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式] ดอก ไม้บานบนหนาม_6 (繁花開在荊棘之上6)

桐生茂豫
·
·
IPFS
·
另一個/ฉันอีกคน

地點:聖母聖心修女會附設私立德蘭女中 巴南府

出場人物:

曲曉汐 (กวาง)
周子琳 (ลินน์ )
黃妙妙 (มีความสุข)
黃珍珍 (โชคดี)

เพราะไม่อยากสูญเสีย ‪

เลยไม่คิดจะครอบครอง 

 ‪因為不想失去

所以放棄擁有


曲曉汐早上起來的時候,外公外婆已經出門運動了,她鬆了一口氣,不用面對外婆心疼的眼神,在浴室裏一面刷牙、一面看著鏡子,含著牙膏的白泡沫外帶臉頰上的淤青,這一臉花花綠綠的青春真慘淡。


順手撕了一塊撒隆巴斯貼在右臉頰,其實傷好了很多,現在貼上只為了遮醜,好好的小年輕時常都是帶著傷痛。


但,總是女孩子愛漂亮,就算掩蓋也是出於無耐………………


[ 遮什麼遮?哼,膽小鬼 !] 鏡子的那一頭的女孩鄙夷著看向曲曉汐 [ 說起來,你現在還是得靠我呢,這一天長的很,記得你的止痛藥…………]


[ 怎麼?我們一起彈那個誰作的曲子……… 就像以前一樣,讓那幫蠢蛋知道你有多能彈………曲-曉-汐,沒有我,你那裡也去不了………]


最後一句話像自帶迴聲系統似的,尾音循環著由大轉成尖銳、拋細,卡在耳裡。


"啪"的一掌,曲曉汐濕濕的手打在鏡子裏的笑臉上,讓洗手台兩邊濺滿了水漬。


她喘息著,看著慢慢流下來的水滴,閉起眼睛,什麼都不想,正巧手機裏的鬧鈴響了,睜開眼木然望著螢幕,原來是提醒她該是出門的時候。




黃家姊妹家裏有車來接,兩個人像唱雙簧一直囉唆想送周子璘回家,周子璘搖搖頭把車門一關,拍拍車窗玻璃就當說再見了。


他家離學校就兩條街,走個十五分鐘就到。


這小區設計成圓形裏外兩層,大圈圈裡有小圈圈,外面大圈圈的透天厝是商店街,裡面小圈圈的住家是有大樓管理員和密碼鎖的城堡型的高級公寓,建成約莫兩年,頂樓的外邊上還留著交屋時裝飾新房的五色三角旗,從粉牆一直到女兒牆外牆的二丁掛都還是簇新的,顏色生鮮有稜有角,手一抹清澀像是會割人。


周子璘雙手插在牛仔褲兩側的口袋裡,在騎樓裏逛著,聞著一股殘留著剛落成的水泥味,有很多店可以逛,成衣店、超商、早餐店………還有小兒科診所,他推開診所玻璃門,裏面左側是等待區和廁所,右邊依次下去是掛號及領藥處、看診間、病房、辦公室、休息室和廚房。


有兩個婦人抱著孩子坐在那等著掛號,護士正接著電話從領藥窗口看到走進來的周子璘時稍微點了點頭,然後對他指一指看診間。


他搖搖手,在病患的目送下,他順著走廊晃進後面的廚房裏。


『 老媽,我回來了。』 周子璘笑盈盈的環住周太。


『 考的如何? 』 周太正問著,順手摸著女兒前額的髮絲說 『 唉啊,你把頭髮放下來,不然,等一下你爸看到又要悲從中來了。』


『 太誇張了,他有什麼好悲的?』


『 就好不容易生了個女兒,結果像兒子。』


『 那周太太,算你有三個兒子,挺划算的。不虧。』


『 兒子兩個就夠嗆了,我們想個嬌滴滴女孩子,好不容易生了你,』 周太捧著女兒的臉感慨的說『 可你從小就不愛穿裙子,也不喜歡留長頭髮………我以前老想該不會你是模仿你那兩個哥哥,可現在………』


