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越過江南

silm
·
·
IPFS
·

你越過江南,不禁猶豫。

這猶豫如此神奇,讓我也不知道是該讓你北去,還是南行。

北方有冰雪,更有豪情,悲歌的河邊,如此悵惘,而又難以割舍。

南方有柔情,煙波流轉,四季的蓮花,似乎總有一次能打動心情。

但這終究是來自傳聞。

猶豫,是關于過去的送別,也是對于未來空白的踟躇。

我因為知道而離開,也因為不知道而徘徊。

如果星星是夜空里最堅定的哨兵,那月亮就不免時時轉換著心情。何時圓,何時缺,既不因為詩人的一杯酒,也不會為了山東的一句茱萸,就失了魂靈。

我想起,很久之前,那片冰冷的大地上,有人駕著車,去收購死去人的名字。

一個名字可以換一塊錢,也許更多,總之是一筆交易。

在這場交易里,沒有關于南北的徘徊,也無關生死,更不必在意那些根本不熟識的人——盡管是他們用了一生的名字,才讓這些人之間有了聯系。

我相信,在任何一個正規的國家里,都有很多本賬冊。我們所有人,會聚在一起,不是我們的身體,而是我們的名字,都排排坐,一行一行。

你肯定不認識,也有可能認識,但這并不重要。因為在那些名字之中,消泯了所有的人世差異,而只剩下了一個符號。

符號的存在,是為了表現本體,可本體已經消逝,符號又如何來告訴我們這鮮活的一切呢?

你越過江南,越過江南,但你該向何處去?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可我忽然有了很多耐心,愿意慢慢地等。

記得在某處遺棄的城址,到處都是黃沙,就連那還矗立著,仿佛石林一樣的積石,也都以脆化為沙。用手指一捏,本該永遠堅硬的石頭,也已成為可以嗆人的塵沙。多年來生長的樹,也早已不見,唯有那些還能挖掘出來的枯根,讓過往的旅人利用,點燃了火,燒煮食物,將這死寂的沙地,多給了一些生機。這樣的地方,總該有人等待。

鹽池邊就有過這樣的故事,一個人因為等待,終于將自己的身體變為一根鹽柱。從此,他不再為了饑渴而煩惱,也沒有了冷熱的侵襲,于是等待便不是一件忍耐的考驗,而是關于人生的選擇。

在這樣的故事之中,是沒有科學容身之地的。

那么,當你越過江南,你可曾為了這無處可去,卻又四海為家的矛盾而疑惑嗎?

我只知道,有一些人曾經有過方向,卻連越過江南的可能,都不曾有。

他們難道不知道北國南國的風煙晨露嗎?

但生命就是這樣,并不因為我們在人世間的一點點不同,就給以誰特權。

你越過江南,就牽著你的馬吧,是為了北國的風,還是為了南國的雨,都自有你自己的道理。

我不會催促,也無法給出一生不變的答案,但我仍然有著自己的等待。

倔強,是一種值得穿越山野,深入不毛,去欣賞的一種花。

一直開,一直落,卻不知什么時候,你才會遇見,只為你開一次的倔強。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甲乙閒話

良寬的詩

鎖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