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爭 - 瓦格納的頭子在 30 分鐘內說了甚麼?

Drunken 🍺
·
·
IPFS
·
外號「廚子」的 Prigozhin 作為莫斯科核心圈子的一份子,不聽號令擅自北上戲劇性叛變,又在不到 24 小時內 180 度大轉彎「握手言和」。跟著他起事的部份人非常不滿,認為這樣草草了事是把他們玩了,嘩變的部隊不止有瓦格納傭兵,還有一些俄羅斯軍的部隊,這些人在當天就咒罵了 Prigozhin 全家。

2023 年 6 月 23 日,Yevgeny Prigozhin (普里格津 / 普里戈任) 在他的傭兵 Telegram 公開頻道發佈了一系列的訊息,說要帶著自己兄弟前往莫斯科,向腐敗的俄國國防部長 Sergei Shoigu (紹依古) 以及拖民族後腳的 Valery Gerasimov (格拉西莫夫) 復仇。

外號「廚子」的 Prigozhin 作為莫斯科核心圈子的一份子,不聽號令擅自北上戲劇性叛變,又在不到 24 小時內 180 度大轉彎「握手言和」。跟著他起事的部份人非常不滿,認為這樣草草了事是把他們玩了,嘩變的部隊不止有瓦格納傭兵,還有一些俄羅斯軍的部隊,這些人在當天就咒罵了 Prigozhin 全家。

Prigozhin 現在去了白俄羅斯。

Prigozhin 發起行動前在 Telegram 發出一個時長約半小時的錄像,裏面他對俄羅斯建制當局無間斷的抱怨。

他說

  • 俄國國防部欺騙了總統和人民,特別軍事行動的起因並不是因為烏克蘭協同北約一起攻擊我們與我們的同胞

  • 2014 年後,俄羅斯軍進入頓巴斯地區,俄羅斯建制精英與不同的利益團體對頓巴斯進行掠奪,為自己謀利。這些 Igor Girkin (Strelkov) 都有提過,空降精英對本地精英還進行了物理意義上的清洗,因政治內鬥而起的暗殺不時發生

  • 頓巴斯地區民兵食空餉,俄軍食空餉,錢都入了軍隊領導的口袋。這些在蘇聯時代這就很常見,烏克蘭軍隊在 2014 年軍改前也差不多是這樣

  • 2008 年 Anatoly Serdyukov 的軍改被利益集團中斷後,紹依古公關上繼續對俄軍進行現代化改革,但實際上甚麼都沒有做,令到俄軍戰鬥力多年來都如此的低下,武器跟不上時代,軍改預算都被貪掉

  • 俄軍普通兵員訓練嚴重不足,好多士兵都沒有練習過幾次實彈射擊 (因為要花錢),對更新一代的武器完全不熟悉

  • 俄軍整體性的戰略進攻藍圖連一些關鍵指揮官都不知道,士兵們突然被下命令空降到烏克蘭,然後被成建制歼滅,有些俄軍甚至不知道他們在進行正式戰爭,以為自己在進行「維和任務」

  • 有些職業軍人不願上戰場,但俄國又沒有宣佈進入戰時狀態,所以「逃兵們」和政府中止合約就回家了,沒有受到法律的追究,這是為甚麼?因為莫斯科還要維持一個「我們只是在特別軍事行動,一片祥和的表象」。

  • 俄軍死傷人數大於官方公佈,不少陣亡士兵沒有被報上去

  • 俄軍對烏戰果虛報



Prigozhin 所說的內容並不新鮮,不少俄羅斯的觀察者與研究者都知道俄羅斯存在這些問題,要不是這些問題的長期存在,曾號稱「世界第二強軍」的俄軍在烏克蘭也不可能打成這個樣,並成功對自己的國家戰略作自殺式襲擊。

只是類似的話從一個曾經莫斯科核心圈子的人說出來比較有趣,他一直都是這個核心利益圈子的成員,他也清楚體制有甚麼深層的問題,在適當的時刻,他很自然的懂得用一些異議者的話術為自己聚攏聲望。

他說的內容有很大篇幅,都是在講「這場戰爭沒有必要,也沒有準備好,我們沒有必要進攻烏克蘭,我們也沒有準備好進攻烏克蘭」。

他把很多事都歸為國防部部長及其爪牙為了個人的虛榮與自肥,把很多事都歸為俄羅斯的利益寡頭,錯誤地發動戰爭,又錯誤地準備戰爭,把俄羅斯民族拖入如此恥辱的歷史。

這場戰爭這樣打下去有甚麼意思?

