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招生人員的獨白

壯壯老師
·
·
IPFS
·
做補習班的前半生,就是這樣的瘋狂,也正因這樣的瘋狂。才有人生的下半場的狂妄

簡單來說,我的工作生涯百分之一百都在補習班與電話銷售中度過的。

從高中畢業發現要重考開始,為了賺取高額的重考班費用,我進入了補習班當電話銷售工讀生。一通一通電話打起來,慢慢的把重考班的費用給賺了回來,那時候覺得補習班的錢真的太好賺了,吹著冷氣,只是撥電話給認識的人,找他們來聽課,這麼簡單,真的不要太輕鬆。也因此一頭撞進了這條不歸路,開始我的補教人生

第一個客戶是我的同班同學,我打電話給他時,他已經接電話接到很煩。我在電話這頭跟他說,"兄弟,要不要出來玩?",他說到考不好已經夠崩潰了,還要出來玩。我們開始了彼此抱怨,抱怨考試太難,學校太少,各式各樣的抱怨後。他問我在哪家補習班,我跟他說了XX重考班。他考慮了一下說到,好吧,既然我也在這,那他也來看看吧。於是乎,人生第一個顧客就這樣成交了。沒有話術,相反的還是一堆無意義的聊天建構出了這次的對話。

後來,重考後的每一年暑假,我都準時回到我在補習班的崗位上。每一年的暑假都過得熱鬧且精彩,或許也是因為每年都玩得很開心,錢多錢少我已經不是很在意了。但是我確信的是,我第一年就把十幾萬的補習費用給賺回來。跟其他人相比,我那時候真的可以說是高收入的一群人。

但是,在教育政策與少子化的衝擊下,重考市場的萎縮下。我經歷了人生的第一次轉型,我從重考班轉到高中家教班。

在2001年~2004年這段時間,台灣補習班中,高中家教班堪稱招生的地獄等級的戰場,競爭的激烈程度我用這樣的一個例子來比喻,或許你就可以了解。

在那時候的高雄火車站前還有公車總站的區域,那時候只要一到試聽課的時候,任何只要是長得像國三生的人下公車,基本上都是用架的,架到補習班。各式各樣的肉搏戰就在火車站前上演,甚至口角、打架都多有人在。

在那樣的一個競爭下的我,選擇把自己打扮得像道上兄弟,來嚇阻其他家補習班的工讀生、職員來跟我搶學生。一路護送到補習班。關於那些黑暗補教業的手法,或許有天,可以把他打成文章來說說。真的很刺激。

後來有機會,因為有貴人指引,我轉向了研究所補習班的招生,那時候開始人生最輝煌的賺錢時期,每天的工作超級單純,就是請學生吃便當、辦說明會、收錢、晚上催收。那時候到底有多輝煌呢?我們尾牙人人有獎,進餐廳門口就是五千元紅包。全部都是現金,多到要用背包去裝錢。那就是招生最賺錢的時候了,也因為這樣,激起我想要開自己的補習班的念頭。

在那個年代,我在台灣新竹,那時候的整個新竹教育大學,只要聽到補研究所,學生都直接說找我。那個時候能夠把服務做到學校宿舍的研究所補習班主任,也就只有我了。

也因此我累積到了我人生的第一桶金,也從補習班招生人員退出。進入成為經營補習班的人,也開始了人生的第二篇章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壯壯老師80年出生,經歷台灣最輝煌的補習班年代 99年開始進入補習班(培訓班)開始電話招生工作 03年轉型為教育培訓主管 12年開設第一家個別指導補習班 17年轉型數位教育(線上培訓)課程 一路走來,在補習教育的第一線持續努力著。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