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Flora異想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稀飯早餐

Flora異想
·
·

  在電視裡看見螢幕裡的他人與家人一同早餐的畫面,吃著清粥小菜,突然想起自己究竟是從何時開始討厭吃稀飯?

恍然想起原來從國高中的時候就不愛吃稀飯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時間太早、稀飯太燙、趕時間來不及,於是開始不愛稀飯。

  不是稀飯不好,而是我沒有時間好好品嚐。我父親深怕我們營養不夠,會在稀飯裡加入牛奶,誰知加了牛奶的稀飯讓我們更不喜歡,就這麼一路討厭,直到四十歲,才發現自己是喜歡吃稀飯的。

圖片取自健康網

唸高中時印象最為深刻地就是清早搭車去上課的時期,那時為了在車上有位置可坐,都會多走一段路到公車的起點,距離我家大約步行近20分鐘。

高中念的學校在中壢,而我從小住在龜山,從龜山坐公車到學校至少要40分鐘以上,加上每一站都有上下車的停靠,時間更長了。下了車還得走將近15分鐘的路程才到校,若不這麼早出門一定會遲到。那時不像現在的學生這麼幸福,有專車可坐,我只能搭著公車一站一站地經過,然後靠雙腿走到學校。那是一段頗長的上學路程。

除了放假,我每天周而復始地做著一樣的動作,早起出門走路坐公車再走路。

記得我母親那時在縣政府打工,有個簡單的清掃工作,這樣的清掃通常都得在公務員上班之前就要做好,所以我和母親總是一起出門,有伴走在這條不算近的路上,還頗讓我安心。尤其是冬天,出門時天色尚未全亮,在灰暗的天光中走著,若只有我一人,還真會害怕。況且這麼早,路上行人少,店家也都還沒營業,那時若沒有母親相伴,膽小如我會如何度過那段日子,連想都不敢想。

既然得這麼早出門,早餐勢必也無法安心在家吃,我父親總是煮稀飯,為了趕時間,滾燙的稀飯我根本吃不下,非但如此,父親怕我們不吃早餐,還一直強迫我們,也因此更討厭稀飯。

然而現在的我,卻常常吃稀飯,似乎也在緬懷那一段日子,或許也能說,本來就不排斥,只是當時的情況,根本無法好好坐下來吃飯,反而讓自己因而討厭無辜的稀飯,是一種補償的意味嗎?說真的,自己也無法說明。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正因為沒辦法好好吃飯,在與母親步行的路上,有一家早餐店,母親就會在那裡為我買早餐。那是我鮮少有外出吃飯的經歷,心裡總是默默期待著。

不是家中的餐點不好吃,而是想吃吃與母親手藝不同的餐點,那個時代家中經濟不太富裕,不常有機會吃外頭的飲食,既然早餐有機會吃外食當然不想錯過。

雖然那一家早餐店只有炒米粉和油飯,選擇不多,卻仍然讓我期待。

那段日子雖已經遠去,然而每當想起摸黑走路上學的日子,還是讓我覺得那是一段特別且深刻的回憶。

與母親走路上學的日子,四個女兒中只有我有個這樣的經驗,這的確是應該值得開心而又溫暖的記憶。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