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雪月(1-9)

梅諾
·
·
IPFS
·
第九章 六神拳

絲諾睜開眼睛,周圍有五個人,但看不清外表,雖然看不清,但絲諾知道自己很開心,可是有四個人身體慢慢融化、倒下,最後變成白骨。

她崩潰了,好恨,恨誰?不知道,但內心只有無邊的怒意,因為...

絲諾從夢中驚醒,她看了下周圍,還有點迷糊「又作這種夢,身體果然還沒調節好...」她搖了搖頭自己依然還在學生會室,這次魔力沒有過大消耗,但把魔力大量釋放,頭還是蠻暈的。

就在這時伊莉莎走了進來「主人,妳醒...妳誰?」

絲諾疑惑的看了下自己的頭髮,原本的黑髮髮尾有點變白,膚色也有點變深,她拿出手機,看了下自己的臉,看到臉上有一道紫色的紋路,從眼睛的位置往下延伸。「姐姐不在,我忘了…」

絲諾深吸一口氣,身體瞬間變回原來的樣子「平時都是姐姐會在我睡覺時調節我的身體,所以我忘了。」她看了下時間,自己看來也沒睡多久。

只睡了一天的課堂,沒睡個兩天都算不錯,「妳的鼻子還好嗎?」絲諾貼近看了下伊莉莎的鼻樑,暗黑的魔力看起來沒消散,不過也沒滲透進伊莉莎體內。

「妳又沒傷到我,擔心甚麼。」伊莉莎笑著回答,現在她完全知道,絲諾完全就是個表面很冷,但實際很關心自己在意的人,至於不在意的人,好像蠻慘的,尤其令她不爽的人。

「那就好,身體有問題要告訴我,我們回家吧。」絲諾說著,緩緩走到伊莉莎身後,然後直接抱住她「妳這隻龍會飛嗎?我還有點暈,抱我飛回家。」

「我...我不會...」伊莉莎有些尷尬地咕噥著,她不敢亂動,畢竟絲諾因為頭暈整個力氣都軟綿綿的,她抱著自己感到有點癢癢的,而且她怕一用絲諾就會跌倒。

「廢龍。」絲諾鬆開伊莉莎,走了幾步夢中的畫面突然出現在眼前,絲諾下意識的壓制自己的魔力,身體一時踉蹌,往旁邊倒。

伊莉莎即時扶助絲諾,看到絲諾的眼睛時整個嚇到,黑暗的魔力從絲諾雙眼溢出,釋放出極致的殺意,伊莉莎感覺的到,這殺意就是示範時的暗黑槍,但更加恐怖。

她頓時陷入自責,如果不是她讓絲諾示範,那絲諾就不會變成這樣,當然錯的不是她,而是絲諾的夢,只是伊莉莎不知道而已。

「我...會復仇!我要!」絲諾嘴裡咕囔著,黑暗的魔力不斷釋放,那四個融化的身影不斷出現在自己面前。她感覺自己即將完全失控,就在徹底失控前,大腦瞬間停止,身體像斷了線的木偶一般倒下。

絲諾倒在地上,身軀一動不動,伊莉莎看著她,心中充滿了焦慮和無助。她趕緊跑到絲諾身邊,輕輕搖動她的肩膀,試圖喚醒她,但絲諾卻沒有絲毫反應。

「主人!主人!」伊莉莎焦急地呼喚著,但絲諾仍然沒有回應。

突然,絲諾意識恢復,突然起身直接撞到伊莉莎的頭,伊莉莎痛苦地捂著被絲諾撞到的頭「痛...妳擔心甚麼,只是切斷身體的思考而已。」絲諾

「這是一個生物能做到的嗎?!」伊莉莎嚇得又疼又驚訝地問道。「不對,妳身體沒事嗎?」

「沒事,只是因為這身體實在太愛思考,連淺意識都在思考夢境,好煩。」

「這身體?」

「妳不用管。」絲諾想站起來,突然又往旁邊踉蹌。

伊莉莎立刻伸出手,支撐著絲諾。「等一下,我幫你。」她說,輕柔地扶起絲諾。

「抱我回家。」絲諾的聲音軟糯地在伊莉莎耳邊輕語,這柔和的聲音讓伊莉莎的耳朵一陣酥麻。

絲諾的軟糯的一面觸動了伊莉莎的心弦,被絲諾這樣要求,要讓她拒絕都難。仿佛男女通吃一般,絲諾完全抓住了她的心,讓她不禁心動不已。

「好...好...」伊莉莎小心翼翼地抱起絲諾,走出學生會室。

伊莉莎因為過於專注,所以伊莉莎沒注意到其他人的視線,還有人都拍下伊莉莎抱住公主報絲諾的照片,至此,兩人交往的傳聞又要加深了幾分。

走在回家的路上,絲諾因為沒事做,直接在伊莉莎的懷裡閉目,一邊不時低頭看著她熟睡的臉龐。絲諾平靜的呼吸,感覺就像個嬰兒一樣...個屁阿。

如果絲諾沒有開著感知的話,絲諾本來就睡得很飽,可是又走不動,被伊莉莎抱在懷裡沒事做當然就只能開著感知,但是如果另一個人也會感知的話,那麼那個人會感覺正在被感知,對於感知敏銳的人來說,被這樣探查會感到被冒犯。

