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lik 谈 ZUZALU - 探索网络国家并连接线上与线下社区

yzzaJ-chill
·
·
IPFS
·
通过实验我发现网络国家的必要性,特别是考虑到像俄乌战争这样的情境,最基础的根基是社群。想想那些被迫离开家乡,不知道该去哪里、谁该相信的人,社群替他们解决的都是最基本的问题。

我叫 Jazzy,作为 Matters Lab 的工程师,有幸全程参与了 Zuzalu 在黑山的共居生活体验。事实上,Zuzalu 是一个为期两个月的加密城市实验,主题包括长寿、以太坊核心主题、网络国家、合成生物技术主题。这个群体里所关注的话题不同担共存,一方面来自美国的主流已经开始探讨零知识证明与机器学习结合的可能性;来自津巴布韦的建设者仍在寻找 Web3 中最简单可用的基础设施,如合适的加密钱包。

Zuzalu 清晨, Lustica Bay

两个月以来,我深深感到被赋予力量,对核心团队像菩萨行为般的付出,感到无比感激。然而,度过第一个月后,我开始感受到地理封闭所带来的社交压力和疲惫,脑子被各种人带来各种观点输出的欲望所挤满。同时,我也得以拉开一段距离,开始反思和沉淀的时刻,我和来自 Uncommons 社区的 K,开始采访其他 Zuzalu 的居民。

在本篇采访中,我有幸与以太坊的主要创始人 Vitalik 进行了交谈,我对他的印象是:菩萨。在我们的第一天早餐时,有人聊到长寿的话题,于是我对他说:“中国有一句谚语:朝闻道,夕死可矣。” 他的中文非常流利,甚至能阅读繁体字。后来在许多场合中见到他,我都不会主动打扰他。我问过他在 Zuzalu 独处的最长时间是多久,他回答说四个小时,那是他独自散步的时间。有一次社区晚餐,他主动加入了我们的桌子,我察觉到他有些疲惫,便说:“嘿,我看得出来你今天很累,你不需要有压力说话,好好休息吧。” 此后,每次我们见面,他总是会主动打招呼。我邀请他进行有关 Zuzalu 社区的采访,也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第一次社区晚餐的后厨
社区集体徒步

Vitalik 谈 ZUZALU 如何形成

我大约从六个月前开始思考 Zuzalu, 在这之前,我也思考过很多类似的想法。去年我曾评论过 Balaji 的书《网络国家》,我读了这本书并写了相关的文章;同时我开始思考加密城市,两个都是我非常感兴趣的话题:比如说创造一座新的城市?或是把网上的社区带到线下世界,试图把人们聚集在一起,分别意味着什么样的差异?我想让加密货币对普通大众更实用,不再那么抽象。看到许多人在 2022 年寻找新家园时面临的挑战,我认为那些想法太着重于理论层面,为了弥合理论和现实之间的差距,我想进行一个既雄心勃勃又易于管理的实验。在以太坊社区和全球其他团体之间建立桥梁,提醒他们自己是一个更大世界的一部分。作为一个热衷于去中心化治理思想、加密货币技术和哲学的人,我想看看这些概念在一个实体社区中会是什么样子。创建一个体现这些理念的交集的社区,是很自然的下一步。

创造网络效应

Balaji 的书《网络国家》讲述了一个线上社区获得自主权和外交承认,最终成为一个新国家的故事。我已经意识到,试图获得主权是很困难的。往往有更简单的解决方案,例如:在一个领域获得自治权,或者有更开放的移民政策。在那些已经有利于我想做的事情的国家创造网络效应,可能比从头开始建立一个主权实体更实际。通过实验我发现网络国家的必要性,特别是考虑到像俄乌战争这样的情境,最基础的根基是社群。想想那些被迫离开家乡,不知道该去哪里、谁该相信的人,社群替他们解决的都是最基本的问题。

Zuzalu 夜晚, Lustica Bay

Zuzalu 自治权

在自治权方面,Zuzalu 的实验中向黑山政府要求的很少。我们试图在签证上等议题,让来自非西方国家的人更容易参与,但大多数时还是无法成功,这需要更多事先计划。除此以外,这个实验只是找到一个空间,把 200 人聚集在一起,在两个月中创造一个意向社区。我相信该用务实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并确保社区共同建设的工作,能解决或回应社会中实际问题。

