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角落

jokasen
·
(edited)
·
IPFS
·

“艰难得自我教育,一路吐毒。”

“从牛皮癣开始的抗争”

“散装革命”

“出生后就生长在墙里”

“我们已经没有好东西了”

—来自今天的《不明白播客》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从出生就在墙里的10后,如何解释为什么中国用不了Google、维基百科、netfilx、Spotify、Facebook、YouTube、Twitter…

是因为我们的“墙大”吗?

听20来岁千禧年出生的年轻人的声音,想到那时候自己,偷偷上着油管、无法和身边的同学交流讨论,一直这样孤独了十年,很感同身受和感动。

最好的朋友、最亲的家人,给你冠上天真、理想化、不成熟的标志,甚至一度被父亲说成大脑失常,那种无处替自己辩护的委屈,酿成一场场对现实中的人交流的无望感。

他们当时是那么地高高在上,庆幸得是现在血淋淋的现状切身得摆在了眼前,他们终于不再对我另眼相看,对我当然还形成不了安慰,只是不再受到那种伤害了。

从香港的反送中发生后,我才没办法再忍受角落里独自愤怒的自己,参加涩谷街头支持香港人的活动,仿佛那个真实的自己终于站在了阳光下。

再到clubhouse的出现,真实的与台湾人和香港人交流,听他们真诚的诉求和观点,认识到我们本该是一样的,现在却是那么得不一样。为现在还活在中国梦里的孩子感到悲哀。

就像节目里所说的,很多自发地做出的看似无意义的抗争,无法深刻体会的人会理解成一种宣泄而已,其实宏大的意义才是无意义、只要有产生个体微小的影响便是最真实的意义。

写到前半段的时候本想着发朋友圈,写到这里我明白能发出朋友圈的可能性很小了,不过我还是会试试的。

如此,这是对我造成的每一寸的迫害。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