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焰陽(1-8)

梅諾
·
·
IPFS
·
第八章 神族

莓和莉歐莉回到房間後,莓就看到這次房間沒有任何損壞,看來衣服吸走了蘿絲不少魔力,減緩了損壞的速度。

然後看了下牆壁,可以看到全身是傷的蘿絲,被藤蔓吊在牆上,莉歐莉下手也算挺狠的,不過以前莉歐莉到底有多自卑?自卑到讓現在心裡最自傲且狂暴的慾望顯現,不過想想也是,妹妹要聽姊姊的話,這種事很容易被當成理所當然。

活在蘿絲的陰影下越久,莉歐莉就越自卑。慾望覺醒後,她對蘿絲的恨意就有多深。神族就是這樣,忠於慾望的存在,所以當時她才對阿爾齊克說自己一直都沒變,因為她忠於慾望從未變過,只是“裝”的像而已。

「蘿絲沒死吧?」

「沒死,雖然內臟都被我破壞了,不過我用藤蔓重新縫好了。」

莓滿意地點頭,拍了拍手,蘿絲立刻被傳送到異空間的監牢。隨後,她拿出一塊石頭遞給莉歐莉。「蘿絲已經被我送到了這裡的另一面。這塊石頭可以讓妳自由穿梭於這個空間與那裡之間。」

莉歐莉滿懷感激地接過石頭,突然感覺頭頂有一股溫暖的觸感。莓寵溺地摸著莉歐莉的頭。「今天,做得很好。」

這種感覺對莉歐莉來說是新奇的,她從未體驗過這樣的鼓勵和認可。以前,她必須遵從蘿絲的一切指示,但只因為理念不同,便不斷被駁回、無視,從未有機會展現自己的能力,更沒有得到任何鼓勵和安慰。

「莉歐莉,我想妳現在的魔力應該結合了蘿絲原本的薔薇荊棘,再加上妳自己的百合能力,可以吸收他人的生命力。而妳原來的能力,應該是以百合為主,能夠恢復他人的生命力吧?」

「诶,我好像只有剛剛展現過百合花,而且蘿絲也只展示過荊棘,怎麼...」

「把天生的魔力當名字,就是神族的作法,自徐清高的雜種們,連名字都要模仿我們,蘿絲(Rose)、莉歐莉(Lily),而且我們還習慣把名字拆的很開,要不然妳應該可以直接叫莉莉,我猜妳的小名就有莉莉這詞。」

「這我...痾」莉歐莉被直接說出小名後,尷尬地咕嚕了一聲,臉上的紅暈更加濃厚。

「不用太害羞,咕嚕聲估計是某種動物的本能聲音,神族是龍族以外的其他種族的祖先,所以會有某些動物的本能反應很正常。」莓捏了捏莉歐莉的臉,然後說道「這種小名,其實挺可愛的,我會叫莉歐莉是因為我喜歡吃莓果類的東西,結果就有人叫我莓,所以這也算我的小名。」

「是...是嗎?還有動物的本能特徵...姐姐是不是也有。」

「這...我很久沒發生,忘了差不多了。」有時莓就覺得,不用挖坑給自己跳了,這種事自己講出來也會尷尬「對了,莉莉,妳現在是神族,對神族了解多少?」

被莓叫出小名的莉歐莉臉紅的搖了搖頭。以前她還是雜種時,一直被灌輸自己事崇高的神族,但現在真的成為神族,就發出了只有神族才會發生的事(剛剛的咕嚕聲),都不知道為甚麼自己會發出這麼羞恥的聲音,而且還是在自己喜愛的人面前。

如果知道自己會發出那種聲音,自己一定會想辦法控制,尤其在莓面前。

看到莉歐莉因為羞恥而變得不安,莓輕輕地彈了一下她的額頭。「在我面前,你不必感到害羞。我現在是你的姐姐,所以,不需要擔心。」莓輕柔地推了莉歐莉,讓她落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然後輕輕地推動椅子到梳妝台前。

