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東加豆"

午月
·
·
IPFS
·
如果有種糖果,吃下之後,能夠看見另一種生活...

小時候好喜歡吃一種零食叫做聰明豆,藍底的包裝紙管上畫著一顆顆的粉嫩彩色糖豆,拔開蓋子後,繽紛的色彩就和快樂一起流瀉到小小的手中。

扁圓的形狀像飛碟又像鈕扣,體溫讓糖衣在嘴裡畫出彩虹,接著是牛奶巧克力的油脂和香氣,佔領著每個童年的舌頭。

在某一段還沒有作業,沒有考試,沒有同儕競爭和社會成就這種壓力的時光裡,最期待也最快樂的時候,就是邊吃著聰明豆,邊看著難得從爸媽眼皮子底摳下來的電視所撥放的卡通。
這樣的時間是珍貴的,畢竟家裡只有一台電視,而遙控器總是掌握在爸媽手中。
卡通時光隨時會被爸媽行使轉台權給徵用走。

這時候就總是想,要是吃聰明豆的時候,眼睛前面就能浮現卡通,那該有多好呢。

只是後來,也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聰明豆就不再有了。
大街小巷上琳瑯滿目的零食裡,再也不見聰明豆的蹤跡。

隨之絕種的是午後的卡通時光---徵用它的不再是爸媽手裡的遙控器,而是英文講義、數學習題,還有從放學之後綿延到夜裡的課後補習。

我原先在抽屜裡收著的一個聰明豆紙盒,也因著教科書補充教材沒完沒了的增生,我的世界裡再也沒有了它的棲息之地,它只能被送進垃圾箱裡。
那一刻起,我才發現我是個大人了,也才發現,長大可能沒有這麼令人開心。


在某個庸碌而平常的日子裡,結束加班的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條就和這些日子一樣尋常的馬路上,卻亮起了一盞陌生的光。

不起眼的招牌,卻渾身都散發著一種高級感,用藝術字體寫著幾個小字:

「東加豆」

店裡的所有架子上都放滿了裝滿彩色糖豆的玻璃甕,活潑明豔的色彩像是隨時都要掀開甕蓋跳出來,圍繞在我身邊大喊:「選我!選我!」
店主一頭俐落短髮,架著黑框眼鏡的笑臉盈盈,幾乎是門邊的鈴鐺一響就迎了上來:「想要什麼口味呢?都可以試吃哦!」

觸手可及的地方,玻璃甕裡盛裝著一汪藍,像是赤道無風帶裡絲毫未被文明浸染過的海洋。
幾乎是把糖豆送進嘴裡,我的腦中眼前就自動鋪開了那樣的想像:

這時,一個姐姐熱情向他們走過去。

姐姐說:我們是全城最搶手的幼稚園。

這裡的環境、設施和服務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些教材達到世界級水準。

我們精心設計了一家兒童餐廳。

吃的絕對可以放心,這裡全是頂級廚師。

最新鮮、最有營養的食材,烹調卓越,色香味俱全,為您寶寶提供最優質的膳食。

現代人當父母不容易,我們能體恤這一點。

所以,除了早餐、午餐、晚餐,我們還有深夜小吃提供。

小凡很留心姐姐說的一字一句,其實他不明白。

他只覺得姐姐很像家裡附近玩具店的姨姨。

當姨姨在玩具店兜生意,她的語氣和態度就是這樣的。

總之,小凡覺得姐姐和姨姨很像。

回過神來,我還站在糖果店裡。
可是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看向自己的雙手,期待看見任何跡象代表著孩童,可映入眼簾的是一雙上班族的手----青筋暴露,膚色是長年不見陽光的慘白。

店主依舊笑臉盈盈(就向我剛才還是小凡的時候遇見的姊姊一樣):「這就是我們的產品『東加豆』的特色哦!每一種口味,都代表著一種人生故事。」

她隨即又打開了一旁的玻璃甕----裡頭盛裝著的粉色,猶如初春第一盞桃花.....

最近,辦公室來了一位新的女同事,她的名字叫"白花"。她第一天上班,背後就有人竊竊私語。"白花的名字似乎和她不太匹配吧!" "白花"這個名典雅又美麗,雪白且清新,她哪裡拿出勇氣來。

然而,李白日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白花很順眼,白花讓人有一種親切感。而且,"白日"和"白花"挺匹配的。

可是,光是想有什麼用?曾經遇過幾個心儀的女同事,每當開始忐忑不安,說話巴巴結結,心跳加速,那就放棄了。李白日有些自責。"白花"讓他更加不知所措,但是白花卻有別於其他人,是不同的。不同於什麼?也許就是讓他對她有所不同,看著她,他不想退縮,不想回避。

是心理問題,一定是心理問題的!

李白日認為他有幽默的一面。他可以用另一種方式追求她的,花點心思就可以的。

一切比李白日想像的要好,白花果然是他心目中的白花。

「先生!醒醒!」店主的聲音又把我喚回了店裡,我定神一看,我的手居然摟到了店主的肩頭上,要是再近個幾公分我就要釀成大錯了呀!

從此之後,這家店成為了我每個下班時間的小確幸。
雖然我坐擁著一份人人稱羨的工作,手底下管著四五個人,俸祿亦是高於平均所得的豐厚。
可是這些都來自於我費盡能力和心機的拚博。
能夠偶爾逃進別人的人生裡躲躲,好像也不錯。


「媽,哥哥好像在笑呢。」一個少年從攤開的作業本裡抬起頭看向一旁的床,床上的人緊閉著雙眼,眼皮和臉頰都微微凹陷著。

「是嗎?」床的另一側,中年婦女輕輕摸了摸床上的臉:「不知道夢見什麼呢?」
女人看著又把臉埋回作業裡的小兒子,嘆了口氣:「唸書唸累了就休息一下,沒唸完也沒關係的。」
女人想了想,又把後半截話吞了回去。
她想說的是,不要像你哥哥一樣。

擰了把毛巾,她輕輕的擦去大兒子嘴角乾去的口水痕----六年了啊,當年大兒子在大學升學考試放榜,知道成績不盡理想之後,就消失了一整個晚上。
後來他們在廢棄空屋裡找到他時,就已經成了這副模樣。
只是那些幫著他們尋找兒子的同學們並沒有告訴她,除了兒子,那幢廢棄空屋裡,還飄散著一股子詭異卻又令人著迷的香......

「奇怪,什麼味道?」女人將毛巾在水盆裡搓著,突然抬起頭嗅了嗅。
那味道怎麼形容呢?有些像香草混雜著杏仁,又有點像是冬夜裡,奶奶拿著勺子熬糖,那種帶著火氣的糖香。
「是我累過頭了吧。」女人甩了甩頭,端起盆子走向浴室。
等等丈夫就要下班到家了,要是看見她這般神神叨叨的模樣,肯定又要罵她。

只是女人沒注意到的是,一旁立志要成為調香師的小兒子手機裡正顯示著一條搜尋結果:

「香豆樹又名零陵香豆、東加豆,是一種常見的香材,也被廣泛的用為香草的替代品。
其香味帶有香草、杏仁及焦糖等元素,類似節慶時之糕點烘焙氣味......」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午月因為生命是音樂 死亡是聽
  • Author
  • More

短篇*2

文風測試

短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