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秦轩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放下固执,连接成彼此的舟

秦轩
·
·

世界杯看了半场好看的日本队比赛。赛后有人在朋友圈放首日文歌。我觉得好听去查资料。歌名翻译过来叫她活过,歌曲是根据日本一条关于女孩自杀的社会新闻创作的,很自然让我想起朝格图。

那几日也在困惑,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过。作了十几年新闻记者,今年初转型到电商平台作内容运营,等于投身另一个世界。很多习惯的工作方式、信念、思维习惯需要调整。哪些要放弃,哪些要坚守。如今的选择是为家庭,是为自己,要想通,做个盘算。

想起格格,忽然一下子想通了,想痛快了。如果我们彼时认同的,追求的,就这么丢掉。若格格在,会笑话我吧。所以当晚做了个决定,有些东西,过去在,今天在,能守一天是一天,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一个人的离开,并不是他自己的事。格格走了3年,自认为对我和一些朋友的生命轨迹也有影响,在此不表。此外,时代变化剧烈,价值、观念、技术,总的感觉是漩涡化更为严重。在一个相对平稳的年代,勉强有个秩序,各种社会角色相对分明,边界清晰。作商人的作商人,作新闻的作新闻,守住一个职业的本分,各尽其责就挺好。然而旋涡之中,坐标参照模糊,人的身份也变得走样,多维甚至有些碎片化。今早在路上,我忽然觉得在漩涡中,一个个体的本来面目可能变得像薛定谔的猫,无法判断。只在遇到不同的浪和潮水时,呈现出不同的一个态。

这时候,一个个体守住自己就变得更为艰难,需要抱团。在漩涡中,合成一个个小小的诺亚方舟,互相支撑,守住自己和彼此的呼吸,守住自己和彼此心中的火。格格啊,若你在,这船应当会稳固很多吧。

这几日忙着收拾一个小院子,极小。想做成书房。我和师傅说希望在8月13日之前完工,好让我把格格的书收拾出来,摆上去,也算有个交代。师傅说能完工,但我今早看,有点悬。算了,赶上就赶上,赶不上就算了。就是这样吧,说这些话,心里舒服点,够了。

CC BY-NC-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