『 不是,我本來就喜歡這樣,跟哥哥他們沒關係,』 周子璘握住周太捧著的手『 我還是我啊………』


『 是啊,我知道,』 周太笑了,眼眶有些紅『 我女兒最棒了,而且比你那兩個哥哥帥!』


『 老媽你有老王賣瓜的嫌疑。』周子璘笑著點了周太的額頭一下。


『 等下回家吃飯,今天你爸會看診看到很晚,不等他了。』


從診所後門走出去隔一條柏油路對面就是小圈圈裡面的高級公寓,周子璘家住八樓。


『 老媽,問你件事,』 周子璘跟著周太在廚房晃,順便翻冰箱找點心吃 [ 你知不知道淤血要怎麼消?』


『 你受傷啦?很嚴重嗎?就叫你小心點。』周太抓住女兒四處看著。


『 不是我,是我朋友。』



  曲曉汐第一次在室外吃東西,很隨意的, 只差沒有席地而坐,她的同伴們很自然, 好像常常都這麼玩,拿張紙巾攤開來, 把裝著食物的袋子往上一擱,順手在裡面抽了串烤豬肉遞給她。


  她愣了愣, 一直狀況外, 還沒準備被接受。所以先拒絕。


  曲曉汐搖頭。


  『 乾淨的, 給妳, 別說妳沒吃過啊。』黃妙妙拿著烤豬肉串的手停在半空中。


  『 開始投食了。』 黃珍珍一面對著曲曉汐說著,一面把米線放到酸辣魚丸湯裏, 『 等一下她就要分你泰式炒麵了。』


  她笑了, 還是搖頭。


  她覺得黃妙妙的自來熟很有趣。


  『 是,吃麵包很方便, 吃完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了。你是怕欠了人家要還,很麻煩吧?』黃妙妙瞄著曲曉汐。


  曲曉汐有點尷尬, 因為被黃妙妙猜對了一半。


  『 不用你還。來, 我吃。』 周子璘用眼神揪著黃妙妙,順手把串接過去自己吃了。    


  『 你就幫她。』 黃妙妙皺著鼻子拿豬肉串指指周子璘『 你欠本姑娘兩次。』


  『 我沒幫她, 再說為什麼不能吃? 這錢我付的,妙妙姑娘。』


  『 沒事,天蠍座的記仇。』黃珍珍正端著碗喝湯, 藏著半張臉在碗後面笑著。


  『 什麼鬼, 你不過比我大三分鐘,不也是天蠍座的, 有臉說我。』黃妙妙直接火起, 又開始跟他雙胞胎姊姊互掐。


  『你的主修是什麼?』 周子璘乘隙問曲曉汐。


  『鋼琴。』


  『 你的手指很適合彈鋼琴………』 對演奏者來說雙手是表現音樂情感最重要的執行者, 周子璘看著曲曉汐修長的手指笑著。


  『妳明天應該看看周子璘拉小提琴的樣子, 他的顫音超酷的。』 黃妙妙眼神發光的對曲曉汐安利。


  『我們試試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三重奏吧。來個校門口快閃,怎樣?』 黃珍珍提議。


  『 小提琴容易, 那我們抱著中提琴和大提琴的要怎麼閃?』 黃妙妙給他姊白眼。


  『 別怕, 到時候在我家門口快閃就行了, 我哥可以幫忙搬。』 周子璘挑了挑眉。


  其他倆人都笑了。隨後又約了暑假要升初中之前再去看幾場電影……等等, 邊吃邊聊, 中午的空氣中有些雍懶的味道。


  曲曉汐覺得像在一間暗房裏隔著窗看出去, 太陽下那兒有著別人的故事, 別人的日常, 假使這些對話都是從她嘴裏說出來的會怎樣呢? 他們在一起那麼開心, 會意見不合吵架嗎? 還提起了家裏, 親暱的信任, 柔軟的語調重複著歸屬感,好溫暖 ………


  突然間腦海影像重疊到那個家裏, 每次的開頭都是吵架, 嘶吼著、 拉扯的, 更嚴重是會打, 什麼都碎了, 主臥室到客廳裏一地的亂, 母親的悲音, 姐妹的哭叫, 不久後那男人會衝進房來…………


  曲曉汐停止了動作, 啊,躲在角落裏也沒用………不能再想下去, 她快速的站起來, 看著前方,她提醒自己, 鎮定, 她不在那個家裏了,要記得今天的考試多麼重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圖文故事手藝人] , 插畫家, 玩石客 IG: @tongsheng_design
  • Collection
  • Author
  •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