他把很多錯誤的事,都只說成是「總統被欺騙,腐敗的官僚與利益團體造成了一切」。他作為聖彼得堡集團原來邊緣的一員,隨著普丁總統雞狗升天,現在手上掌控巨量利益,他有一些口頭表達的意思,很難令人相信是他真正所想的內容。

但這位私軍頭子,可能真的不想這場戰爭以現在的形式進行下去,想早日脫離戰爭前線,並離開全世界的政治目光。

若果以 2023 年 7 月的馬後炮來看,結合他一些前言後語和後行為,Prigozhin 所做的可能僅僅是想讓自己從這場看不到未來的戰場中退下來,保一個相對善終的晚年,若果能讓莫斯科改變現在的戰爭模式那對他是好的,如果改變不了,他也可以利用手上的兵權為自己談出一個後路。而這兩條路之下,瓦格納兄弟會變成怎樣,跟著他一起嘩變的人變成怎樣,協助他嘩變的人變成怎樣,俄羅斯會變成怎樣,烏克蘭會變成怎樣,可能早已不是他關心的東西。

他不反戰,只是厭惡這種沒有希望也沒有限期的戰爭,在敍利亞和非洲他打的都是碾壓式的戰鬥,在烏克蘭卻像半身入了泥沼。

他需要從「死在戰場」「被政敵暗算」「被刺殺」「被審判」「安享晚年地活下去」選擇一個未來,他從他相當熟悉的異議者話術中,把自己封裝在一個臨時使用的政治人設,並稱自己為國家民族踏上了「正義之路」,開向俄羅斯精神的中心莫斯科。

他說 「不像我們,敵人沒有殺死他們的士兵,敵人保存他們的裝備。敵人唯一沒有保存的是彈藥。」,他要從這場集體性自殺中逃逸出來。

這場事變或者只是一個步入老年的男人,在軍事與政治各種逼近警號中,為保存自己的生命所作出的努力。

PS. 這邊只是一個猜測,烏克蘭戰爭充滿意外,估計錯誤是常態,很多事情已經超越了我有限的識見,超越了我有限的想像力。

我來了,白俄羅斯!



原影像︰

https://vimeo.com/841785706

傭兵 Telegram 公開頻道︰

https://t.me/s/wagnernew

這邊的文字是由 OpenAI 的 Whisper 將語音轉為文字,經過 GPT4 翻譯為英文,再用 GPT4 再翻譯成中文。機器翻譯後,有一些地方翻譯不太精準,就人工作了些處理。這邊的翻譯都會有誤差,但裏面的大意還是落在能理解的範圍。


中文︰

那麼,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是如何開始的呢?

2014年,烏克蘭發生了軍事政變,俄羅斯人開始進軍,去了頓巴斯,保衛了頓巴斯。在我們保衛了頓巴斯之後,2014年秋天我們本應繼續前進,占領斯洛維揚斯克、裡馬托爾斯克等位於 LNR-DNR 邊境 (頓巴斯地區) 的位置。

這沒有做到,暫停了,因為軍隊不確定自己能否應付,沒有明確的決定。因此,頓巴斯的命運懸而未決。

從2014年到2022年,頓巴斯被不同利益團體分割,頓巴斯一直在被掠奪。各種人在掠奪頓巴斯。有些人來自總統的行政部門,有些人來自聯邦安全局,有些人來自吸引到的寡頭政治,如庫琴科 (親俄的烏克蘭能源寡頭 Serhiy Kurchenko)。這些人從生活在未獲認可的LNR和DNR共和國的頓巴斯居民那裡竊取錢財。

在LNR和DNR有民兵隊伍,他們應該抵御烏克蘭人的攻擊。然而,這些隊伍實際上並不存在。

戰鬥編製保持在最低人數,空餉都被將軍們貪了。4萬的軍餉,2萬留在領導小金庫裏,2萬給簽字的人,如果戰士不在家,不進行訓練,就讓「死去的靈魂」拿到這筆錢,將軍們拿到了「死去的靈魂」的錢,預算被侵吞。

頓巴斯是一個貪污自肥的絕佳地點,包括總統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首先是蘇爾科夫 (Vladislav Surkov),然後是哈薩克。聯邦安全局 (FSB) 也有明確的將軍等級。

現在,我們講講為什麼特別軍事行動會開始呢?

