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縫的妻子欺騙丈夫(aka 故事第十一)

向晦堂
·
·
IPFS
·

在熱那亞的城裡,有個美麗的女子叫做安西特的,嫁給了一個裁縫。那裁縫雖然手藝高明,卻是個粗笨無趣的人,為此安西特深感到苦悶。她便自然地把注意力投向其他青年,她的美麗——因為苦悶而愈發增添的——也極容易使青年注意,從而她很快和一個叫切普利亞的青年紳士互相發生愛慕。

安西特於是想著,要和切普利亞設法親熱一番。裁縫總是在早上由別人請去家裡做衣服,做完便回自己家來,因此,他回家沒有固定的時間。安西特看出這一點對自己很不利,她是個聰明的女人,便對丈夫說:“你雖然能做很好的針線,卻難以讓我們脫離貧窮,對這一點,我從無怨言,依然盡心地服侍你,或許上帝正安排了我倆在這貧窮裡相依為命過活。然而,親愛的丈夫啊,你若能聽取我的一個辦法,也是能給我們這個貧窮的家增加一點點微末的補貼的。你的錯誤在於,去別人家裡做衣服,做得太快了。你固然是一個手藝嫻熟的裁縫,可是,你若能故意地做得遲慢些,從上午做到中午,再從中午做到晚上,如此在別人家裡忙上一整天,那末,對方自然會照管你的兩餐而不會嫌你遲慢,須知這不過跟平庸的裁縫不相上下罷了。若你能如此,時常為家裡省下兩頓飯錢,我們或許能過得更加寬裕一些。這在你是再容易不過的事,你何樂而不為呢?”

裁縫聽了,覺得很對,便照了妻子的建議行事。於是,每天他一出門,安西特便掛出一件破衣服作為信號,切普利亞見了信號,偷偷進來和她親熱,直到晚上裁縫回來前才離去。這樣心滿意足地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裁縫在別人家裡做衣服做到午前,那家人家裡出了急事,便送裁縫出來,約他改天再來做。裁縫只好走回家裡來吃午飯。

這時,安西特和切普利亞正在家裡親熱,並準備吃午飯。安西特為兩人備下了一瓶葡萄酒和一隻肥雞。正要開飯時,裁縫在外面敲起了門。安西特見丈夫提前回來,仍十分鎮靜。她低聲對切普利亞說,“等會兒你仔細聽我的話,自己不要亂說一句話”,隨後一邊答應著門外的丈夫,一邊從箱子地迅速翻出幾件舊衣服,讓切普利亞換上,使他看上去像一個僕人,再把切普利亞本來穿的紳士服裝疊好,放在桌上。完成這些後,安西特去開了門。

裁縫一見到切普利亞,就問,“這是誰?”安西特指了指桌上的葡萄酒和肥雞說,“這是阿密特先生的僕人,到附近為其主人採辦一些食物,並來請你為其主人做節日的衣服。”裁縫便對扮成僕人的切普利亞說,“願意效勞,需要我何時隨你前去阿密特先生的府上呢?”安西特搶著說,“這位僕人剛剛告訴我,阿密特先生不願意生人去他府上。”裁縫問,“不去府上的話,要我怎麼替他量尺寸呢?”安西特指著桌上的紳士服裝說,“這不,阿密特先生讓僕人帶來一套他的舊衣服,這樣你便能知道尺寸了。阿密特先生的意思是,你盡可以選上好的布料,花心思花時間做這衣服,只要不誤了節日便行了。過幾日,還是這位僕人會來取衣服,到時候把裁縫的錢和布料的錢一發算給你。”裁縫一口答應下來,切普利亞裝出僕人的腔勢,和裁縫夫妻打過招呼,便提著桌上的葡萄酒和肥雞出門走了。

安西特準備了簡單的午飯,侍候裁縫吃了。趁他吃飯的時候,她拿過小刀,在切普利亞的紳士服裝上劃了幾道不起眼的裂縫,仍舊把它疊好。等到飯後,裁縫打開這套服裝時,安西特在旁看了,故作驚訝地說,“啊呀,這衣服上怎麼有幾道裂縫。”她一說,裁縫便也注意到了。安西特說,“丈夫啊,不好,那僕人是個騙子。他事先在這衣服上劃開裂縫,再交給我們。到了他來取衣服的那天,他當然要一併取回這套舊衣服,那時他一定會指出這裂縫,從此強賴我們弄壞衣服,訛我們的錢哩。”

