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七十九章 器靈(六)

大野家
·
·
IPFS
·

見到 沙善北戶躺在地上,雙手不斷在自己身上頭部、手腳等等隨處查探,甚至如同孩子般地在地上打滾,左滾右爬的,毫無一個絕世劍客的模樣。


隨著其毫無遮攔的呼喊及對 呂布無腦的叫罵聲,布越發覺得尷尬,疑惑的看著 呂布。


呂布搖頭不語,走向 沙善北戶躺著的地方,居高臨下的看著正在地上耍無賴的那人


沙善北戶見到 呂布走來,便變本加厲的怒道

“你還有臉過來,想不到我敬你尊你,你竟這樣對我,虧我還信任的把畢生的武道心得內功心法及無上劍術留給你,真想不到,我拿你當兄弟,你竟然想害我,你若是這樣的人,還不如直接讓天道滅了我,你太令我失望了嗚嗚嗚”


沙善北戶一面對著 呂布控訴,一面躺著抓著 呂布的小腿,用 呂布的褲管擦拭掉臉上的鼻涕及眼淚。


呂布見地上那人,無腦的控訴自己就算了,還抓著自己的褲管抹著自己的臉,讓自己的褲管上沾滿著混合著淚水鼻涕及沙塵還有口水,面對這噁心至極的場面,呂布眉頭緊皺,眼角及嘴角也不斷的在抽蓄,終於忍受不住的罵道

“行了,別裝了,若真的要害汝,怎能留汝至此時”


“我這是對你徹底的失望啊~我痛啊,我感覺到我渾身都輕飄飄的,這就是魂飛魄散的前兆啊,我已經感覺到我靈魂一點一點的在消散啊”沙善北戶嚷嚷著


“哼,若是魂飛魄散怎還會在此處,不早已灰飛煙滅了嗎”


“你不懂啦~那是我心中有冤屈,魂魄含冤不散之故啊~你你好狠的心啊,啊我的靈啊在哪裡,哪裡就有我在~”說著說著竟唱起歌來了


“散了嗎?”呂布問道


“別崔,靈魂消散這事情,肯定是玄而又玄的,需要時間的,你不懂啦”


呂布見其仍然不死不休的在地上耍賴,終於是動了怒,厲聲的道

“起來”


“我不要~要嘛你還是殺了我吧,省得我魂不飛魄不散的迷失在著茫茫蒼天之中”沙善北戶突然心意堅定眼神眺望遠方的說道


“…”


呂布見狀,終於輕抬右手,手掌一握,紅光閃爍,方天畫戟再次握在了手中,眼神銳利對著 沙善北戶說道

“要不就起來,要嘛某送你一程”說罷,便要刺下


沙善北戶見狀,立時便從地上彈了起來,像是沒事一樣,拍拍身上的灰塵,緊張的道

“起來了起來了,我現在就起來,有話好說嘛,都那麼熟了,沒有必要動刀動槍的是吧,我起來了,你那根小戟就收起來吧”


“不痛了?”呂布問道


“不痛不痛,我們是靈體嘛,怎麼會有痛覺呢,我剛剛也是一時失態,我現在清醒了,沒事了,你看我好好地好好地哈哈哈哈”沙善北戶打著圓場試著化解尷尬


呂布見狀,警告的說道

“沒事就好,還不過來拜見汝之主人,布,警告汝,看別再耍花樣,然,某定斬不赦,知悉否”呂布嚴肅的說道,手拿著方天畫戟,還做出來回切割的動作,這濃濃的警告意味,沙善北戶怎麼可能不懂


不過,即便如此,要 沙善北戶拜見一位,年紀看起來僅有十幾歲的少年,而且還有可能是 呂布的子孫輩,心裡還是有些抗拒的,便抵抗的說道

“憑什麼?”


“憑什麼,就憑他…布是你的主人,你是他手中拉烙刀的器靈”


“嗯…等等,不對…我怎麼就成為了他的器靈,這怎麼一回事?”沙善北戶不解的問道


呂布稍稍將適才與 布說過關於器靈的事情,再次向 沙參北戶說道,沙善北戶立時就不情願的再次嚷嚷,還揚言若是要自己承認,不如殺了自己,或是他動手殺了 布。


呂布聞言臉色一變,輕聲道

“跪下”


“什麼跪下,我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跪他,這乳臭未乾的小子,毛都還沒長齊吧…嘿嘿嘿還在伸手說媽媽十塊吧”


沙善北戶極盡的嘲諷,卻不知此時身體已然不自覺的動了,碰的一聲,在其話說完之際,膝蓋也正巧跪在了地上,就跪在了 布的面前


“…”


布及 沙善北戶,為此一變故,都感到一陣無語,紛紛轉頭看向 呂布,心裡抖認為這肯定是 呂布在搞鬼。


“將軍這…”


“好啊,你這阿布,給我來這套啊,真是另人失望,也好,我終於是看透你了,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快讓我起來,你這樣強迫,就過份了哦,哼~士可殺不可辱,我沙善北戶寧可死在你畫戟之下,也不願卑躬屈膝的向…權勢折腰,你快讓我起來,與我生死一戰,我情願站著死也不願跪著生,我們不決勝負只決生死,我向你挑戰,你敢接嗎”


面對 沙善北戶憤怒的要求,呂布沒有直接回應,反而不削的說道

“磕頭”