莓靜靜地坐在莉歐莉旁邊,微笑著看著她。她溫柔地拿起一把梳子,輕輕地梳理起莉歐莉的頭髮。梳理間,她開始輕聲地說話。「你知道為什麼神族的頭髮是白色的嗎?因為我們的魔力過於強大,身體光是抑制魔力就消耗大量的能量,所以我們的頭髮就像是沒有營養一樣,呈現出白色。但儘管如此,它們卻比一般的頭髮更加滑順,而且不會生長,也不會掉落。」

莓幫莉歐莉打理好頭髮後,撫摸了她的皮膚「你知道,為什麼神族的皮膚顏色都比較深嗎?因為我們的血液中含有能夠與一切魔力相融的物質,這使得我們的皮膚相較其他種族更加深色。如果我們將血液放出,可能會比大部分種族的皮膚顏色還要較淺。」

莓接著輕輕拍了拍莉歐莉的肩膀,溫柔地注視著她。「你知道,為什麼神族會忠於慾望嗎?因為神族過於原始,最原始的生命為了生存,會與家人相互合作,不對自己說謊,能相信的也只有家人。因此,我們有三件事不會背叛:不背叛自己、不背叛家人、不背叛初衷。」

「我現在是妳的家人,所以,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絕對會支持,不,我絕對會幫妳的。妳已經幫我了,所以,告訴我,妳想要做什麼。」

莉歐莉聽了莓的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讓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自己提出想做什麼也會答應,讓自己幫忙,自己被肯定,這些都還只是雜種時沒有過的。

「姐姐,我知道現在姐姐還在計畫,但我想...幫助那些崇拜妳的雜種,讓他們跟我一樣變成神族。」

莓聽完莉歐莉的話,微微一笑。「可以,我們明天就出發。」

「诶?姐姐不是還有計畫要...」

「計畫本來就可以暫時擱置,但命就不一樣,他們既然是我的崇拜者,那他們遲早會被逼死。但如果我們能讓他們成為神族,這個結局就能改變了。」

莓的話讓莉歐莉心中一動,莓自己知道自己對家人有著奇怪的偏執,不過也正是這樣,自己才會持續自己的計畫,一切都是為了報仇。

晚上,阿爾齊克的辦公室,阿爾齊克還在為了如何讓莓暫時離開城市焦頭爛額時,莓直接打開辦公室的門。

「城市黑色勢力交給妳,明天我要回老家。」

「等等,等等,我怎麼跟不上你在想什麼,你的計劃有這一步嗎?我想像不出。」

「確實沒有,這只是一點私事而已。至於你想調查什麼,隨便妳。至少,我們不用再像今天這樣,彼此對峙了。」莓的語氣瞬間讓阿爾齊克大腦死機,今天莓讓怪物肆虐,阻止自己,明顯是預謀很久,然後要到尾聲才會出現的情況,但現在說要回老家,把計畫給放置在一旁。

這不像莓,神族忠於慾望阿爾齊克很清楚,所以計畫一定會執行到底,莓會放置一個計畫,怎麼想都不可能吧。

「確定讓我調查?哪怕這可能會讓我們關係惡化?」

「是的。」

阿爾齊克瞪大了眼睛,腦海中猛地浮現出各種疑問和不解。莓的這個舉動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也讓他感到無比困惑。她本以為莓會毫不猶豫地堅持自己的計畫,毫不動搖地追求著心中的目標,但現在的情況卻與他的預期大相逕庭。

「幫我通告一下,我有事回老家,所以拜託妳喽。」

阿爾齊克眨了眨眼睛,她的思緒仍然在劇烈地轉動。莓的行動完全打破了她對她的原本想法,但這也許是一個意料之外的好消息。畢竟,不久前她還在思考如何讓莓離開這座城市。現在,莓卻主動提出離開。

「知道了,我會通知大家的。」

「太好了~久違的長假。」莓的歡呼聲讓阿爾齊克感覺她好像確實沒有任何計謀。

正當阿爾齊克打算問甚麼時,莓就已經衝出辦公室,她無奈的低頭,正打算站起來時,莓又把頭探了回來。

「忘記關門了,對了,下次打起來時,希望妳能用神器對付我。」莓說完,輕輕地關上了辦公室的門。這番話直截了當,毫不留情地預示著下次一定會發生衝突。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