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魯先生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遺忘記1:你見過凌晨四點的自己嗎? | 魯先生

魯先生
·
·
「焦慮與暫且擱置焦慮」是我這段時間循環的狀態。直面最醜陋的自身,裸體上的毛髮與血管,是屈服世界的證據,也是成長的痕跡。成長痛苦,年少迷惘,有些話只有你懂,只有你聽。

昨夜身體黏膩,夢裏糾結著無關痛癢的瑣事,老婆轉身又靠在身上。凌晨4點的我,睡意清零。我爬起,似乎不小心驚動到她,她故作可憐地嘟囔幾句,我摸著她的頭,一會後起了身。

夜裏撈月,柔燈捉筆

稍微拉了一下筋後,我在iPad上下筆。最近我把自己對於未來的任何想法都用「腦圖」的形式畫了出來。包括:我的目標、想做什麼、一年的時間安排。通常製造這些「年度目標」時,憧憬很美好。想象著:一年後我會有怎樣的躍進,而結果大多停留想象。

頁面上幾個範疇:閱讀、寫作、行銷、網頁設計,是與我相關的全部。然而我並無法從中找到明確的目標,和前進方向。

閱讀與寫作是大學時候的興趣,行銷與網頁設計是畢業後工作所接觸的範圍。前者不賺錢,後者沒興趣。剛畢業,帶著一些傲氣與倔強,與這個又愛又恨的世界擾擾攘攘了許久。至今沒有出路。

至少,我還有......

焦慮與暫且擱置焦慮,是我這段時間輪流交替的狀態。然而,輪換無數次後,問題仍未解決。往好方面想,至少有些獲益。

最近看到一句,大概是:在下坡路不看輕自己,在上坡路不自負。我開始理解到低潮期不需過多強迫自己,任由思緒自行來去。一直瘋狂想找出目標,是一種內耗。說實在的,如果自己想做什麼,要麼早已知道,要麼時機未到。或許在某一個瞬間,因為某一件事,有所啟發。往往所有決定都是從那麼一個小瞬間觸發的。

至少我意識到自己需要增進英語水平,想要學車,想寫作。

於是昨天開始看一本英文書,書名叫《TODAY IS THE DAY YOU CHANGE YOUR LIFE》(這天是你改變生命的一天)。這本書是我老婆很久之前買的,關於人生勵志系列,英文程度適合,就算不查字典也不妨礙閱讀。

其中一個目標是:我想出書

當中幾個問題讓我深思,書中要我深呼吸,然後閉上眼,問自己一條問題:What do you want to do?答案可能是一段內容、一些聲音、一些關鍵字。我照做了,黑暗裏亮出一行白字:我想出一本書。

大學時期,喜歡寫作,投了幾次稿,有些收穫,冒然起了出書當作家的念頭,一直藏在心中,直到現在有了些塵埃。

未來太遠太大的方向無法預計,至少找到一些小目標,讓生命有了活力。

至於其他問題,書中還有提起:「百年歸老時,有什麼事情不做會後悔?今天做什麼會改變人生?什麼話題是你最侃侃而談?」我讀完這些,大多都沒有答案。作者也貼心,可能預知了解自己的過程並非易事,便建議說:在不同時間點,反覆詢問這些問題。或許會當頭棒喝。我猜,機會不大。

被世界遺忘,也遺忘世界

昨晚凌晨思考時,忽然想到一句:被世界遺忘,也遺忘世界。特別適合形容這段時間的自己。像被世界拋棄的小孩,在了解自身的路上,獨自尋找未來的出口。迷茫的、焦慮的、徘徊著、嘗試著。依舊不果。那個比乞丐更頹廢的面貌;拋開道德價值,試圖向現實與強權下跪,天真地想用一輩子換取無憂的日常;屈服於世俗的制度,猙獰扭曲地模樣,逐漸成為當初討厭的人。

這樣的時間裏,我活得好累。成長是痛苦,但我還是想努力改變。為了我,和我的家人。我沒有高尚宏大的願景。我只想找到熱愛的事,與愛的人有無憂的生活。所以我會努力。

雖然對於未來仍舊迷惘,但我會持續寫作與思考,一定會有所改變。誰不曾像孫悟空一樣想大鬧天宮,誰不曾被一隻手摁在地上。

或者換一個說法,上天還沒讓你找到你的使命,是因為它還沒出現。而未來的點點時光,總會與自己相遇,前路便豁然清晰起來。我想。

後記

我想紀錄每一階段的自己,好讓未來我能有些依據能追尋,不至於遺忘。所以記字於此。

在那些仿佛置身於平行時空的日子,努力尋找生命出口的過程。值得經歷,值得回顧。

12.08.2021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