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靡花事了—一場惡夢

瑪西Marcy
·
·
IPFS
·
圖片來源:Pexels

昨日適逢誠品會員日,衝著單筆購書五本以上77折,我大肆選購了幾本書結帳後便搭上捷運。下午五點,正值交通巔峰期,人潮洶湧,但幸運的我一上車便有座位,抱著戰利品等待捷運啟程,卻發現在陸續上車人群中,有位滿頭白髮的伯伯,年約六七十歲左右,僅能依靠著牆壁,我自是起身讓座,說了聲「伯伯,請座」,結果對方驚惶失措地回說:「我不需要。」不僅如此,他還快步走往其他車廂,貌似逃難,像我剛才說了羞辱他的話一樣。

我聯想到高中數學老師談及他的父親,是位樸實的公務員,平時簡約穿搭,但在退休後穿衣品味風格迥變,穿起大量的花襯衫,染著一頭咖啡色、金色頭髮和球鞋。他初期想,父親也許在人生的後半場找回自己,享受穿搭樂趣,未嘗不是件好事,直至某天他與父親一同搭公車,有位學生讓座,父親趕緊拒絕,甚至還未到站卻匆促下車,他看著父親逃離的背影,才知道,原來父親是如此地懼怕承認衰老。

人類是很怕老的動物,老對多數人而言是負面的,與死亡、衰弱、失能連結,象徵身體機能、功能的改變,競爭力、外在吸引力減低等。怕老不是老人的專利,年輕人也怕老,雖然能安於優雅老去的女人不少,像奧黛麗赫本、89歲的資深超模Carmen Dell'Orefice、鍾楚紅等,他們紅顏老去,但面對生命的從容,反而滋長出一股韻味,姿態始終婀娜優雅,氣質沉靜溫柔,談吐應對得宜。

但通觀身旁多數的女性怕老,越漂亮的越怕,或許在他們成長的經歷中,美貌確實讓他們得到許多益處,備受呵護,而老去即代表著去除優勢,色衰而愛弛,簡直削弱他們的生命力。所以普遍美女大多未滿三十歲時便瘋狂的注射肉毒桿菌和電波拉皮,電話中互通有無著醫美診所的優惠,和一罐罐金色的高價抗老保養品,象徵對老去的抗爭,立志成為城市中永遠嬌豔的不凋花。

如果能透過外在技巧提升對生命的滿意度固然是好,但我們深知人抵禦不了自然的力量,大凡有生命的物件即有衰老生命初始即通向死亡,像不凋花雖別名為永生花,也只是利用特殊技術,延宕鮮花的殘敗,不消數年,仍會褪色,最終茶靡花事了;醫美技術再好,也有限度,七十老嫗面皮再如何拉,也只是不自然的繃緊,不可能變成三十歲。可見將生命意義全建構在外貌,終究會失望,你能延緩,卻不能拒絕老化的到來。

我也怕老,但比起容貌,我更怕隨光陰遞嬗,衰老了外貌,卻無增長智慧。人們多期望老年人能有智慧,但我常聽著友人抱怨家中長者固執,死守不合宜的觀念,難以溝通;歐洲旅遊時看著大媽們在飯店進食早餐,毫無恥度地將麵包、餐具通通往包包裡塞,漠視斗大中文字寫著「請勿將食物外帶」字眼,規勸後,他們還理直氣壯說:「等你老了就會這樣」,當下我真害怕也質疑,老了真的會變成那樣嗎?如果必然,那真是一種詛咒。

某天做夢,夢見白髮蒼蒼的自己,一出口驚覺談吐、思考卻如同三十歲,不知空白消失的三十年我又做了甚麼呢?瞬間憶起了從前課本,Erikson的心理社會發展理論,提及老年發展時,用了自我統整這字眼;老年像回顧過往生命,面對張鏡子,反思、評價整理自己的人生,如果我們能在年輕時就提前準備老去,而不是拒絕老去,即早規劃老年生活,充裕財務、興趣、健康、修養,會不會將來後悔、絕望的機率少一點?那對自我失望的惡夢,我已經歷一次。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瑪西Marcy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部落客。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非當影子不存在。著《下一次鳳凰花開》《表姊的佛牌店》
  • Author
  • More

第一次買淘寶傢俱分享——集運才是重點

【閱讀省思】迎接萬聖節,來閱讀恐怖小說吧—T.金費雪《扭曲者》|鄭寶拉《詛咒兔子》

學術象牙塔裡的恐怖教授——柯曦答《去你的博士學位:文憑掰掰,我要重新拿回人生主導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