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平凡女爵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妄戀物語 Vol.9

平凡女爵
·
·

如果愛情是一種折磨。

那麼凌虐後就放我自由吧。


十幾年前的歌詞,我這樣寫道。

但其實是我自己總是將自己禁錮在戀情之中。


這是喜歡上孝君的第四個月。

在交友軟體上左右滑動的我感到無趣。

太多的問候跟試探讓人疲累,詐騙狀況又層出不窮。

真命天子到底是什麼?我這樣問自己。

曾經我以為我遇見了這輩子的摯愛,卻在同居不到一年就被一句「我對妳沒感覺了」給拒絕而失敗告終。

或許愛有很多形式,從一開始的熱戀、到認定對方的濃情、一直到同住之後的親情。

我天真的以為我的人生就這樣定格了。

卻被潑了一頭冷水,一切都打散重來。


說是已經搞不清楚愛是什麼也對,說是不懂得怎麼去愛也對。

可是我要的並不是隨機跟一個聊得來的人建立起人生的供需關係。


我想要的是孝君。請理解成我想見到、或者是我想與他來往。


可是在一個連共同好友都沒有的狀況,身邊也沒有任何人認識OVDS的成員,我永遠都只能是陌生人啊!甚至連官方的小編都懶得理我!

我看著自己加入的「和樂器樂團台灣區粉絲應援會」發怔。

對了!這不就是可以用另一個角度讓他們認識我的方式嗎?


憑著一股衝動,我建立了「OVDS台灣粉絲後援會」的社團。

這可不是違心之論。

縱使我真的很喜歡孝君,但我的確是同樣的喜歡OVDS的歌曲,還不斷的推薦《黑的韌性》專輯給認識的朋友聽。

來吧!讓我以後援會會長(自稱)的身份,更接近OVDS吧!


就這樣,我迎來了一個興奮到睡不著的夜晚。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