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cshowme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23-知否知否

cshowme
·
·
那時,我是一隻布穀,作著春天不會再來的夢我不要妳的想法被定型,不把妳放在任何單位,直接隸屬院長室。那個單位需要妳輔導,妳就過去。執行長說好。我說

放著我滿高塔亂飛,亂闖。我是呆蠢的,那時。滿身傲氣,一顆玻璃心。

現在想來,著實可笑,博士又如何呢?空有理論、高談闊論,沒有實務經驗,花架子一個。

不教我,不阻止我,就放任我亂飛

我幹了很多蠢事,很多。

需要把人換掉嗎?他問

評鑑已然接近,有些單位的進度嚴重落後,卡在人身上

不用,我再試試。我說

我知道換掉的意思,還是不用了。再試試看。

過了醫院評鑑跟教學醫院評鑑。都過了。

我就是一個蠢蛋,我覺得。那時我太年輕,心高氣傲,缺乏歷練。

我要走了。另一家醫院請我過去。離家比較近。我說

我想去其他地方看看,作不一樣的嘗試。不要阻止我。我說

執行長眼眶泛紅,蓋下了章。

我來時,跟我說建院的故事,娓娓道來,有的甚是有趣,聽了覺得很是好笑,有苦的、有樂的。帶著我在醫院所在之處兜風,對周遭的風土民情甚是熟悉,包括美味有特色的小吃。如數家珍,到處打招呼,是真的關愛這片土地上的人們。

一家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在他身上,我看得到主的榮光。跟我交流很多他的想法,他的願景,他的理想,很多。

很辛苦。他跟院長吃飯都五分鐘解決,而我只扒了兩口飯。不喜歡跟他們單獨吃,壓力太大。

我想,那不是我要過的生活,頭銜很好聽,卻不能好好吃飯跟好好睡覺,摸黑貪早的,每天忙得像陀螺。

有時跟我抱怨,我就呵呵冷笑兩聲,吐槽他們:活該啊,誰叫你們不放權、不培養人才。

很多事情是我自己當家作主後才能逐漸明白的,他們的無奈。只不過在當時,我也難免對他們有怨言。

扮鬼臉,呵呵冷笑,吐槽、潑冷水。嗯,還幹了很多蠢事。

我離開後,再也沒有回去。

疫情期間,我創業,也知道他們的苦。面對未可知的敵人,收入銳減,肩負好多人的家庭生計,還要確保病人安全跟醫院的正常營運。政策一日三變。

壓力很大很大。他說

幾年前,他壓力很大時,讓我陪著他去散心。繞著墾丁,到最南方的燈塔,哪裡有一望無際的大草原。說著他家的事跟聖經的故事。

這次,沒辦法。

疫情來了,誰都無法置身事外,何況他還扛著幾家醫院的生計。

單位沒人了,到處缺人。聽以前的同事偶爾提起。好多家醫院的顧客、朋友都面臨一樣的狀況。

掉落得比我預期快很多,幾股世代跟年代力量的交互作用沖刷之下,加速惡化。

謝謝你,要是沒有你幫忙。我可能撐不住了。來自舊友的感謝。

謝謝您。

謝謝您。

謝謝您。

很多的感謝,讓我心慌。缺人缺到這麼嚴重了嗎?已經是普遍的現象。

二週年慶不作紀念品,感覺沒有用處。我想買薄荷滾珠精油棒跟痠痛貼布送給一些認識的護理人員,他們應該用得到。先知會一聲,今年也沒紀念品,餐會也沒有。我跟北榮的友人說、跟Prof. TK說,本來說好,今年會有的。以後再說吧。

那時,我是一隻布穀,亂闖亂飛,沒人管我,撞得鼻青臉腫。可是我有一雙翅膀,可以飛得很高,看到廣闊無邊的天地。

下個月,我要回去看看,那是我的成長之地。願一切人、事、物安好。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