烏克蘭在頓巴斯地區邊境沿線有一股武裝勢力,我們進入頓巴斯後,他們駐扎在 Artyomovskaya。這股武裝勢力由各種志願者組成,裏面有烏克蘭民族主義者,也有烏克蘭的正規軍。

我們和他們進行了交火。我們向他們開槍,他們向我們開槍,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從2014年到2022年。有時候槍戰的次數比較多,兩邊彈藥互相射擊,有時候交火發生得沒有那麼頻密。

2023年的2月24日並沒有發生任何與之前對比起來特別異常的事。

現在國防部試圖欺騙公眾,試圖欺騙總統,編造一個故事,說烏克蘭發起了瘋狂的侵略,他們要和整個北約集團一起攻擊我們。所以,這場特別軍事行動,稱為2月24日行動,其背後的原因完全不同。

現在說說軍隊。從2012年開始,軍隊的失敗在 Anatoly Serdyukov 上任之前就開始了 (這裏指的是 2008 年俄國對喬治亞戰爭後,意識到俄軍有諸多不足,就讓 Serdyukov 進行俄軍現代化改,但 Serdyukov 軍改只持續了 4 年就因為利益集團反彈中止)。

從2012年開始,紹伊古 (現今國防部部長 Shoigu) 被派往那裡後,軍隊甚麼都沒有改變,軍隊現代化沒有推行下去。

人人都知紹伊古是出名的腐敗,他在國防部負責采購,而他的目標是盜取盡可能多的資金。他被授權對軍隊的現代化,但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向政府和統報告進度。實際上,軍隊的現代化並沒有實質性地進行。就是為什麼我們的裝備和武器系統已經過時,許多士兵沒有足夠的訓練和准備來應對這場特別行動。

因此,在2022年2月24日特別行動開始時,我們的軍隊並沒有准備好應對這種情況,這導致了許多士兵的傷亡和戰鬥力的不足。這就是為什麼特別行動沒有按照計劃進行,

烏克蘭軍隊在一些地區仍然有很強的抵抗力,我們的軍隊在許多戰鬥中遭受了沉重的損失。這就是特別軍事行動的真相,以及為什麼我們現在面臨著這樣一個艱難的局勢。我們需要認識到這些問題,承認我們的政府和軍隊領導層在這場危機中的責任,並采取措施解決這些問題,以確保我們的軍隊能夠有效地保衛我們的國家和人民。

每個征兵兵員都被給了一支步槍,三框子彈,就像最糟糕的蘇聯時代,應該說蘇聯時代也沒有這種情況。他們沒有進行戰鬥訓練,沒有學習各種類型的武器,特別是現代化的武器。

因此,俄羅斯軍隊處於如此糟糕的狀態,以至於無法進行任何大規模的軍事行動。

就像在敘利亞那樣可恥的戰鬥,在那裡傭兵們 (瓦格納) 執行了主要的軍事任務,正規軍的俄國士兵們就在飛機上坐著,但他們開飛機可以開到越境,進入了鄰國,真是令人不可思議的羞恥。

許多指揮官多次警告紹伊古和格拉西莫夫。他們讓軍隊有任何戰鬥經驗。大量的將領們猶如聖誕樹般身上掛著俄羅斯英雄星,其中大多數人一生中從未去過任何地方服役。

俄羅斯英雄們僅僅因為在一架舒適的飛機上飛行一次,他們在飛機上有皮革座椅、拋光的桌子,將軍們從莫斯科飛往赫梅明 (Khmeimim,敍利亞空軍基地) 再返回,就做了這樣的事,這些領導們獲得了俄羅斯英雄之星。

這個頭銜實際上被敗壞和摧毀了。那些整天拍國防部部長和他的隨從馬屁的小丑們獲得了下一個頭銜——“所有軍事榮譽和獎項”。

在國防部部長紹伊古的領導下,士兵們不再存在,他們的話語無法被聽到,他們的意見不再重要。這就是為什麼軍隊的準備工作非常不足,管理不善,武器不足,以及許多其他因素,讓俄軍看起來像是活在1922年2月24日一樣。

