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木南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一點都不「偉大」

木南
·
·
荒島九日書D8,寫寫自己的「偉大成就」。

我最偉大的成就。

看到這個主題,忍不住笑了。開玩笑一點說,我最「偉大」的成就是「一點都不偉大」,而且基本就是「一個笑話」。我也很害怕「偉大」這樣的詞出現在我的表達中,想逃離任何與崇高有關的話題。

不過細想起來,這樣的主題大概也只有普魯斯特那個年代的人會提出來。那是一個個體在不斷膨脹的年代,他們的思考裡,有著全部的人類命運。他們還在自以為是地「發現」一個接一個的「未知」世界。

可是放到今天來看,任何「偉大」所造成的後果,都是值得警惕的,所有以此為名的行動,都要打個問號。偉大是一個模糊掉個體的詞彙,是一個容易迷失的陷阱。但「人」未見得在歷史中有任何長進。權力迷戀者,依然在濫用這個詞,並且用這個詞來裹挾所有無辜的人。

在警惕的前提下使用這個詞,倒也可以自我探掘一番。我為數不多認可自己的一點:暫時還沒有成為我這個年齡應該成為的人。或許也是因為我早已經脫軌了,乾脆無所謂周遭人的進度,安然按照自己的節奏來生活。

這話聽起來好壞各半,所以我才說自己很可能也是個「笑話」,在世俗意義上而言。

當年大學畢業的時候,學校讓我們寫寫自己的人生規劃。我還認真籌劃了一番,某某歲應該做到什麼,要賺到多少錢。現在想起來真是幼稚得很。

之後的人生基本沒有一樣按照那個規劃來走,甚至偏移到離譜的程度。我偶爾回頭看自己所走過的這些年,有很多路是之前自己想都沒想過的,儘管走得踉蹌不安。

大概我自己本來就不是一個強規劃的人,即便設定了目標,也缺乏意願堅持下去。最終乾脆走到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路上。偶爾看我的同輩,大家已經活成了很不同的樣子,這倒也沒什麼是非評判,每個人只能按照自己覺得「舒適」的狀態活下去。

曾經的朋友和我就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寫東西的人真是討厭,接觸我這樣的人要小心,很可能就被寫進文章裡了)。他在畢業前,就為自己鋪好了未來的路,並且走得很堅定,進體制,結婚,生子,買房子,過一種安定的生活。

他的確也如願了,像他這樣比較篤定的人,確實可以調整自己進入這一狀態。唯一的不好處,就是從我身邊消失了。社交媒體也很少發東西,偶爾一發也都是在轉體制要求轉發的東西。

偶爾一次聊天,他說到了自己的痛苦,上級領導一來檢查,他們就得心驚膽顫通宵加班。苦惱的時候,他也會稍微喝一點酒,但已經不知道和誰去訴說了,咽下去,第二日如常去上班。

或許,這是另一種「偉大」吧,承擔一種社會規定的角色,並且能扮演得很好,也非易事。

而我呢,把自己扔到一個無序的軌道上,要面對很多的不確定。往好一點說,這種不確定讓我在不斷反觀自己,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能在有限的生命裡留存下什麼屬於自己的東西?

也許最終什麼都沒有,不過是「完成了普通的生活」,那也是我必須要承受的結果,至少在這個過程裡,不要把自己徹底湮沒了。

我還說自己厭惡「崇高」呢,怎麼越寫好像把自己寫「崇高」了?罷了罷了,不提有什麼「成就」,能在日常生活的各個細節裡,不被吞噬掉,也算幸事一件。

2024年4月24日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