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舟
白舟

停更。仍會在方格子。

自我對話:你口中的叛逆究竟是煙火,還是恆星?

停止站在別人立場的那一刻就已經報復了。

這篇是將過去到現在的自我對話,稍微改編而成的對話故事。標記*符號是另一個自我,我將搭配著想像的場景穿插敘述。故事開始......


世上的父母假裝堅強,撐起由赤字賒下的幸福,於是打電話給常犯過敏的孩子問他過地好不好,孩子仍然說他又犯過敏了,所以正呼吸抽搐。這時,孩子看向身後酣眠的配偶,他們都沒有外遇,但無能再愛下去,乾脆成為高超的演員,讓孩子成為被騙的觀眾。他們這種做法,好像是覺得孩子幸不幸福取決於父母的演技......


*「不是只有演員才需要演戲。把生活過好,也需要演戲。比如當好學生、好孩子、好父母、好醫生、好老師、好律師、好丈夫、好太太、好老闆、好員工、好客人......有很多角色可以演。」


「這根本一點都不真實,我們應該追求活出自我、真實、百分之百的真相、和透明化的人際關係,這才符合現代思維不是嗎?接受現代教育難道是活成別人想要的樣子嗎?」


*「活成別人想要的樣子又怎樣?不菸不酒、不選擇冷門科系、不上夜店、不頂撞師長、不打架鬧事又怎樣?這樣就叫做活成別人想要的樣子嗎?」


「等等,你怎麼可能願意聽老師的話、怎麼可能不想叛逆?你跟我處於一樣的年紀,這個年紀不能服從,不然這個社會讓你失去自己的光彩,這樣就輸了不是嗎?」


*「你叛逆是為了什麼?是私慾,還是把它當作真理謹慎奉行?你口中的叛逆究竟是煙火,還是恆星?」


「我不管什麼煙火和星星。叛逆是因為這個世界太過虛偽,我如果還不叛逆,這個金字塔社會還真的以為它沒有問題。」


*「所以你是絕望的,並不是心懷希望的叛逆。我有理解錯誤嗎?」


「絕望?我是沒有這種感覺,但至少透明化的人際關係會堅持下去,你不覺得那樣很酷嗎?」


*「你是不是忘記這個世界曾經對你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世界是怎麼傷害你的?難道那還不夠真實嗎?」


「那些傷害當然真實。但更真實的是,如果我變得更堅強,就永遠不會受傷,達到無痛人生的境界。我將坐擁百分之百的自我,他人不再會進入我的大腦,我將不再遲疑。」


*「你覺得堅強的人需要一直追求自我嗎?遲疑又怎麼了、自我懷疑又怎麼了、覺得別人可能是對的又怎麼了?這些到底有什麼好怕的?」


「閉嘴。你根本不懂大腦打起架來是什麼感覺,你一向走在主流人生的道路上,根本不能體會我的感受。我需要的是一個明確的方向,而不是雜亂無章的說法。」


*「我沒辦法理解你,一旦開始有自己的思想體系,就不再有人能理解你了,就跟你不能理解別人是一樣的。」


「我發誓我有,我絕對有。我從未口出惡言、從未在背地裡講別人壞話,別人對我不好也從未報復,這還不夠理解別人嗎?即便是這樣,我還是一點都不快樂。」


*「記不記得你是怎麼對我說的?你問我怎麼可能不叛逆,你甚至覺得我會失去自己的光彩。不跟別人計較的『好行為』,終究不是理解本身,你依舊在內心深處斤斤計較,始終覺得自己是對的。這樣永遠永遠都不會快樂。」


「我不快樂,是因為我還沒有完全切割外在的聲音,我還要再切割、繼續切割。而且我為什麼不能覺得自己是對的?我只專注在自己的人生,從來沒有管過別人......」


*「『不能』理解別人,跟『不想』理解別人,兩個是不同的。」


「先等一下,如果我不再質問別人、不再質問這個社會,如果我不站在我的立場為自己發聲,有誰會為我發聲?人們都說要真實理解別人,可有誰真實理解過我?憑什麼別人可以任意誤解我,我就要精準地解讀別人、不能出錯?」


*「你說你從未報復,但停止站在別人立場的那一刻就已經報復了。過去的人已經離開了你,帶著這樣的思考繼續活著只會傷錯人,最終傷到自己。」


丈夫無法入睡,他握著妻子的手,感覺到的冰冷就像他們之間的關係。他望向窗外的星星,和眾人放的束束煙火,眼角被光芒螫地流淚。他想著這不是我要的愛、這不是我要的生活,可是還是想演下去,不知道為何,就是想演下去。不知道手中的她,是不是也在夢中想著同樣的事?


「你真的很愛說大道理,就像作文老師一直告訴你的那樣。其實只要改變,分數就會更高。改變可以讓你活地輕鬆一點,就像你親口說的,把戲演好,生活就好。」(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