整個行動的藍圖都被保密,一些中層指揮官他們本應在戰爭開始時指揮最關鍵的方向,但他們對現在到底是甚麼情況一無所知。

拿下烏克蘭後的勝利地圖,就像在“愛國戰爭”中那樣,由那些從未拿過武器的人用記號筆、鉛筆和彩色箭頭畫得如詩如畫,被紹伊古國防部長展示給大家。

這就是為什麼結果是這樣的。

現在,特別軍事行動開始的原因:如果烏克蘭基輔政權在三天內被拿下,烏克蘭的非軍事化行為的確會很樂觀,但實際上三天內沒有拿下基輔政權。

甚麼「澤連斯基隨時準備妥協讓步談判」呀,甚麼「冬天奧運會結束,就直接坐在談判桌」呀,甚麼「整個烏克蘭東部地區,都是由親俄的俄羅斯血脈所組成呀」,這些幻想在當時被國內視為是客觀事實。

因此,今天發生的事情就是我們在殺害這些基因上的俄羅斯人。所以,這次計劃不周全的行動,事先進行的演習,以及出於某種原因,一群智障卻認為他們非常機智,以至於沒有人會在演習期間理解他們在做什麼,也沒有人會在他們去基輔時阻止他們。如果這些只會自肥的人沒有組成長列,為每種武器提供0.2bc,0.2bc是幾個小時的戰鬥,也沒有把赤身裸足的士兵送到基輔和其他地區。

正如我多次說過的,沒有一個國家在其邊境上有能抵擋所有軍隊進攻,即使它是用一顆炮彈發射的。

執行命令的士兵,驚慌地發現自己竟然處於敵方領土,心理上完全沒有準備,沒有人告訴他們為甚麼會在這樣。他們抵達基輔,在基輔周圍徘徊。中層軍官不是做出緊急決策,繼續前進,而是缺乏決心。

而軍隊高層在辦公室裡懦弱地坐著,第一天結束時非常驚訝,想知道為什麼在沒有進行適當偵查和沒有明確方向的情況下發射了成千上萬的火箭。為什麼部隊不能前進?

接下來是無情地將空降部隊 (精銳VDV) 扔進戰場,士兵空降後落地即死。那些士兵不知道他們要完成什麼任務。他們只知道他們要堅守陣地盡職盡責,但對計畫到底是甚麼一無所知。

於是,在戰爭的第一天,紹伊古毀滅了成千上萬的俄羅斯士兵。他摧毀了軍隊中最有戰鬥力的部分。在俄軍中只有很小一部分軍隊是有戰鬥力的,因為多年來,軍隊一直處於被奴役狀態。

任何太過正面積極向上的人要麼離開俄國軍隊,要麼就在離開俄國軍隊的路上。

當特別軍事行動的恥辱在第一天開始,俄羅斯部隊在沒有彈藥的情況下進入敵軍領土,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問過許多軍官和將軍,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他們都說,是因為軍隊有這些「賤人」,我強調,他們就是是指國家的軍事政治領導人。這些莫斯科的「賤人」沒有告訴我我們要去哪裡。

烏克蘭人知道軍事行動已經開始了,他們動員了最低限度的力量。烏克蘭發放武器,讓基輔為人們武裝起來。

如果我們需要的話,應該向國家最高領導層施加壓力,爭取那些可以做決定的人,立即向他們提供建議,告訴他們我們已經在基輔發呆了一天甚麼事也沒有幹。我們應該繼續推進,推進,推進。但現在我們有機會。讓我們達成令基輔政權做城下之盟。

首先是危機委員會。我們應該讓我們的人加入這個危機委員會,討論俄羅斯人的命運,然後烏克蘭人會被逼讓步。

那些精神有病的智障,那些精神有病的混蛋認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讓我們再把幾千個俄羅斯小伙子扔進屠殺場絞肉機吧。小伙子們會在敵人的炮火下像狗一樣死去,但我們會實現我們的目標。

這也是一種選擇。

這也是可以做到的,如果你願意信守你的諾言,如果你准備好一直走到底。但他們沒有准備好走到底。他們想過舒適的生活。他們沒有准備好去墓地埋葬他們的親人,就像成千上萬的母親和成千上萬的兒子女兒的父親一樣。這就是為什麼戰爭變得如此沉重。

沒有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為 50人擺上桌子,召集所有將軍,召集所有能提供建議、召集所有能解釋情況的人,但我們的國家仍然處於孤離散沙般的狀態。這就是為什麼沒有決策者聚集在一起。他們都只在電話裡交談。

我知道在特殊行動開始後,我組建了一個單位,因為我意識到可能我需要從非洲緊急撤離。這已經在2022年2月底得知。

當我在辦公室裡召集一個行動小組,需要追蹤發生的事情時,很明顯我們的士兵正在經歷可怕的、恥辱性的失敗。士兵們死去,對士兵們的生命和聲譽造成了無情的打擊。

非洲領導人紛紛與我取得聯系。他們都問同樣的問題——俄羅斯是如何淪陷到如此可怕的恥辱裏面的?

