-樹自冬至清明後著花不已》:

東園三日雨兼風,桃李飄零掃地空。
唯有山茶偏耐久,綠叢又放數枝紅。

山茶花不只花期長,也耐的風雨吹打。你看這三天都在下雨還刮著風,別看前幾天,東園內桃花、李花滿開一片熱鬧似錦,這三天風雨下來,可都打落在地上啦。
只剩下山茶還撐著,被雨洗過翠綠樹欉間依舊有數朵艷紅。

陸游的另一首《山茶》,同樣強調山茶的花期之長:

雪裹開花到春晚,世間耐久孰如君?
憑闌嘆息無人會,三十年前宴海雲。

山茶花的花期真是久,從那隆冬一直到春末都有它的身影,世上沒幾種花能與它相同的~詩人靠著欄杆對山茶嘆息,嘆息啥呢?嘆息這世人不懂欣賞,怎會不懂這茶花的好,三十年前在海雲參加宴會時,詩人可就欣賞過這芳華啊。

單朵有單朵的美,整樹有整樹的壯觀

詠山茶的詩還有很多,最後想用這首有點趣味的茶花詩做結尾,也是呼應前兩天@Angela Chen 的髮簪說。

宋代蘇泂的《見三山翁插山茶花一朵》:

人老簪花卻自然,花紅就不厭華顛。
人間無此風流樣,何止源流二百年。

髮簪不適合了?
我們直接戴花!
人老簪花才自然啦!
我們這可是發揮傳統的啦!

所以,明日一同戴花出遊,可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小鹿斑比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