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勞力士行銷行為的迷思

woodygogo
·
(edited)
·
IPFS
·
勞力士不羈、準確、冷靜。

本人不是錶迷,因為對我來說,玩錶實在太奢侈,不過偶爾見到一兩款心儀的,也會想擁有,買一隻獎勵自己。


自己喜歡的款式,多是比較簡約斯文,低調又散發著高雅氣質的品牌,例如卡地亞(Cariter) ,萬國(IWC)及積家(Jaeger‑LeCoultre) 等。而由於當年結婚,就為自己找到藉口買了一隻卡地亞BALLON BLEU DE CARTIER,一直戴到現在。因為有朋友從事鐘錶業,有幸參加《Watches & Wonders》,一睹柏德菲臘(Patek Philippe)的精緻工藝及伯爵(Piaget)璀璨奪目的光輝。然而我一直也沒有留意勞力士(Rolex)及奧米茄(Omega) ,更加不明白為何炒得這麼熱。


由於我的卡地亞手錶是皮錶帶的關係,容易吸收手汗而弄髒及產生破損,因此便衍生購買鋼帶錶的念頭。然而總覺得本身喜愛的牌子與鋼錶帶格格不入,鋼錶帶總是感覺強硬,成熟豪邁。我心想,當年買卡地亞已是十年前的事,自己外表還算清秀(笑),但現在已是一名中年大叔,是否可以一試其他款式?第一時間就想起勞力士,看中了SUBMARINER DATE綠圈(126610LV),於是便碰一碰運氣,到特約零售商看看,只見空空如也的陳列室站著幾個銷售員,一問才知全部款式售罄,而且沒有來貨的消息,我真是一個鄉下佬!之後開始請教有收藏手錶的朋友及上網閱讀一些關於勞力士的網誌與Youtube頻道,頓時覺得其品牌的定位及市場策略十分聰明大膽—就是「少量生產」。


當然其品牌質素無可置疑(維基百科有紀錄其多項創新技術),但我覺得以銷售或行政角度來說,「少量生產」是一個頗為艱難的決定,因為既然銷量好,怎麼不加大產量?生產源料缺乏?不是;模具容易損耗?即使是,估計再造一個不難。但作為消費者的我,終於能感受其用意,就是限量令我更想擁有,當然我不會以炒價買,但我會十分期待下一批款式。無論如何,若我是老闆,要作出「少量生產」的決定,不加產,是需要衝破「未賺夠」的心理關口,所以我十分佩服其銷售策略的精準與行政膽色。


在前兩天,官方終於公佈2022年新款勞力士腕錶系列,再次令小弟對其銷售策略五體投地,雖然眾多錶評認為今個系列誠意不足,但其中以GMT‑Master II (126720VTNR)最為大家關註,原因是錶冠及日曆窗由右側搬至左側(大部分錶評都是如此描述,即是左右互調位置),但細看之下,其實只有錶面上下倒轉,除了外圈以陶質製作,其他部分如以往一模一樣(應該是吧),新模也不用造,如果是其他品牌,可能已經被唾罵,罵其馬虎不老實,但它就是勞力士,我只覺得它有玩味,它反高潮,它就是「潮」。不難在日本時裝雜誌,發現男模特兒手上戴的,多是勞力士,聽說勞力士的潮流是由日本人先帶起。而且,再下一批的款式錶冠未必位於左側,更顯示出勞力士多麼精於心計。


當然,我翌日便到特約零售商留了電話號碼,靜候上天安排。


其實寫到文章尾段,才從網上資料發現勞力士創辦人Hans Wilsdorf以自己的股份,成立了慈善機構Wilsdorf Foundation,讓ROLEX以獨立「身分」,不受股東決策下營運,即是公司沒有大老闆,只有公司整體及發展方向。或許此舉能解釋為何勞力士的行政及銷售行為能如此不羈、準確、冷靜。


胡廸 2022年4月3日


資料參考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劳力士

https://www.heavenraven.com/2016/07/28/rolex-watch-luxury/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woodygogo大家可以稱呼我為胡廸。 從事廣告及品牌策劃,亦是創業家。 為自己存在的理由而活,爭扎於理想與現實之間,信命又不認命。 願在這細少的地方裡,讓凌亂的思緒留下痕跡。
  • Author

淡然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