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絮

壹行
·
·
IPFS
·
Loosely related to life in a rootless city.

夏季的開頭在這裏異常乾熱。自昨天,楊絮也開始在空氣裏飄飛着。這個少有植被的罪惡城市前幾天被大風光顧,浮塵從地上被帶起,整個城市都是一種骯髒陰沉的灰黃色,陽光在這樣的天氣裏慘淡,卻依舊不遺餘力給這樣的窒息空氣添上幾分乾燥。在這個城市的擴張一角,工地上依舊兀自丁零哐啷地響着,渣土車在路上呼嘯,帶起一股更令人窒息的灰土浪,一個推着嬰兒車的女人,卻依舊照原方向緩步行進,被淹沒在這灰土浪裏。

昨日天朗氣清,一大早便陽光明媚,遠山看起來也比前幾日清晰得多,終於可以打開窗戶了。只不過與前幾天的晴朗天氣不同,昨天還有了更多楊絮。楊絮就像是春末的雪,只不過這雪並不像冬天的雪,那樣急,那樣重。楊絮是非常輕靈的,又因爲這個不重視綠化的城市少有成片的樹,這楊絮又不像冬天的雪那樣密。楊絮是一團一團的,雪也是一團一團的,不過只有楊絮敢在乾燥而熱烈的陽光下活動。

雪是死的,落在地上會先化掉一點,然後地面變得越來越冷後,雪終於可以在地上積起來了,這樣地面就大變樣,放眼張望只會讓眼睛受不了這無處可逃的白色,要眯起眼睛才不至於被這刺眼的白色弄得眩暈過去。楊絮則不一樣,其本來就是輕盈的,在空氣裏可以隨風飄飛,落到了地上也可以被卷成團隨風滾動。它們會一直動着,直到遇到了富植被的溼潤土壤或等到下雨時纔會安定下來,紮根。紮根,是的,楊絮不僅在看起來的意義上是活(動)的,實際上也是活的。不過,在城市裏的水門汀路面上,楊絮沒有任何機會紮根生長,它已經死了。在市民的眼中,楊絮則成了比雪還讓人困擾的垃圾,雪會化,楊絮卻要費心打掃和處理,還會讓很多人過敏。在這個意義上,楊絮成了比雪還要該死的東西。

世間竟有已死卻又該死的東西嗎?楊絮不會去問這個問題,更不會去回答,只管在風中飛舞,會有人欣賞它們的,知道它們在飛的時候還活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logbook icon
壹行寫一些沒人想寫的 trivialities。
  • Author
  • More

一月最后一天强调的凝滞和下沉

盲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