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晴

silm
·
·
IPFS
·

記得一本書,有這樣一首扶桑的歌:

「向著光明的朝日,也要時常記著吧,在京城是有不曾晴的長雨呢!」

文中情境,未必傷感,卻自有一段深情。也可能只是尋常,不是個中人,又怎能有太多深切的感知呢?

一位長者曾經閑聊時問我:你以為這太陽落下,還會升起嗎?

我說:是的。太陽今天落下,明天一定升起。

長者只是輕輕嗯了一聲,并未再說什么,后來便沒有再見面。那是我忙碌到無從尋找自己的時節,而其他人都仿佛接近陀螺的紙片,紛紛飄遠。這當然是一個人不曾了解世界,無法確認自己今生到底要做什么的結果。其實,我也曾偷偷看過其他年輕人,似乎越是寬松自由的氛圍,人們也就越早發現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最后一輩子能開心平靜地去做什么。

我是很晚才聽到這樣的道理。但我也并未覺得有什么遺憾,畢竟一些道理即使很早聽說,也未必知道,更何談去踐行呢?莊子便談及人們對于「道」的不同反應,「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我曾以為自己或許是中而上,可后來才明白,一個人很可能「上中下」俱在其內。不同的年紀,不同的反應。

這也是為什么,所有的當下,皆已是最好的原因所在。

此刻回想那位長者的問題,并沒有更隱秘的意思,要去反復思索,追問什么人情世故。他只是如實問我,也希望我如實回答而已。但那時的我,對此并無了解,率爾答之,以為是內心的真實,其實只是自己欺騙自己罷了。

我說的是:太陽落下,明天一定升起;內心之中,暗暗恐懼的卻是:一定升起的太陽,也一定落下。

對未來的慌張,來自一種沒有安全感的心理內傷。此時雖然平復,但雷雨大風,舊傷口便會隱隱作痛。在快樂的時候,憂慮未來;在悲傷的時候,確認現在;在無窮盡的過去,回憶一個個不成功的自己。那么,無論如何拼命,最終剩下的仍是一種衰敗。就像一件舊的木質家具,斑駁了油漆,脫落了色彩,鉸鏈把手也都搖搖欲墜,堆在角落里,積滿了灰塵和油膩。這時候,我把它找出來,拼命擦洗、維修,只想讓它恢復為我記憶中的嶄新模樣,但到了最后,無論怎樣,它終究是舊的。

年輕時的心,大概就是這樣想的吧。

如今我雖然經歷了一些小事,也明白生命本身過于短暫,而一切變動無常。但也仍然沒有什么把握,可以說出什么值得人相信的道理。我只是自己悄悄地嘗試,試圖給自己找到一個出口。太陽升落,并沒有什么厚此薄彼,有來有往,有出有入,本來就給了人們一模一樣的蹤跡,而我們所能做的,也無非只是信與不信。

從前,我相信了結局,如今我也并不否定;只是再想,那些曾經的言行,一次次的約束和內省,難道只是讓我去相信這樣的生命歷程嗎?太陽落下,自然會升起;雨過也必然會天晴朗。我是不相信自己有被寵愛的可能,還是說人生的路途,不取決于我們自己如何面對自己的內心?在知足的心思中,我明白,過往的那些悲痛,已經讓我慢慢知道,自己配得上一切夢想,無論它實現或不實現。

如果一定會有彩虹出現,相信也會在我的天空,迎來晴朗。

當時間帶著我飛跑,我并不會忽略那些黯淡的葉,但葉子黃了,自然會落;自己的花,也一定會在春天開放。我希望相信的,不是因為明天因為相信,就會有什么不同。但在這一如往日的生命變化中,我看到的,已經是更多的光明。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搶來的桃子

飲酒的人

甲乙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