世界第二強大的軍隊,曾經備受贊譽,當然,我們知道事實並非如此。這是一個空氣泡沫,但至少泡沫也可以透散出一點威嚇。

俄羅斯陷入如此深的困境是可恥的。每個人都在期待奇跡,期待戰術核武器,期待核彈投向華沙,但他們沒有勇氣。懦弱的老人無法離開他們的舒適區。

那時,我還被允許參加參謀部前線堡壘。紹伊古每天都在他的桌子前宴請。他每天下午一點到兩點之間都有莊重的午餐,那裡所有副手都聚集在一起,桌子上擺滿了魚子醬和白蘭地。他接待客人、接收禮物。

3月中旬,我們被召喚參戰。紹伊古藏起來了,他看不見了。他是一個顫抖的老人,思考著如何擺脫這種境地。在這個時候,他應該走向歷史的垃圾堆,他將因毀滅成千上萬男孩的生命而受到審判和懲罰。

然後第一個俄羅斯逃兵出現了,為了不讓人發現他們抓他們上前線,他們開始一個接一個地終止與政府的合約。就這樣,那些多年來吃軍餉、領取公寓、靠國家、靠普通人的支持生活的常備軍軍人逃離他們的責任,就這樣回家躺平。(這裏說的是俄國沒有宣佈進入戰時狀態,有些軍人走了法律漏洞來避免上前線)

但法律上,我們還真的拿這些「逃兵」沒有辦法 (因為俄羅斯沒有進入戰時狀態,表面上說我們做的只是小小的「特別軍事行動」)。

在此之後,有些多年來支持軍隊的人要麼被抓起來,被槍口相逼,被逼成為被征兵者動員上戰場當義務兵。

現在讓我們停在這裡,談談被征召的義務兵。

這場戰爭是為了什麼?這場戰爭之所出現,是為了讓一群人慶祝吹噓自己,展示他們擁有多麼強大的軍隊,以便紹伊古能成為俄羅斯元帥。法律上都已經準備好了。他獲得了英雄的第二顆星,因為他真的想作為一位偉大的圖瓦軍事領袖在歷史上留名,成為兩次英雄和和平時期的元帥。

戰爭並不是為了讓俄羅斯公民重新回歸我們的隊伍,也不是為了讓烏克蘭去軍事化和去納粹化。戰爭是為了一顆星星,增加周圍的刺繡,這樣當一個精神病人躺在棺材裡時,星星會放在一個枕頭上。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是,戰爭是寡頭們所需要的。戰爭是當今實際控制俄羅斯的家族所需要的。這個寡頭家族,它得到了一切可能的東西。如果這個家族的海外業務被關閉,國家立即劃分國內業務並將其轉移到他們手中。

因此,商人們被關進監獄,銀行被關閉,以確保家族不會失去它們的財富。他們並不需要錢。他們早已為自己准備好一切。

他們擁有特殊設備的醫療診所,以防萬一他們得了癌症,以及所有其他能讓他們盡可能長壽的東西。這就是寡頭政治的頂峰。他們只思考一件事。如何盡可能長時間地保持他們的身體,使他們的身體處於最佳狀態。

這是他們的精神病。他們不關心國家、人民、戰爭或任何其他事物,只關心自己。

因此,這次行動的第二個重要任務是任命梅德韋丘克 (Medvedchuk,親俄烏克蘭寡頭) 為烏克蘭總統。所以,梅德韋丘克 (Medvedchuk)已經潛入基輔,坐著等待部隊到來,澤連斯基會逃跑,所有人都會放下武器,他將成為這個烏克蘭的總統。

