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魯先生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17/3 那座建築是記憶的根地

魯先生
·
·
畢業後回大學圖書館,是種怎樣的體驗?

昨天放假,回了大學圖書館。

對於圖書館的印象,還是停留在那埋頭趕著論文、或閒情閱讀的晝夜。可以說大學生活,除了上課之外,要麼在圖書館,要麼就在趕往圖書館的路上。

小時候對於圖書館不怎麼感興趣,看著那一行行比我還高的書架子,瀰漫的書卷味是帶著厭倦和無聊的。除了強行的閱讀課之外,我不曾踏入圖書館。

那時候的我,肯定沒想到之後的自己會如此癡迷於圖書館。甚至於成了我大學裏最主要的記憶。

畢業後回去,每一寸氣氛都告訴你:你不再屬於這裏。

進出大學需要登記、圖書館的飲水機停用了、李作權大道換了新地板。

走道上不再有熟悉的模樣,在陌生眼光的注視下,仿佛告訴我的存在是格格不入。

唯一不變的,還是圖書館。同樣的桌椅,同樣的味道,只是因疫情關係,中間那行椅子不見了。

我找一個偏僻的座位坐下,像又回到學生時期一樣。

呆在圖書館是一段怎樣的日子?

下課就奔去七樓找個位置,一坐就是一晚上。一部電腦、一堆書、一條電源、一瓶水,構成風雨不改的淒美景象。為了趕論文,早早把書籍搬過來,眼前厚厚的書幾乎比我還高。慢慢長夜,我一人被古人屌起來虐。

面對壓在腦門上的死線,除了長期空白的Word檔,還有偶爾靠在走道的絕望身影。俯身之下,是七層樓高的懸壁,呆呆看過一陣子,又回去懟了。

有時我喜歡在圖書館胡亂地走。走慢些,似乎就會想通論文如何下筆,走慢些,似乎就能偷得一點壓榨而來的輕鬆。圖書館的寧靜,無人的走道,世界彷彿只剩下我與知識的見字如面。然後探望一下最熟悉的現代文學、莫言小說選篇、杜甫詩,他們的位置早已駕輕就熟。

我很喜歡《龍珠》這套動畫,幻想自己也能有天變成某個領域的「超級賽亞人」。現在回想起,那些在圖書館忘我的時刻,真像動畫裏被火圍繞、金色刺蝟頭的孫悟空。接受短板,拼命練習,真的覺得那時候的我特別帥。

除了像我一樣埋頭書海的學霸們之外,圖書館更是洋溢著一股濃鬱的荷爾蒙。無意經過,角落裏坐著一對男女,桌前的電腦只是虛掩。神聖而寧靜的氣氛熏陶下,挑逗了無數男女的神經。不敵對方魅人的體味,於是在課後閒餘的時間,來一場越矩的激蕩與探尋。

(先聲明,從不在圖書館做猥褻的事,對老婆除外)

在無垠的回憶長河裏暢遊多時,我餓了,而楠出現了。他是我大學最好的麻吉,我很喜歡與之分享,像機關槍般,朝他臉上射出心中的鬱結和口水。無論人生大事、還是即興的點子,他都成了我訴說的窗口。

和舊時一樣,我們趨步至福利社旁空旁的桌椅上,一邊填飽肚子,一邊細說過去。我們聊起以前的師兄似乎開了出版社,誰誰誰準備畢業就結婚......更多以一種回顧的姿態,補上因工作而缺失的對話,肆意地說大學時期有趣搞笑的珍貴回憶,嘴裏劈哩啪啦。透過這種溫習,我明言:好久沒有這樣子了。

話題把天色拉暗。我們背著包,隨著同行的學生步出校門。一眼望去,是高聳的圖書館,七樓頂層恰好被五彩繽紛的餘暉注視,黃昏透入百葉窗,灑在一個個辛辛學子的臉龐。我笑了笑,踏著窩打老道,像一年前的我們。

下個假日再會,我希望不會相隔太久。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