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個樂

silm
·
·
IPFS
·

對自己存在一種幻覺,在年輕的時候是一部傳奇,可隨著年華不再,這種幻覺就會越來越像一個笑話。

笑人不好,但笑笑自己,和自己幽上一默,卻是一種沉甸甸的人生結果。

人和人之間相處,最難的就是打破預設,消解嚴肅,從而讓彼此角力的氣勢,化解為一種其樂融融的理解。我不裝,你也別玩虛的,咱倆誰不明白誰啊。而這種態勢,又取決于我們彼此的權力大小。在一個不屬于私人情感的場合,往往會演變為一種規限與反規現的暗戰。能夠打破權力者設下的圈子,則將贏得突破圈子的收獲。

比如說晉朝的時候,有人去拜見皇帝,兄弟兩人都很緊張。

身處于自己熟悉的環境,皇帝當然不緊張,反而要問問兩個人,怎么回事?

一人說:我戰戰兢兢,汗出如漿。

皇帝很是促狹,問另一個不出汗的,說:你又怎么不出汗呢?

潛臺詞是,他見我怕得不敢說話,出汗快出到虛脫,你這么鎮定,是小看我嗎?

這個人從容拜伏,回答道:戰戰兢兢,汗不敢出。

皇帝被逗笑了,于是氣氛一轉為熟悉的融洽。

看起來皇帝似乎也不過是想逗個樂,開開玩笑,但在君權下的朝廷里,君臣對話永遠都是一個可大可小的事件。小了,什么時候都是一個屁,一放了之;大了,輕則丟官罷職,重了可就人頭落地,滿門抄斬了。

宋朝有一個小官,便是什么話也沒說,就觸了皇帝霉頭,第二天就貶謫到外地去了。

什么事呢?

沒別的,他只是放了一個屁,在別的場合,無非是被嘲笑一陣而已,但在朝堂上放出了聲,就讓皇帝記住了。

好在那是北宋,不會真殺了他的頭,到了后來,皇帝還早早死了,新皇帝聽說這個放屁的官員書法很好,就又召回去了。

只是這個小官,書法好沒被人記住,反倒是因為一個屁,在歷史上留下了一個外號,成了笑話集里的材料。

人生的奇異大概就是如此。

年輕時,意氣昂昂,總以為能干出一番前人不及的事業;但到了老年,別說勝過誰,就是能完成越來越小,也越來越實際的心愿,都沒有幾個了。

這個小官能想到,自己是因為一個屁被歷史記住嗎?

我看過他留下的書法,很好,本來應因為自己的書法被人記住才對。但如今看著這瀟灑俊逸的筆跡,再想想他這跌宕起伏的人生,真是覺得好多事情,不像這個屁,也是像一個笑話。最可笑的,大概還是經過這么多年,笑話本身也早就不令人發笑了。

早知人生由命,何不十年讀書。

能夠早早決定自己的人生,便是一種智慧。

可以懸崖撒手,從此回頭,也未必不是人生的一種豁達。

為了沒做到什么,再在秋末繼續悔恨,或是掙扎,才是一種悲哀。希望不是關于得到和沒得到的糾結,我們從希望之中發現的一切,其實是我們開始上路前,那鏡子里絲毫不曾改變的面容。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silm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 Author
  • More

甲乙閒話

良寬的詩

鎖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