梅德韋丘克 (Medvedchuk) 的任務是在物質財富資產上,他們在控制烏克蘭後將不得不進行劃分。懲罰澤連斯基政權是好事,懲罰美國人2014年在烏克蘭發動政變也是好事。但是浪費了很多時間。浪費了,我會回來,我們現在談論物質價值,談論財務資源,因為他們在頓巴斯偷竊成性,他們想要更多。

他們決定提名梅德韋丘克。

梅德韋丘克被捕,他被交換給了整個Azov。

但是如果我們想要非納粹化烏克蘭,那 Azov 又是烏克蘭民族主義納粹的基礎。為什麼我們要交換這些納粹?為什麼他對我們如此寶貴?為什麼我們沒有把他交出去被槍決?最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沒有用他交換被俘的戰士?為什麼我們沒有用Azov交換士兵,而是用這個渣滓梅德韋丘克交換了,他唯一的財產是良好的友好關系?

我們只是說,在國家領導層。在占領赫爾松和扎波羅熱州後,首先發生的事情是,他們開始大量移除推土機、金屬等。當我們拿下波帕斯納,把守工廠,但是如果我們拿下這些工廠,不是為了摧毀它們,那麼為什麼不在它們上面工作呢?

人們來到那裡,開始拿設備並運往俄羅斯。阿爾捷米夫斯克香檳酒廠,我們設法保存了,只是因為碰巧發生了。當他們占領這些礦井時,發生了一些小規模的衝突,烏克蘭部隊僅僅是出於畏懼被摧毀而逃跑。阿爾捷米夫斯克香檳酒廠,我們從中拿了10-15瓶紀念品,給了烏克蘭婦女兩輛車,其他的都留在了原地。

今天,已經在做出決定,何時將啟動。但是為什麼要啟動它呢?它將屬於誰?它會給誰帶來利潤?當然不是頓巴斯的人民,100%立刻就會有個主人,他會分割這些利潤。所以所有發生的一切,我們的聖戰,同那些冒犯俄羅斯人民的人,試圖羞辱他們的人,變成了純粹的敲詐勒索,或者說,變成了類似老鼠般的行為,上升到法律層面,上升到國家意識形態層面。

3月19日,我第一次來到烏克蘭,我問地面指揮官為什麼我們不報告我們的戰士中死傷人數。我被告知那些高層對此不感興趣。有一個任務必須完成。戰爭結束後,我們會統計死亡人數。但高層對以什麼樣的努力取得勝利並不感興趣。而在我們達到勝利的時候,已經無法談論它了。因為這些都是微小的進步。為了控制烏克蘭,要麼占領頓巴斯,要麼達到第聶伯河左岸的水平,要麼在沒有烏克蘭西部的情況下占領整個地區,要麼在一個單獨的敘述中。或者只是換個領導人。

領導層無法改變。那時候已經很明顯,我們不會以這樣的努力奪取頓巴斯。

每天都需要向上面的顯示戰場有進展,50-100-200米。

沒有管理,只有不斷的歇斯底裡。武器混亂,到處都是混亂,簡直完全混亂。如果沒有這種混亂死去的人只有一個,而不是十個。但十個人死了而不是那一個。有人必須為這些士兵的生命負責,他們沒有回家。有些人因為被埋葬而沒有回來。還有很大一部分人失蹤了。

親戚們每天給我寫信,問問題。

與民眾無關的各種戰士。去國防部的家伙們。

我們所看到的失蹤人數,簡直不可思議。他們被簡單地丟棄,像肉一樣,因為沒有機會從那片領土上把他們運回家。這事情依然被隱瞞著。

另一點,是參謀總部的不專業。參謀總部從戰事第一天開始,就在士兵、軍官、將軍們之間成為笑柄。

要贏得戰爭,只需關閉前線。如果某個部隊在前線地區取得了一定成果,它會立即被減半。一半人必須繼續這些進攻行動。顯然,它再也不能這麼做了。另一半被帶走並轉移到另一個前線地區。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我們都認為這只是因為瘋狂的愚蠢。因為參謀總部的負責人和參謀長,他們管理所有行動。

如果一個將軍認為我們真正需要應該這麼做,他都會被迫閉嘴,然後被告知「你這樣做才對」

如果他不聽話,像Muranov那樣,和其他將軍,他將被趕出去。如果他聽話,會有大量的人死去。但這會被歸咎於他的順從。

這些軍事編制的殘余部分不斷地從一個地方調到另一個地方作為增援。最後,沒有一個旅,沒有一個師可以全力作戰。一切都被混在一起。正因為如此,才有完全失控。因為失去了控制,每個軍事領導者都有自己的理由,解釋為什麼某個任務沒有完成。

