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蔚藍天空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韶光易老 青春易逝

蔚藍天空
·
·
餐後合影

同學在群組裡,不知為何開了個頭,很快地決定了一個月後的同學會,由住嘉義的同學主辦,在畢業26年後,距離上一回同學會後的18年,終於迎來第二次同學會。

這次同學會選在竹崎的一處土雞城,實在想不出來為何選在此處,很多人都路不熟還讓一位住台南同學,竟然開車開錯路,直直開到古坑去,而我們高雄的兩個同學,則是因為塞車無法準時到達。

嘉義同學是我們班學號的一號同學。我們班少數一直念書念到博士,然後回到學校擔任教職,近年終於升任教授,算是我們班上唯一在學界的代表,關於一號同學有好多當學生時的故事,有機會放在某些故事裡說說。我們班上不少都在公家體系,而我和少數幾位同學成為「不務正業」代表,原以為這回又來個話題無交流,但多年不見的同學們,倒是先聊著外貌上的變化,然後才是憶當年橋段,聊著這一次沒來的同學,有哪些同學知道他們消息。

一號同學回校任教,自然與當年教過我們的老師多有聯繫,雖然老師們幾乎退休,僅剩下兩位當年青壯代表的老師,也將在明年底一齊退休,一號同學自然擔任司機,接送兩位師長一起來參加同學會。說起老師們這些年的景況,有一位老師已經不在人世,有一位今年90歲,正為帕金森氏症所苦,還有退休後安心當快樂農夫,我還常過老師種的小番茄(但實在不夠甜還頗酸...),有的還是三天兩頭酒醉吹牛自大度日,我當年待的實驗室教授也已退休,除了含飴弄孫外,還與師母一起努力跳國標舞,甚至參加全國比賽,我的教授除了身形依然如年輕時挺拔,髮型一絲不苟,面容更如同影視明星一樣,帥氣外還帶了份書卷貴氣。

兩位師長, 今早剛參加完學生論文口試, 就被同學皆來聚餐

同學裡,有三四位完全聯絡不上,還有兩位不在人世,未參加的同學裡,有一位,一年多前因為主動脈剝離,雖然搶救回一命,身體狀況大不如前,近幾日還因為車禍,必須養傷暫時無法出門。另一位,因為涉及刑事案件,雖然是被無端牽連,但他依然被列為重點對象,因此不想來參加。總之,多年來的境遇,聊也聊不完,甚至有人問我,怎麼跨了一個這麼大的領域,以前都看不出來會如此轉變? 只能說,我很幸運,有這樣的機緣,碰上自己喜愛並且能投注熱情的事情,能持續至今,從當年的搖滾小子變成文藝圈中年大叔。

最後還約定,每年都要定時間聚會,畢竟年紀越大見面機會越少,大夥都同意同學間的情誼要好好維護,至少已經約好半年後「台南見」。

餐後來喝茶
竟然是由老師提供的學生時期班級照片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