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2003年香港淘大花园群体感染惨剧重演 - SARS-COV-2(武汉肺炎)预防建议

金石开
·
·
IPFS
·

2020年2月11日凌晨偶然看到香港卫生防护中心紧急召开直播记者会,青衣长康邨康美楼出现两例感染SARS-COV-2(武汉肺炎),患者分别住在07房的不同楼层有两例确诊相隔10层,担心03年淘大花园粪渠传播成真连夜紧急疏散了整个07房的居民。


据说康美楼U型去水位设计好,问题可能出现在粪渠排气管。

无独有偶2月11日广州海珠区琶洲保利天悦也爆出多例确诊,其中18栋的15,25,27层同时有感染。通报中没有提及三户之间的关系,主观揣测如果这三户在日常生活中关系好经常串门,通报会刻意提及,所以只能先默认他们基本无交集。

保利天悦是新房子,甚至可以说是“豪宅”,目前没有看到任何有关报告和细节,没有倒逼的声音估计不会对外界公开。

我搜索淘大花园又遇到了两个案例:一个是北京某小区出现多个确诊病例,调查发现病例之间没联系;另一个是天津百货大楼群体感染。

前者具体细节太少,最关键的患者是否在同一单元没有提到。后者之前天津卫健委做过发布会,被夸是侦探。但百货大楼过年期间人头攒动,通过下水道/马桶排污风险可能跟密集人流风险不成比例。感觉这两例参考价值有限。

大陆官方的新闻之前有提到“粪口传播未完全证实”和“气溶胶传播尚待明确”,按我们看官媒的习惯大家应该心里有数了。我解读的是他们一方面让我们放松警惕,却又在暗示让我们宁可信其有。


这次SARS-COV-2传染性肉眼可见比SARS强。


首先介绍下淘大花园事件,这里有卫生署原文:

https://www.info.gov.hk/info/sars/pdf/amoy_c.pdf

SARS病例集中在ECDB座,当卫生间的地漏或下水口因长期闲置,本来应该充满水止逆的U型管干涸,导致当排气扇打开时臭气有机会反流。

病毒随粪便进到污水管道,再由地漏回到卫生间侵染在物体表面或弥漫在空气里或附着在物体表面。

其中E座四楼污水渠排气管有泄漏,直接面向天井,经实验发现效果类似烟囱雾气会向上飘,最后E座感染人数最多。


灵魂画手上线补充一下“毒气”飘散方向,这里左侧是马桶和污水管道,右侧是地漏。

马桶除非干涸,否则大部分情况U型管阻隔作用是在线的。地漏可能没有U型管没办法止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揭开卫生间天花看看楼上地漏位置有没有管道下沉一节成U型管。


综上所述划重点:

如果浴室和化粪池或下水道没有阻隔,打开排气扇也有可能将臭气抽回卫生间里,携带病毒的气体也会回到卫生间里。

如果楼下有携带者大便而且没盖上盖子冲水,该卫生间也可能弥漫了含肺炎病毒的气溶胶,如果这个时候楼上打开了排气扇,有可能把楼下的空气抽上来。

地漏/水槽/干涸的马桶有机会直通下水道/化粪池,排气扇有可能把携带病毒的气体抽回卫生间里。

附带病毒的气体除了会弥漫在卫生间里有吸入风险,还可能落在所有物体上有接触风险。

如果你所在这栋楼里有发热病人,有去过疫区的人或者有疑似居家隔离的人,这个防护措施我看来非常有价值。


后面是具体操作了:

首先是在大便后盖上马桶盖再冲厕所,万一自己是未有病征的携带者或者居家隔离患者这样可以减低污染卫生间的机会。

接下来是尽可能堵住有机会让污水气味返流的地方:

大陆抽水马桶只要不是常年闲置都是有水的,真的干涸了就冲一回保持一直有水即可。

蹲厕应该也带U形管止逆,如果不带你可能经常能闻到来自化粪池的恶臭……这个时候尽量搞个比较严密的盖板。

接下来是地漏了,我不太确定每个地漏是否都带U型管止回,很可能直接通向下水管。一个卫生间可能有不止一个地漏,也许浴室一个,马桶旁边一个,不用时堵住即可。


有(TU)兴(HAO)趣的朋友可以像上面这样买漂亮的,但快递不通淘宝可能不好买了。也可以考虑学我,找个塑料袋装满水扔上面。


洗脸水槽好说,不用的时候盖起来就是了。




水槽和地漏用的时候再打开,用差不多了盖上。

解决方案轻描淡写竟然有种虎头蛇尾的感觉……


有关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这里不重复介绍了


各位煲底见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