最後,為了讓參謀總長不沉浸於偏執,不大喊大叫,不試圖被解雇,有一個任務失敗的按撫順序。首先是參謀總長,然後是部長,然後你必須向他們道歉,說你會繼續忠誠地服役,只有羞辱自己才能留下來,就像發生在Steplinsky最後一樣。

然後你繼續待在這個循環裡。

失去控制了,在這場戰爭中死去的 80%士兵的命運,早已注定了。

接下來是關於彈藥。所有俄羅斯人都需要明白,彈藥是有的,彈藥就儲存在倉庫裡。

只有一個原因不發放彈藥。因為,再次重申,技術認知水平較低的高層認為這些彈藥應該放在莫斯科附近,以防萬一,如果突然有人不小心接觸到軍火。

因此,如果拿走了500萬發子彈,就必須支付保險費,這在人們中間被稱為“棺材”500萬。比例是絕對一樣的。很多在背後做決策的人整天就想這些,和在戰場上戰鬥的人脫節。因此,高層消耗士兵,而不消耗彈藥。

關於瓦格納,我們沒有從國防部手上得到彈藥,有另一個邏輯。國防部他們是為了摧毀我們,因為他們非常清楚地了解,我們不會去舔把士兵送進墳墓的軍事領導層的屁股,我們就是這樣的存在。

他們試圖在巴赫穆特摧毀我們,但失敗了。我們離開巴赫穆特,他們在我們撒退的後方布了的地雷,這奸計我們沒有中。

一切都想摧毀瓦格納的人。他們仍然希望在自己的帶領下贏得這場戰爭。但是由於沒有正確的管理,就不可能有軍事勝利。領導層小心翼翼地欺騙總統,總統收到的報告根本不符合現實。

這形成了兩個議程。一個在戰線地面上,另一個在總統的桌子上。

因此我們整天聽著關於60個被摧毀的豹式坦克。關於3,000個被摧毀的敵軍士兵。當你摧毀了一輛豹式,你會舉起一只鳥並拍下它的照片。它站在被燒毀的地方。

在廣泛傳播的媒體視頻片段中,這是唯一的情況,當烏克蘭人偶然遇到我們的航空兵,提前計算。航空兵,然後是步兵攻擊他們。被「摧毀」的都是在更早被摧毀的。兩輛豹式,再加上那邊的一輛。T-72,再加上幾輛布萊德利。

一切都從不同的角度展示。沒有人摧毀了60輛豹式。這完全是胡說八道。

紹伊古就按照這種路線領導,為了讓人們相信謊言,它必須是巨大的。因此,存在欺騙。

現在地球上有兩個現實,截至今天,俄羅斯軍隊正在扎波羅熱赫爾松方向撤退。高地正在推動俄羅斯軍隊。我們用鮮血洗禮。沒有人提供儲備。根本沒有適當的管理。仍然是歇斯底裡,參謀長在喝了一杯伏特加後尖叫得像個女人在市場上,像頭豬,在電話裡要求恢復陣地。

而現在唯一能對指揮部下的命令采取行動的就是恢復一切並在地圖上畫一條紅線,距離實際上今天的地方往北幾公裡。因此,他們告訴我們的是一個甚深的騙局。

我們只會在某些時刻面對事實,就像在克拉斯尼利馬,就像在赫爾松,就像在許多其他地方一樣,當他們意識到已經失去了一大片領土,部隊將聚集起來並宣布他們已經重新部署到一個更有利的位置。

在巴赫穆特,同樣的事情正在發生。敵人越來越深入到我們的防線。不像我們,敵人沒有殺死他們的士兵,敵人保存他們的裝備。敵人唯一沒有保存的是彈藥。因此,士兵們死去,帶著傷痛離去。每一個受傷的士兵明天都再沒有機會拿起槍支。

時間已經不多了。

(完)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Drunken 🍺https://www.patreon.com/DrunkenFantasia 被仿號,只有這號,帶閃電標誌,其他都是仿號 This is the only authentic account, all other accounts are impersonators.
  • Author
  • More
神話、世界、酒
7 articles
Mythos, Kosmos, Dionysus
3 articles

Mythos Lullaby - Kosmos Flatland (Part 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