Vitalik 线下社区的体验

在我游牧生活的早期,参与过两个不同政治倾向的线下社区,有着与以上提到的理念相似的实践。一个是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资本主义自由主义社区,又称为自由州项目。他们的目标是召集 2 万名有自由主义信仰的人搬到新罕布什尔州,一起对政策发挥影响力,使其成为美国最自由的州。早在 2013 年,我就从比特币论坛上找到的人租了一套公寓,并用比特币支付。我与社区互动,甚至参加了名为 Pork Fest 的户外露营活动,那里有会议、接受比特币支付的素食餐厅。

另一个社区叫 Calafou,位于西班牙,是加泰罗尼亚整体合作组织的一部分。他们有左派无政府主义信仰,旨在取代现有政府的基本职能。他们开始经营自己的学校和医院,在农村地区有供人居住的房子,甚至还生产家具。我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呆了大约一个半月,那里的人和传统农业的返乡人各占一半。虽然我有些批判某些方面,但那里也有令人着迷的事情发生。

组织核心团队并入驻黑山的 Lustica Bay

Zuzalu 这个想法是从我自身的阅读和思考中发展起来的,组成团队一起合作帮助我快速填补了细节。其实灵感并不来自特定文章或书籍,而是来自于个人经验。我联系了熟识的朋友: Miloš, Nicole 和 Vincent,组成了核心团队。他们后来带来了更多的人。Nicole 带来了年轻的开发者, Vincent 知道在长寿领域能邀请的专业人选。我请 Miloš 处理后勤方面的事,他建议在黑山进行,因为黑山对加密货币和技术友好持开放态度,所以这个想法是要在黑山和以太坊技术社区之间建立一个伙伴关系。为什么选择 Lustica Bay 呢,并不是要让它变得豪华。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更希望这里经济上更易负担,我不想做只有少数人受益的事情,但其中有太多限制。为了使这个实验成功,我知道我们必须要质量高的生活。如果质量低,不舒适感会让人们从重要的事情上分心。

最后一次社区晚餐

Zuzalu 生活的亮点

在 Zuzalu 生活的亮点,包括由社区成员独立组织的、涌现出来的各种活动,以及与我想交谈的人长时间呆在一起的喜悦。事实上,这是我自大学以来第一次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与我通常的流浪生活方式形成鲜明的对比。

社区徒步

不过这种一次性的实验,组织得非常快,也导致某些问题例如,它仍然很昂贵,需要补贴才能运转。在教育方面面临了挑战,虽然引入了一些主题,但缺乏足够的间隔重复来巩固知识。虽然在运动和食物方面十分成功,但对生物标志物的追踪并没有达到预期。最后,尽管该活动带来了快乐和一些积极的成果,但人们对其长期目标缺乏了解。在没有明确目的的情况下,每年重复这个活动可能是不值得的。

下一次 Zuzalu 的愿望清单

在 0-10 的分数内,我的 Zuzalu 体验可以打 9 分。我希望我们能在 Zuzalu 实现很多东西:更多的加密货币支付场景,更强的艺术元素。我还希望引入更多的主题,如电脑隐私和设备的安全使用。在健康方面,我们有无数的面向可以探索。一个更宏大的目标是将 Zuzalu 发展成为黑山的一个加密货币友好、生态友好和外国人友好的城市。也许甚至可以将这个概念扩展到其他愿意采取创新和友好政策的小国。我不希望的是让这个活动变成一个没有实质影响的年度聚会。

对下一次 Zuzalu 的建议

最后 Zuzalu 留下来且可拓展的产品应该是 Zupass 了, 现在已经可以从 Zupass 内部验证以太坊钱包。我还设想了一个未来,人们可以使用他们的以太坊钱包重置他们的 Zupass,这可以使私钥管理变得更加容易。

什么?你希望我推荐在社区晚餐时吃的素食甜点食谱吗?在这里:

素食食谱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