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公司(十六)不用可以關啊

老衲
·
·
IPFS
·
曾子說:吾日三省吾身。對水不省乎?對電不省乎?對人事成本不省乎?

大理公司的邏輯總是縝密得令人無從懷疑。


在大理公司搬家之後,奇形怪狀的事情層出不窮。

但是這些奇形怪狀的事情,聽起來卻每一件都很正常。

搬家後,因為懸吊電風扇對著頭吹,所以很冷,所以要換位子。

很正常。

但是只是換到輕鋼架的旁邊那一格。而且四扇都是。

嗯……好像又哪裡怪怪的。不過這行為模式似乎又可以理解。

對著頭吹會冷,那換到旁邊一格,不對著頭吹就不會冷了啊。

這邏輯是完全沒問題。

但關鍵是一個12*10格的輕鋼架空間裡,有四個懸掛電扇和四個冷氣風口啊。

要解決太冷的問題,好像不是把風口和電扇橫移一格就能解決的吧?

橫移了一格,制冷能力和速度都沒有變啊,那該空間不還是一樣冷嗎?

這也太不科學了吧?

但是做這個決定的人,說了一句至理名言:

沒關係,不用的時候可以關啊。關了就不冷了。

可以,這很人文學。

但也不禁讓我納悶,既然關了就不冷了,那一開始為什麼要橫移?

關了不也吹不到頭了嗎?

於是這個人又說,因為我不喜歡被吹到頭的感覺。

可以,這很人文學。

而且我還認識一個不喜歡輸的感覺的劉先生。跟你應該很有共鳴。

只是,平移前,你頭上的一個電扇一個冷氣風口,沒有開過啊。

平移後,你頭上稍遠的一個電扇一個冷氣風口,也沒有開過啊!

都是不開的東西,為什麼要浪費那個錢呢?

然後這個人就說:別人有的,我也要有。別人沒有的,我也要有。

可以,這很人文學。

而段智興就說,既然他想要,就給他吧。

不得不說,這就是社會學領域了。

因為這個人正是財務主管。

也是段智興的小三……

在社會學來說,小三要的,除了正宮的地位以外,確實都會有。

在人文學來說,財務主管要的,除了加薪以外,確實也都會有。

至於科學,誰在乎呢?

段智興。

他是這麼在乎的:

段智興:中午午休,應該要熄燈。

老衲OS:可以,這終於有點科學的樣子了。

段智興:所以中午一到就把辦公室燈全關了吧。

老衲:嗯……那沒有燈要怎麼吃便當?

段智興:你螢幕不是還開著嗎?

老衲:這似乎好像應該是很有道理啊……

段智興:不過這燈一關,連主管室也一起關是不大對。

老衲:這確實是不大好。黑燈瞎火的,主管追劇確實不方便。

段智興:這樣吧,你去找人另外拉線做開關吧。

老衲:可以,但是至少要3000。

段智興:3000小錢而已啊。

老衲OS:對,3000小錢而已。但是你中午熄燈一小時能省多少錢你知道嗎?

老衲OS:咱來算算啊,10盞20W的LED燈關一小時大概是少7*10度電,一年約220元吧。

老衲OS:大約要近14年,你才會回本吧。大理公司還有這麼多年讓你省嗎?

段智興:但是光靠辦公區域關燈,可能效果還是不大好。

老衲:說得直白點就是趨近於零。

段智興:所以就連廁所和流理台都一起關了吧。

老衲:那中午要去廁所的人怎麼辦呢?

段智興:就自己打開啊。

老衲:但你這樣短期內密集開開關關不是更費電嗎?

段智興:那我不管。我就要我的政策貫徹實施。

老衲:但錢沒省到就沒有KPI啊。

段智興:可是我的OKR會出來啊。

老衲:……你是不是對OKR有什麼誤解?

段智興:沒誤解啊。你看啊,目標是省電環保。這沒問題吧?

老衲:沒問題。

段智興:方式是落實隨手關燈。這沒毛病吧?

老衲:沒毛病。

段智興:那就對了啊。

老衲:那還是不對啊!你這就沒有關鍵成果啊。

段智興:但目標和手段都沒問題,卻沒有關鍵成果,表示是員工不行啊。是你們要多多努力吧。

老衲:這話怎麼聽起來有點怪怪的,但是又沒什麼問題呢……那我們該怎麼努力呢?

段智興:設定OKR,寫上廁所不要開燈!

老衲:誰上廁所不開燈的啊!

段智興:蕭煌奇。

老衲:……算你贏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clap, let me know that you are with me on the road of creation. Keep this enthusiasm together!

老衲火力強大的奶媽,隨性寫點黑色幽默。 但多有反政府言論。 這裡噴出的毒奶都可以隨意轉載。 毒奶噴出率大約就是不定期不定時不定量,一切隨大宇宙意志流動。
  • Author
  • More

我是自願的

娛樂效果

人總有一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