裁縫聽了,十分地焦急,不知該怎麼對付。安西特接著說,“不必擔心,親愛的丈夫,你看,這僕人既然是騙子,那麼他必定不是真的僕人,他所說的阿密特先生也根本不存在。所以等他來取衣服的那天,我們預先請齊左鄰右舍到家裡做公證,到時候問他阿密特先生到底住在哪裡,要他帶大家去府上看。這一來,他就沒話說了。”裁縫說,“不錯,可是左鄰右舍要預先請,我們卻不知道那騙子是哪一天來取衣服啊。”安西特說,“這也好辦,這幾天你白天都在外面,不要回家。等到騙子來取衣服的那一天,我就說你不在家,而我不知道做好的衣服放在哪裡,請他明天再來。這樣,我們等於提前知道他第二天要來取衣服了。”

裁縫很佩服妻子的計策,於是從第二天開始,便整個白天都在外面。安西特照老樣子掛出破衣服作為信號,切普利亞便來和他親熱。安西特把自己的計策告訴他,並安排了接下來的計策。幾天後的晚上,安西特對裁縫說,“今天上午,那個騙子來了,我按照我們商定的說法回應了他,他明天上午還要來。不如你趁現在去請左鄰右舍吧。”於是,裁縫當晚跑遍了左鄰右舍,把騙子的事情說給他們聽,並請他們第二天上午來自己家,準備當公證人。

第二天上午,左鄰右舍的人都坐在了裁縫家裡。很快,切普利亞扮成僕人的樣子來了。他問裁縫,“師傅,衣服做好了沒有?”裁縫怒氣沖沖地說,“你這個騙子,不要再裝腔作勢了!”切普利亞說,“師傅,我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裁縫便說,“你故意把劃破的衣服存放在我這裡,想等到取回的時候訛我的錢呢!這樣的鬼主意,難道我看不穿麼?”切普利亞裝出一副冤屈而憤怒的樣子,回答道,“你這惡毒的裁縫,怎可這樣地冤枉我!之前的衣服只是供你量主人的身材尺寸,所以想著劃破的也無妨,並非什麼人要訛你的錢。今天我是來取你做好的衣服的,你看我連布料費和裁縫費都帶夠了,如果我是訛錢的騙子,今天做什麼帶這麼多錢呢?”說著,把鼓鼓的錢囊往桌上一丟,又說,“阿密特先生信任你,請你做衣服,你卻滿腦子惡毒的猜疑,現在你既拿不出新衣服,要害得他在節日時丟人蒙羞,他若知道了,只會比現在的我更加憤怒。哦,還有這些和你一樣惡毒的鄰居,你們人多勢眾地坐在這裡,是預備一齊來對付我這樣一個誠實的僕人嗎?”

切普利亞說完這一切,便揚長出門。左鄰右舍挨了罵,紛紛說裁縫惡毒地猜疑別人,連累自己挨罵。從此,他們都避忌裁縫,見了他便稱他是個惡毒的人。裁縫覺得自己在這裡抬不起頭來,想要搬家。安西特對他說,“親愛的丈夫啊,我們這貧窮的家難道還能禁得起更多的折騰嗎?你只需每天早上出去做衣服後,必定等到晚上才回家,便見不到這些麻煩的鄰居了。這在你是再容易不過的事,你何樂而不為呢?”從此,裁縫每天早出晚歸,由於害怕見到左鄰右舍而不敢提早回來,安西特便和切普利亞可以自由自在地親熱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向晦堂推理派短篇推理小組@douban.com/group/725294/(推理首發及修訂) 豆瓣@douban.com/people/zju_510041(個人主頁) 公眾號@ysblogzhai(不定期備份) matters ← 你 在 此(不定期備份)
  • Author
  • More

棍俠傳兩篇

畫師復仇記

不吵架的駙馬和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