如果只是像輕微的探查,只會有種被看的感覺,那倒是還好,伊莉莎自己一直就是這麼探查學校的狀況,但因為絲諾無聊,把感知全開,讓抱著絲諾的伊莉莎感覺像是全身被看光了。

「主人...感知開太大了...」伊莉莎臉加有些泛紅,有些不悅地說道。

「有什麼辦法,無聊啊。」絲諾雙手放在伊莉莎的肩膀上,臉靠近伊莉莎耳邊,軟糯的說「妳太天真了,把感知提升到半徑三公里。」

伊莉莎聽了絲諾的話,把感知拉大到半徑三公里,果然感受到了某個東西,伊莉莎感知利本來就比絲諾好,所以可以看到絲諾閉眼才能趕知道的東西。

「只是小混混而已,可是他們的魔力...」但他們的魔力...」絲諾在伊莉莎即將講出「怪物」這兩個字前,用手指輕輕擺動,示意她保持安靜。她指向一個街道上的監視器。

然後她拿出手機,打出幾個字,將手機放回懷中,給伊莉莎看。「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監視,但我推測怪物有可能與政府有關,現在盡量不要在有監視器的地方提到怪物,安全的地方只有學校和家裡,以及沒安裝監視器的小巷。」

伊莉莎點了點頭,抱著絲諾往家方向的小巷走,剛踏入小巷沒幾步,就有幾個混混黨在他們面前。

「呦~兩個小美女是情侶嗎?」

伊莉莎眉頭微皺,她的目光投向懷裡的絲諾,混混對自己毫無難度,絲諾身體現在連走路都踉踉蹌蹌的,如果打架自己還要抱著絲諾有些麻煩。

「我們只是朋友,請讓開。」

混混們聽到伊莉莎的話,不禁發出一陣嘲諷的淫聲。其中一個混混踏前一步,用粗魯的語氣回應道:「哦,朋友啊?那妳們覺得哥哥們怎麼樣啊?」

「伊莉莎,放我下來。」絲諾的聲音充滿了決心,伊莉莎雖然有些猶豫,但看到絲諾陰沉的眼神,她明白絲諾的決定已經下定。於是,她點了點頭,放下絲諾。

「唉呦,小妹妹,覺得...」混混的話還未說完,絲諾毫不猶豫地用兩根手指頭直接刺向講話混混的眼睛,他的聲音戛然而止,他悶哼了一聲,身體向後仰倒。

「伊莉莎,我雖然連走路都踉蹌,不過我來示範連動都不用動,也能解決他們。」

小混混聽了絲諾的話有些不爽,甚至感受到了一絲羞辱,但很快又換成了嘲笑,混混們中的一個嘴角挑起,他們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突然,一個混混迅速從人群中跳出,他舉起拳頭,準備向絲諾揮出一拳。

絲諾輕輕地將那混混的手往旁邊一撥,混混直接撞到旁邊的垃圾桶,發出一聲悶哼。「借力使力,他只是被自己的拳頭擊飛,不過我用巧勁加強了幾分力。」她向著周圍的混混勾了勾手指。

混混們看到絲諾的挑釁,紛紛湧上前來,一致目標鎖定在絲諾身上。然而,絲諾毫不慌張,她從袖口掏出兩個銀針,冷冷地望著他們。

混混們見絲諾如此冷靜,稍稍停下腳步,警覺地盯著她手中的銀針「給我過來。」絲諾一句話,混混們不自覺地靠近,突然一個銀針刺中其中一人的腦袋。

那混混沒有說甚麼,連叫聲都沒有,就這麼突然倒下,還沒等其他混混反應過來,絲諾就把手中的兩個銀針分別刺中另外兩個人。

其他混混見到同伴倒下,驚恐和憤怒充斥著他們的眼神。儘管如此,他們依然不自覺地靠近絲諾,一個刺拳再次擊倒一人。

面對著前來的混混,絲諾連動都不動,緩緩的說道「伊莉莎,這是破例的教學,面對比自己弱但卻陷入劣勢的情況,只需要記住三件事。」

「面對敵人,要像死人般平靜。攻擊對手,要像野獸般狂暴。發現破綻,要像閃光般迅捷。」就在絲諾話音落下的幾個呼吸間,所有的混混都被擊倒了。

「六神拳,第一、第二和第四式。」絲諾以低沉的聲音說著,她的眼神在場地上掃視,確認所有混混都已無力反抗。

伊莉莎看著絲諾的表現,雙眼中閃爍著驚訝和敬佩。這就是她的主人,連魔力都沒有用,就這麼強。」

「六神拳?」伊莉莎疑惑地重複了一遍,她注意到絲諾的言語中帶著一絲神秘的氛圍,這引發了她更多的好奇心。

「這是由六個不同種類的神族開發的拳法,總共有六式,分別是面對、攻擊、閃避、發現、迎傷和致勝。每個人的使用方法不同,配合自己的魔力使用效果就不同。」絲諾往後倒,伊莉莎連忙扶住絲諾,露出一絲擔憂的表情。