“將軍這萬萬不可…”布著急的阻止道


“禮不可廢”呂布嚴肅的說道


“要我磕頭,你未免想的也太美了吧,不可能,我不可能給他磕頭的,除非我死…”


碰碰碰~沙善北戶話還沒落地,額頭已然磕下,三聲碰撞地面的聲音,迴盪在神識中。


沙善北戶這時更是難掩心中的憤怒,在磕完第三下,頭抬起來的同時,怒道

“呂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我的身體不聽我使喚,你們到底使得是什麼妖法,為何如此擺弄我的身體,到底有什麼目的”


“某知汝心裡不願,但事已至此,汝可細想,現今汝非但沒有魂飛魄散,還可在這一方世界中以靈體繼續存在,因著某的緣故,還免於天道無情的排斥,豈不知汝如今算是因禍得福,小布陰錯陽差用內力將精血打入拉烙刀,這才混合著汝之劍意,誰知這小玩意竟然將你吸收還成了器靈,也不知是天意如此還是造化弄人”


呂布打斷 沙善北戶本來要說出口的反駁之語,接著又說道

“所謂器靈,與主人心靈相通意念相合,可藏身於器物中,亦可由主人納進神識中,自此與主人相輔相成,禍福相倚,自此人、意、刀、汝再不可分,人刀合一,真正是人在刀在,人亡刀亡,對汝對小布都是再好也不過,總比出門被天道擊殺,別說是彩虹橋了,剛剛要不是血珠子,汝恐怕出門就碰著天道,以汝之實力…實在與天道相差甚遠,如今汝仍可待在此處繼續修煉,將來有一日,必能成道,若證得自身之道,天道又有何懼,且此處是 小布的神識空間,汝又是小布的器靈,可放心待在此處,小布身為凡人,對於天道來說不具任何威脅性,況且某就在此,天道絕不敢輕易近身,如此汝可放心”


“就算如此,不能好好解釋嗎,為何一定要我向他跪拜”沙善北戶理直氣壯的說道


“禮不可廢”呂布也義正嚴詞的回答到


“那那…你又為何不用拜他,我身體為何會不受自己控制”


“是這樣的,器靈與主人的關係,有著靈魂絕對壓制的關係,是故,汝不可忤逆主人的任何命令,連殺心都不可有,不然定會受到靈魂反噬,直接便消散在天地間,成為一縷輕煙,為旁人所吸納,況且器靈本來就依靠主人而生,拜見主人,天經地義,有何不妥”


“不是…為什麼是聽你的命令,他又沒說要跪拜,怎麼就你多事”


“因為,某的層級在汝之上,是故,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某的器靈,不過汝大可放心,某對刀沒興趣”


“什麼跟什麼,我怎麼一句話都聽不懂”沙善北戶更是疑惑的問道


“因為,小布是某的主魂,吾等本是一個靈魂,千年前某受奸人所害,戰敗身死,靈魂出體時心中有怨有氣,不想卻因著某些原因成了一縷殘魂,在千年的修煉中竟證得戰神之道,終於證道成盛,且封神之戰一舉成就戰神之體,前些時日,與主魂小布相聚,又因著些許的原因才來到此處”


呂布把自己如何成殘魂,如何在黑暗空間修煉千年成聖封神,然後又是怎麼樣才從黑暗空間出來,並且成功進入了 小布的神識空間裡,都一五一十的告知 沙善北戶。


卻不想,沙善北戶聽完,突然便大笑出聲

“哈哈哈,我還以為你們是血脈之故才在此處,原來哈哈…你也不怎麼樣嘛,我好歹也是一個完整的靈魂,你…戰神…只是個殘魂,就是不完全的殘魂,你懂嗎,一成、九成跟十成的差距嗎,不完整跟完整的差別,你明白嗎~哈哈哈哈哈哈殘魂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說你怎麼就缺少著什麼,我如今才知道,就是少了一味,少了人情味呵呵呵”


呂布聞言臉色一變,直接便抬手,手起戟落,沙善北戶的項上人頭,直接便與身在分離,倒在血泊之中。


速度之快,沙善北戶都沒有掙扎便已躺平在血泊之上。


突然 沙善北戶的身子發出一陣光芒,竟又完整的站在地上,雙手捂著脖子,驚訝的看著 呂布說道

“你做什麼,是不是玩不起,握脖子好痛…咦我傷口…我怎麼沒事”


“忘了告訴汝,現在的汝,以經是不死之靈,在這裡誰都殺不了汝,不過…死亡的過程,你還是會親自經歷親自感受,就跟剛剛一樣”話一說完,呂布又再一次揮戟,沙善北戶的頭顱再次飛起,連反應都沒來得及反應


一會兒,沙善北戶又再次出現,這次總算學乖了,出現的時候,立時便躲在 布的身後,說道

“來啊,你砍啊,來啊,你主魂在這裡,帶種就動手啊,來啊”表情動作幾巨挑釁的意味


“…”


呂布沒有說話,只往身後一指,然後讓過身子,突然 沙善北戶拔腿就往 呂布指得方向跑,在其身後不遠處繞著圈,不停的跑,直到自己會意後才邊跑邊大聲的說道

“握草~阿布你不講武德,快讓我停下來,我服了,我服了,我真服了你了!快讓我停下來啊~”


“多話”呂布不削的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