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AA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粟米肉粒飯,賣$41

AA
·
·


粟米肉粒飯可說是香港最常見的碟頭飯之一,它是用粟米蓉打成汁,加上豬肉粒配上一大碟飯的菜式,食用簡單方便,味道也討喜,所以成為了最常見的碟頭飯之一,某天在連鎖快餐店大家樂吃飯,發現其粟米肉粒飯已經賣到了HKD$41,配飲料還要加$6到$47,實在讓我感慨,因為我還記得1996年大家樂的粟米肉粒飯只賣HKD$16。

為何記得那麼清楚?因為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自己去排隊買的飯,所以印象深刻,同樣的一碟粟米肉粒飯,加一杯可樂,是$16。匆匆27年過去,我也由一個小孩子成長到接近中年,一碟粟米肉粒飯加飲料也已經是當年接近三倍的價錢,只可惜,我們的工資在這27年間的提升根本就沒有提升3倍,甚至提升1倍都沒有。查看數據,1996年香港入息中位數是$10700,而2022年是$18600,就是1倍都沒有,但是支出就幾倍的增加,一個粟米肉粒飯已是3倍,房更不用說了,還有交通電器等的加幅,都是收入所追不上的。

這個年頭流行躺平,有人會說年輕人沒用,經不起風浪壓力,但其實也有原因可尋,當工作收入追不上支出,當工作穩定性不再像以前那麼有保障,我們對一間公司的歸屬感自然減少,當資訊科技發展令工作時間由8小時提升到不知多少個小時,人只看到無止境的工作時間,當房價已高升至不可捉及的地步,自然會消磨掉年輕人往上的動力,再加上娛樂選項的增加,多了不少免費娛樂,可不躺平,過著低消生活?當城市人類基本生存已得保障,為何又不能自己選擇如何生活?那些說年輕人不長進的上一輩如果出生在這一世代,說不定也會是躺平一族。

所謂躺平現象其實已出現在世界各地,不分國家洲份,這很明顯已是社會的問題,已不只是年輕人的問題那麼簡單,當我這種80後,也已經想躺平,更何況再年輕一點的小伙子?但從另一個角度看,躺平真的不好嗎?躺平是放棄上進,還是只是一種新的生活模式?大家都應該聽過極簡主義,提倡簡約、低物質慾望、素樸,重新思考自己真正需要和想要的生活,為不少人推崇,視為正面的態度,但其實,極簡主義和躺平在某些地方很相像,只是一個感覺較正面,一個感覺較負面,十分有趣。當然,兩者只在某些地方相似。

說到底,什麼主義,什麼現象,其實都是社會發展下的產物,而不是某一世代的人特別不同,特別有錯,與其責怪某一世代的人,倒不如想想為何社會會發展成這樣,甚至是想一想其實會不會是自己有問題?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