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桃花源有個・巴黎李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關於被罷免的人・關於同齡的人・關於上一代的人 :我受夠了

桃花源有個・巴黎李
·
·
圖片來源:Meme梗圖倉庫(作者:匿名網友)

第一次聽見「韓國瑜」,是媽跟我說的。「有個人要選高雄市長耶。他是一股清流喔。」

「喔是喔。」平日對政治人物普遍厭惡的我。

沒想到自此之後,家裡因這位韓先生而分裂了一陣。

朋友中有位迷因魔人,手機記憶體滿滿的迷因,從環境鬥士格Greta Thunberg)到饒舌歌手Drake到韓粉以及,當然爾,韓本人,源源不絕的迷因素材啊。(題外話:對於迷因文化,我從擁抱它、以它做為這世代的驕傲,到對它麻木,直至對它厭煩。下次有機會再詳談吧。)

迷因魔人自然讓我看了才華洋溢的網友們用力製作的海量迷因——讓我看見韓這個人的荒謬。於是,我決定我要開始反韓啦。就這樣。因為迷因。說真的,我為什麼討厭韓呢?因為迷因,因為同儕壓力,因為我想要看起來很woke。我拿著從迷因得來的空洞見解,和爸媽吵架;吵得真爽,反正背後有一大群同齡人撐著,我是在為我們的世代而吵呢。

有天,無意間和朋友提及爸媽支持韓。「幹真假,你爸媽是韓粉喔。三小。」

咦。支持韓國瑜就是韓粉嗎。我不認同爸媽的政治理念、傾向。但我知道他們的出發點。

我不認同,但我理解。

我受夠長輩總是喜歡貼標籤,喜於一竿子打翻一條船。但我的同齡人所做的,難道不是複製上世代的做法嗎:看見黑影便開槍。長輩不夠了解我們,但我們在批判怒罵之餘,為何不願了解他們呢。如此的我們,老了之後,也只會成為恐怖的老人罷。

我不喜歡外人評斷我的家人怎樣怎樣。你們都給我閉嘴。

自此之後,反韓的、挺韓的,我都討厭。事實上,我真的從來沒聽過身旁的人對於韓,發表客觀理性的評價,兩邊都是。都是反芻媒體餵的內容飼料。我也是,我是該死的年輕人。

韓不是高雄市長了,幾家歡樂幾家愁。我倒是無動於衷。

對於執政黨,我受夠了。對於在野黨,我受夠了。對於同齡人與上一代的人,我也受夠了。對於我自己,受夠了。

這是一個喜好將各式各物簡化為符號、為迷因的時代。我受夠了。


後記:

我們的世代很推崇獨立思考的wokeness。(至少我的同溫層如此啦。)拿到woke points的同時,我們說出了自以為政治正確的話語,但其中有多少是我們自己「獨立」思考出的,又有多少只是反覆複製我們看見的片面圖像呢。

我很欣慰自己的同齡人大都對於社會議題充滿興趣。但在訕笑上世代的人們不知思考的同時,我們又真的會思考嗎,還是只是被不同媒體與媒材以項圈套著走而不自知呢。

以上都是我在六月六日這天的發問。我沒有答案。

對於這個令人厭煩的一切一切,我也沒有解決方案。真沒用。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