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家关注受折磨的人,而非冷漠的数字。

金石开
·
·
IPFS
·

2月12日首次发布,数字还是当时的。

大家可能看着近期的数字越来越冷漠了:


2月7日累计超过1.1万名医护人员支援武汉,2月10日凌晨48小时内发动6200名医护支援武汉,雷/火神山施工现场700余名管理人员,4000余名工人(两班倒),协和医院医护疑似感染人数161,确诊101,合计262人,因肺炎感染的医护人数超过1000人(包括疑似)。


丁丁发布截至 2020-02-11 23:16 全国数据统计(保守数字)

42747感染,21675疑似,7333重症,1017死亡。


2003年非典/SARS大陆的数字(保守数字)

确诊5327,死亡349(有说348)


7000人冲刺建设西安小汤山医院

郑州版小汤山5000名逆行者10天鏖战

304床位,洛阳小汤山建成交付


看到这么多数字是否觉得已经麻木?


其实每一个数字背后都不轻松,这数字不是请客吃饭也不是组队出游,每一个数字背后对应的人都在拼命,都是折磨。


一线的医护仍然缺装备,口罩防护服缺口依旧很大,工作环境患者密度大传染风险高,工作强度超饱和,感染只是迟早的事。我冷酷地认为医护真的在用命来填坑,赌自己刚防护能多扛一阵,赌自己潜伏期够长或者症状轻可以多工作一阵子,硬撑到自己倒下。感染后有很大可能出现肺功能下降甚至可能出现呼吸衰竭,可能呼吸衰竭这四个字看起来轻描淡写但痛苦和折磨远超想象。


各地小汤山现场施工的小工两班倒连续施工已经拼尽全力,基层领导可能没机会睡觉。看到一个报道有个工头三天没回家每天只眯两三个小时,超负荷施工极有可能发生危险。但那么多人冒着物理危险和感染危险任劳任怨,凭什么任劳任怨?



停下来想想,欠武汉那么多条人命的人是他们吗?为什么这次是这些人用命来填这个黑洞?武汉人生下来就被诅咒了吗?被死神标记的1017个人是注定要死于肺炎吗?


每一位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他们都有亲人有朋友有相爱的人,还有数不清的曾经救治过的患者,他们的安危都牵动着大家的心。目前很难说他们要熬到哪天才能见到家人,才能在自己家的床上舒服地睡上一觉。如果他们不幸感染,也许再没有机会去拥抱心爱的人了。



我缓慢地搜集到一丁点信息,TA死了,TA的亲朋好友很伤心,TA家人也许陆续感染了,但这个事情还在一次又一次地发生。






今天看到危重的还有他们:

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泌尿外科的胡卫锋医生,眼科梅仲明医生,心胸外科易凡医生。


感染的人无法尽数,只能贴一个刚好见到的:



还有数不清的不能有幸确诊的人,大家可以在微博“肺炎患者求助”话题浏览,也可以关注微博帐号:央美姚舜熙事件当事人,童之伟等账号,应该就可以看到无数个求助信息了。


他们很多是自己或家人感染,传染给全家人,大家陆续出现症状甚至有人先走一步,但仍然没办法得到救治,只能被社区/市长热线/120互相踢皮球眼睁睁地等死。


好多人就这样看着家人呼吸越来越困难,没法睡觉只能全神贯注地喘每一口气,但还是昏迷了,然后走掉,然后轮到自己或者另一个家人发病。可能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家里没人有力气下楼买菜上楼做饭了……


有的妈妈走了,剩下爸爸和爷爷奶奶和小孩,爷爷奶奶也病重随时可能去世。


能看到的这还仅仅是能发微博的人,还有数不清的不会用微博的人,还有武汉以外的患者家庭他们也在受折磨。



当然看到这里你依然可以坚持认为这只是个可参考的数字,也许可以找到规律毕竟跟自己直接关系不大,也许你觉得“拐点”出现了很快就平息了。你也可以一直认同你的意见,我觉得你仍然愿意这么想只是厄运还没轮到你罢了。


如果一切没有任何改变,下一个随机出现的瘟疫恰好出现在你的城市,恰好下一个警醒世人的李文亮医生被封口,瘟疫又一次迅速发展然后精准地砸在你和你家人头上。不是今天,不是明天,也许三年,也许十五年后,但你和你的后代永远会担惊受怕。



如果有兴趣跳出之前的想法,不妨尝试站在“怎么能让更多人活下来?”,或者“我和我爱的人如何才能减少风险”这些朴素的立场上思考,也许你会开始有答案,开始了解每一条生命都很珍贵。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