「妳也要學會,因為妳是我的僕人,好了,我們先去解決快變怪物的那些混混,這些插曲就交給之後來的警察。」

「是。」伊莉莎點頭,溫柔地公主抱起絲諾,絲諾則一臉輕鬆,順從地讓伊莉莎抱著。

「不得不說,妳懷裡比艾琳姐姐還舒服。」絲諾眨眨眼,軟糯的說出這句話,直接讓伊莉莎臉上泛起一抹紅暈。

「主人...妳說得太直接了!」現在伊莉莎發現,自己對沒有力氣的絲諾完全沒有抵抗力,心裡暗暗覺得,絲諾實在太可愛了!

......

伊莉莎小心翼翼地避開街道上的監視器,費了不少功夫,終於來到了那些快要變成怪物的混混藏身的小巷。

因為三公里的路程就這麼被伊莉莎抱著,所以絲諾無聊到睡著了。

伊莉莎將絲諾輕輕放在隱蔽的角落,自己小心翼翼地躲起來,觀察那些混混。她發現他們像是嗑了藥一樣,動也不動,神情呆滯,眼神空洞。其中有些人甚至青筋暴起,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看起來隨時可能失控。

「好像比想像中的嚴重,不過對現在的我而言...」雖然只看過一次,不過伊莉莎一直在心中想著絲諾的話「面對敵人,要像死人般平靜。攻擊對手,要像野獸般狂暴。發現破綻,要像閃光般迅捷。」

加上昨天絲諾激發她的魔力,現在冷靜下來後也沒正常用過魔力,就在要衝出去時,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蘿莉「芊...芊芊!」

「喂,妳們幾個!在做什麼?!」芊芊的聲音突兀地出現,這下糟了,芊芊的戰鬥能力為零,她怎麼就出現在這麼危險的地方?

絲諾這個主子可是對芊芊很感興趣的,如果讓她知道自己看到芊芊有危險,還讓她受傷,那麼自己就慘了。

「啊!小妹妹,妳在這邊吵什麼吵!」聽到這突如其來的聲音,伊莉莎心頭一驚,急忙轉頭朝向芊芊的方向望去。

只見一個小混混要對芊芊動手,伊莉莎立刻衝過去,一擊瞬間將那個混混擊倒,然後一個手刀,將芊芊擊暈。

「可不能讓妳看到接下來的畫面。」伊莉莎一把抱起芊芊,迅速離開了危險的小巷,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立刻望像小巷,自己的魔力已經刺激到所有小混混,全部都緩緩變成怪物。

伊莉莎見狀想要衝進去,此時正是她展現自己的時候,剛踏出一步,魔力感覺瞬間被空了一大半,沖到了一個怪物後面瞬間將怪物粉碎,自己也因魔力跌倒。

「魔力怎麼耗這麼多……」

一個元氣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那是因為覺醒後第一次用魔力,導致的,習慣就好。」

「原來如...艾...艾琳大人!」伊莉莎立馬看向旁邊的箱子上「您怎麼在這?」

「因為感受到睡著的絲諾身邊有危險的魔力,就過來看看了。」

「那……那個……」伊莉莎支支吾吾地想說些什麼,雖然她是聽絲諾說的先來這裡解決混混,但是她抱絲諾過來的,會不會被艾琳追究責任...

「伊莉莎,妳既然是絲諾認定的僕人,那麼不管怎麼樣都要以後絲諾命令什麼,都已她的安全為主,不然可要打屁屁喔~」

「知道了...」艾琳聽到伊莉莎的答覆滿意的點頭,直接從箱子上跳下,在落地的瞬間,周圍彷彿變慢了一般,伊莉莎感覺到身體仿佛被凝固了,周圍的景象彷彿變得緩慢起來,而怪物卻一個個緩緩地解體。

『上弦月斬』優雅卻又不失野性,既像嫦娥一樣,又像能吞下一切的滔天巨兔「攻擊敵人,要像野獸般狂暴。」語畢,周圍的空間開始扭曲流動,一陣狂風吹過小巷,怪物的屍塊盡數落地。

「秒...秒殺...」

「妳不也可以秒殺一個嗎?妳也可以做到的啦~」艾琳這樣說著,還沒等伊莉莎反應過來就瞬間消失。

「等...」

「喔對了。」艾琳又突然出現在伊莉莎面前,突然說道「忘記一件事,假日妳要做女僕特訓,不然我無法把絲諾安心交給妳。」然後又消失了。

伊莉莎剛想說甚麼,但艾琳又消失了,她無奈,但好像也說不了什麼,她只好把絲諾抱回家,可是現在芊芊又該怎麼辦,她又不知道芊芊住哪,就只能...一起抱回家...

「哎....」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