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sion history and IPFS entry, back to latest
鬼撞墙
IPFS What is this

Content Hash

找祖宗是一桩艰巨的任务

鬼撞墙
·
·
纯科普

从生物学的角度说,找祖宗是一桩艰巨的任务。

根据简单的生物学和数学原理,假设一代祖宗的数量为X,并且这X个祖宗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即没有近亲或远亲结婚),如果他们跟我们的代际差为N,那么从理论上说这一代祖宗的数量就是X=2的N次方。举例来说,祖父母辈跟孙辈的代际差为2,那么一个人的祖父母辈祖宗数量就是2的2次方,也就是4个。

找祖宗

当然这是理论的数字,由于以前近亲结婚比较普遍,实际的祖宗数量并没有那么多。但如果追溯的代数够大,那个数字仍然是非常吓人的。

中国人尊崇祖宗,不管做什么事情,动不动就喜欢把“祖宗18代”抬出来。幸亏他们抬的只是那几个字,不是18代祖宗的遗体或骨灰甚至牌位,要不然他们的第18代孙子们准得累死,因为,光是第18代的祖宗,理论上就有2的18次方那么多。这个数字是多少?已经超出了我这个小学算术不及格的学渣的计算能力,于是我老老实实地在计算器上算了一下,发现那个数字是262 144!

我靠,吓死本宝宝了。

然而从时间上说,第18代祖宗距离他们的第18代孙子有多远?假设人类一百年繁殖4代,那么18代也不过才450年左右而已。

所以,如果一个人想追寻自己2000年之前的祖宗都是谁(们),理论上光是2000年前那一代(即第80代)祖宗的数量就高达2的80次方,到底是多少呢?我计算器上显示的结果是1.20892582E+24,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也许是表示那是个天文数字?

祖宗的数量既然如此庞大,再加上既没有这些祖宗的DNA可供检测对比,又不可能有详实、具体到每一个祖宗的谱系资料可供考证,那么这个“认祖归宗”的任务纯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偏偏有些人就热衷于这样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比如,前些年有个姓柳的人,非要把柳下惠认作自己的祖宗,结果被好事之人考证出柳下惠并不姓柳,而是“姬姓,展氏,名获,字季禽”,闹了个大笑话。

但这并不妨碍其他人兢兢业业第继续追溯自己的祖宗,以及另一些人兢兢业业地忙于换祖宗。

换祖宗

作为一个医学专业的“高级科学家”,想必这个易大师是应该具备基本的生物学和数学常识,知道找祖宗的任务有多么艰巨吧?而且目前没有任何科学研究证明一个人从他继承了姓氏的祖先身上遗传的基因,多于他从其他的、很可能多得难以计数的同代祖先身上遗传的基因。但易富贤依然热衷于挑战这样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后代不争气,自甘堕落当骗子,就算他能把祖宗(之一)从煮儿子给暴君吃的奸臣易牙换成没多少人知道的周初第一武将甚至周文王本人,又有什么作用呢?,没准作为“三奸”之一的易牙和那个什么“恺公”恺母都是易富贤的众多祖先之一。换个祖宗能让造假大师易富贤那些胡编乱造出来的假数据例如“2035年中国将有上千万失独家庭”,“中国人口只有12.8亿”变得更科学更可信、让易富贤这个骗子变成真正的科学家吗?

热衷于找祖宗换祖宗其实都是一种病:五行缺祖宗。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