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拉小雜唸 | 砍掉重練的勇氣(下)

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
·
IPFS
·
有志者事竟成……嗎!?

曾在過去的文章中介紹過,在佛朗明哥這門藝術中,有一個很特別的角色叫做「擊掌者(Palmero/a」,他像是一場演出裡的無名英雄,大家通常不會注意到他,但他卻為演出提供了很重要的氣氛。

擊掌(Palma)這個工作除了專職的擊掌手外,舞者及歌手也必須要會(吉他手不用,因為他們手在忙🤣🤣🤣🤣,可是非常多吉他手的擊掌其實是非常好的)。去年我加入了一個固定團練,團長對擊掌挺要求的,這也促使了我重新認真練習擊掌。

我的擊掌能力一直都是不太好的,巔峰大概是第一次去西班牙時因為每天上課都會打,所以回台後好了一陣子,後來因為疏於練習又爛掉了。可我其實並不是不願意練習擊掌,而是因為我有「天生的缺陷」。


特別的手指

好聽的擊掌聲是找到左手右手互相接觸時由於空氣擠壓而產生的共鳴聲,但這個共鳴聲需要有一個共鳴腔,也就是說,左右手接觸的時候,必須要有一個幾乎是密閉的空間。

我的慣用手是右手,習慣的擊掌方法是左手固定,右手拍擊左手形成擊掌聲。但我的右手正常伸直併攏是長這樣的。

我正常伸直的手指是無法併攏的。

這會造成我很難打出好聽的聲音,甚至大部分的時間只能打出「肉聲」而不是「共鳴聲」。這讓我在練習擊掌的過程中非常挫折,因為別說是把速度練快了,我連聲音都出不來。

在西班牙的時候,每天打啊打的,也在這個過程中找到了我能發出共鳴聲的方式。那就是跳過我無法併攏的兩節手指,只用手掌跟最靠近手掌的指節去打。使用這個方式,我終於可以打出共鳴聲了,而我也就用這個方式走到了現在。


想要向前還是要面對

這個擊掌法雖然可以打出共鳴聲,但是因為共鳴腔非常小,所以幾乎是無法調整高低音及大小聲的(對!專業的擊掌就是連聲音都要能精密的調整),也造成我無法打出很好的節奏質感。

上週團練時,團長一個一個聽了擊掌聲,輪到我的時候,團長本以為是我姿勢不正確才打不出來,後來才知道我是因為天生的障礙所以必須姿勢不正確,否則根本連共鳴聲都不會有。

但就算如此,我還是必須砍掉重練,因為如果我不使用正確的方式練習,那我就永遠只有一個能聽的聲音,而只有那個聲音,是無法做出好聽的節奏的,頂多只能成為一個節拍器。

此時我想起了多年前那個合作舞者的故事,想起了她毫無猶豫砍掉重練的決心,我決定還是要好好的面對,縱使再不符合人體工學,縱使沒兩下手指就要抽筋,我還是要試試看、努力看看!

練習了幾日,感覺隱隱約約有個微微的共鳴聲,接下來就是怎麼讓每一聲都能維持那個聲音了,這條路到底能走到哪裡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還能更盡力,祝福我吧!


後記

那天大家開玩笑的說,如果我練成了,就可以被拿出去說

「你們的手指沒有Luz歪的,都不准跟我說練不起來!」

🤣🤣🤣🤣🤣🤣🤣

.

延伸閱讀:
佛拉小知識 | 佛朗明哥的組成
佛拉小知識 | 擊掌者這個角色
拍手物理學:最佳鼓掌方式

更多資訊請追蹤 https://linkby.tw/luzwu222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我是Luz露思 我是光 一個非典型身心靈工作者與佛朗明哥歌手 讓我在你耳邊跟你分享我的體會
  • Author
  • More

生活 | 「三伏天」來了!冬病夏治好時機!(有影片)

廢文練習中 | 我是誰我在哪?

廢文練習中 | 2盒雞蛋可以換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