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愛看不看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五題故事|鹹蛋薯叔與他的內褲小夥伴、 帥哥人魚、 釣魚、 巧克力噴泉、 章魚小丸子

愛看不看
·
·


  「真的沒辦法折衷嗎?」人魚躺在防波堤上眺望著夕陽,眼角噙著淚水。

  鹹蛋薯叔保持著他一貫的飄渺,儘管只穿著內褲的他,讓畫面有些違和。「像你這樣有著俊俏臉龐的帥氣人魚,應該最明白,原則就是原則。」

  「不是,長得帥不帥跟懂不懂原則到底有什麼關係!?」


  在人魚還沒被釣上岸之前,鹹蛋薯叔正一個人坐在防波堤上,他盯著自己的魚竿,不禁喃喃道。「今天能不能釣出一個未來呢……」他總是堅持要在太陽要下山的時候,才出來釣魚,倒不是這個時候會比較好釣的因素。

  單純是因為,他怕只穿一件內褲的自己會曬傷。

  他看著擺著一旁的魚餌,是二十顆大小適中的鹹蛋捏成的,這些鹹蛋丸是他花了整夜攪碎鹹蛋之後,一顆一顆秤重並細心戳揉而成,正所謂一餌入魂啊。

  他一直都認為,自己二十年來釣不到魚,要嘛是因為自己運氣差,要嘛就是海裡的魚不懂欣賞什麼是完美之作。

  絕對不是這光亮圓滑的餌有什麼問題,畢竟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堅持不懈絕對不會有錯。

  當他的魚竿尖端開始出現微微的顫抖時,鹹蛋薯叔正吃著上一個釣客遺留下來沒吃完的章魚小丸子;海風撲在他表情滿足的臉上,他釣魚已經釣到另一個境界了。

  魚竿出現明顯拉力時,第二顆還沒嚥下的章魚小丸子差一點沒噎死他,難道人生最偉大的時刻就要來臨了嗎?鹹蛋薯叔心裡想著,然後用力吞下卡在喉嚨的球狀物。

  看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鹹蛋薯叔看著咬著自己釣魚線的魚,面無表情。「不是吧?認真的嗎?」

  魚鬆開口,啪嗒啪嗒的在防波堤上跳著,「嗨,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有著人臉的魚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開口說話。

  「為什麼你可以長得那麼帥?」鹹蛋薯叔依舊面無表情,但內心深處正考慮著,要不要一腳踏爛眼前這條魚俊俏的人類臉龐。

  人魚像是習慣了陸地上的空氣,不再劇烈的擺動,「不好說,長相如此出眾其實我也是很困擾的。」

  「你有沒有想過,你再繼續嘴,我會踩爛你的臉?」鹹蛋薯叔低頭看著帥氣人魚。

  「你有沒有想過,那個沒裝魚鉤,只是用線綁著該死的奇怪蛋白質球體的魚線怎麼會釣到魚?」帥氣人魚已經嘴到置自己生死於度外。

  這是一場美麗的邂逅,伴隨著如同巨蛋鹹蛋黃的夕陽。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因為失戀想不開,就隨便挑了一個魚線咬著,打算自殺?」鹹蛋薯叔有些恍然,原來是一個自己在做功德的概念。

  「理論上來說是這樣沒錯,那你呢?幹嘛用那種掉進海裡就會化掉的魚餌?重點是你還不裝魚鉤,」帥氣人魚用自己那帥氣無比的眼角看著眼前的人類,「你就不能用一點正常的蟲子啊,蝦米之類的嗎?你都快要成為我們這片海域的傳說了欸。」

  「我說我這樣做是因為我正在找尋內褲小夥伴,你信嗎?」薯叔一本正經的鬼扯。

  帥氣人魚看著他身上那件有些黃漬的小YG白色內褲,眼前這個落寞的人類讓他心裡有些不忍,都快要忘記上岸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我來當你的內褲小夥伴吧!」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人魚像是重新找到了魚生目標。

  「不行,魚沒辦法穿內褲。」鹹蛋薯叔專注一致的看著已經再次甩出的釣竿,乾脆的拒絕了,鹹蛋丸在空中劃出優雅的拋物線。

  再一次面對被拒絕,不管再怎麼哀求,眼前的人類還是胡言亂語的打著哈哈帶過,帥氣人魚有些絕望,難道渴求一段穩定的關係有這麼難嗎?「你有煙嗎?」帥氣人魚決定至少在死前抽根煙,才符合自己帥氣又壯烈赴死的形象。

  「有章魚小丸子,要吃嗎?」鹹蛋薯叔突然一臉裝可愛的笑,裡頭夾著毫無雜質的惡意。

  「你這樣是在騙我吃自己同類嗎?蛤!」人魚頓時尖叫起來,不帶這樣羞辱魚的吧?這樣是在歧視人魚嗎?人面魚也是人魚啊!給我放尊重點!!!

  當鹹蛋薯叔正挑戰著用一隻手把章魚小丸子塞進帥氣人魚嘴裡時,釣竿又再次出現奇蹟般的拉扯,竿身甚至被拉彎至極限,魚竿幾乎快要在強大的拉扯力下滑出鹹蛋薯叔的手。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鹹蛋薯叔發出猥瑣的吶喊,帥氣人魚即使嘴裡被發酸的澱粉球狀物卡住,還是一起一臉激動的看著。

  哪個白癡也想不開啊!

  「啵。」一聲脆響,魚線上綁著一個浴缸塞子被拔出了海平面。陽光粼粼的灑在海面上,那畫面,是由一個男人和一條人面魚誇張表情所合體構成的,充滿力與美的景象。


  「巧克力噴泉?你意思是海底下有巧克力噴泉,而且是用這個塞著?」鹹蛋薯叔握著手裡的浴缸塞子,再三跟人魚確認著;並一邊考慮著,如果這條人面魚再鬼扯,乾脆就真的踩爆它的頭好了。

  「沒錯。」人魚一臉嚴肅的看著鹹蛋薯叔,不容任何質疑。「出事了,阿伯。」

  在他們鬼扯時,海面浮起一層一層的黑黑黏液,幾乎要覆蓋了整個海灣。

  鹹蛋薯叔看著遠方正緩緩傾斜的大船,「你說,那艘船會不會是被海底的巧克力噴泉擊中,所以才沉船?」

  帥氣人魚沒有回應他,於是他便低下頭看,才發現人魚早已不見蹤影,身邊只剩被吃得精光的章魚小丸子空盒。「出事了就丟下朋友,還說要當什麼內褲小夥伴,媽的。」


  「新聞快……播……今日下午……於……海灣內……發生油輪……造成大量……」

  一旁釣客遺留著的收音機滋滋作響,人類到底還有什麼不能當垃圾隨地亂丟的呢?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