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天人永隔?讀尹玲.血仍未凝與陳陶.隴西行(二)

小鹿斑比
·
·
IPFS
·
戰爭太過殘酷,為願世界和平

戰爭受傷的總是沒有決策權的平民...,這是小鹿看尹玲詩作的感受...,今天小鹿想介紹詩人一首講述越戰下人民的詩:血仍未凝。

小鹿只擷取其中一段,詩的原文可以在網路上找到,推薦大家觀看。


你是被囚的鷹
煙硝之下 雙翼終將折去
天燈那樣夜夜君臨空中
攝去我們急索空氣的呼吸
半秒鐘的遲疑
瓦礫之上
死亡躺在高速炮的射程內
一翻身就攫去你我的凝眸

一眼變成千古



尹玲,本名何金蘭,出生於越南美拖,後以僑生身分來台求學,也因為出生與生活在越南,所以詩人對硝煙下的越南,那戰火的無情,有深切的感受。

而這首詩,讓小鹿最有感受的,是小鹿節選的這段中那句-一眼變成千古。
小鹿第一次去金門,與當地居民聊天時,對方很平常說起,因地緣關係,金門與廈門自然來往密切,常常一個小船過去辦事情,結束在一個小船回家。
結果那天,大伯上午去廈門看牙醫,就回不來了,因為對面變匪區...,親人從此兩隔...。

沒活的比較久,要再相見不知能有無....。

戰爭是不講情面與道理的,最可悲的是,往往決定的不是我們,但承受的絕對是我們。
唐代詩人陳陶寫隴西行,藉由漢代邊關與匈奴的戰役陳述戰爭的本質,小鹿最常唸他隴西行的第二首:

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情郎發下誓言保家衛國,前往邊關與匈奴以命相搏,披甲的兒郎死在異鄉無定河邊,不知英魂們是否能夢回家鄉,那裏還有癡癡等待他們歸來的親人。
我們是該等待戰亡的通知,心死,還是拒絕收到結果,至少還有個盼望?
我們不是決定的人,卻是承受決定結果的人。
血仍未凝,已是生死兩隔。

2012年後,未曾再去廈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小鹿斑比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