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儀的宮殿

赵景宜
·
·
IPFS
·
不是滿清的,不是日本的,也不會是當代中國的。

我很喜歡溥儀的宮殿。

在一個落雪的下午,我在裏面逛了很久。步入其中,我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或是同理,他是一個更早的離散、又被多重困住的人,如同這座皇宮,日本人想以此宣誓正統性,不可能完成的殖民,它的風格———不是滿清的,不是日本的,也不會是當代中國的。

我看著臺球室,想象著無事可做、被威脅、控製的溥儀,在此打臺球的情景。那天下午,雜誌編輯要提前回北京了。但她低估了下雪後,長春的拥堵交通,最終改簽了航班。

在長春,有很多圓環形,如同一個太陽般,一般是五、六條路的交匯口。這些交匯口沒有紅綠燈,当地朋友說,這樣的設計讓交通變得更堵。在夜晚,車流變少時,我走在長春早起規劃的那些路,非常寬的路,甚至路中央還有一個小的條狀公園,赤松、草坪、步道,感到了一種很強烈的荒蕪感。路上幾乎也沒有什麽店鋪,只有雪,以及深夜出動的鏟雪車,沿路上都是殖民地政府大樓,現在又變成了一個又一個醫院。

我對長春的一種想象,來自三島由紀夫的一篇短篇小說。大意是,哥哥是一個高級軍官,妹妹也是一個軍人,是對華間諜。因為丈夫的原因,她在長春的辦公室,謀殺了哥哥。但我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這篇小說,好像它並不存在一樣。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