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郁婕(Chang, Yu-Chieh)
張郁婕(Chang, Yu-Chieh)

現為國際新聞編譯,寫新聞編譯也寫評論。有一個日本新聞編譯平台叫【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網站:https://changyuchieh.com/ 🔍社群帳號請搜尋: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電子報:https://changyuchieh.xyz/

「被爆二世」也是核武受害者,長崎、廣島一審接連敗訴

在日本,1945年被美軍投下2顆原子彈波及到的受害者叫做「被爆者」,他們的下一代則稱為「被爆2世」。長期以來,「被爆2世」都不像他們父母那一輩一樣,享有免費癌症健檢或醫療補助⋯⋯

本日(2/7)廣島地方法院駁回「被爆 2 世」原告們的請求,認為《被爆者援護法》的救濟範圍不含「被爆 2 世」,是立法機關可以裁量的範圍,不能因此說是不當的差別對待。

這已經是原告的「被爆 2 世」們,繼去年 12 月長崎地方法院判決後再一次敗訴。

Wolfgang Hasselmann on Unsplash

無法領取手冊的「被爆2世」

1945 年,美軍分別在廣島和長崎投下一顆原子彈的那兩天,被原子彈爆炸波及到的受害者叫做「被爆者」,當時還在媽媽肚子裡面、還沒被生出來的世代叫做「胎內被爆者」。

還有一群人叫做「被爆 2 世」,也就是父母其中一人是直接受到核武波及的「被爆者」的下一代。在廣島是指 1946 年 6 月 1 日以後出生的人,在長崎則是指 1946 年 6 月 4 日之後出生的下一代(如果是 1945 年 8 月到 1946 年 6 月之間出生的屬於「胎內被爆者」)。

關於「胎內被爆者」,請參考舊文《原子彈投下的那一天還在媽媽肚子裡:那群「最年輕」的核爆受害者

不過根據日本《被爆者援護法》,「被爆 2 世」無法領取「核爆受害者健康手冊」(被爆者健康手帳),也就無法和「被爆者」或「胎內被爆者」一樣,享有免費癌症健檢或醫療補助。截至去年底,共有 11 萬 8,935 人持有核爆受害者健康手冊(目前符合資格的海外人士也可以領取,詳情請洽日本台灣交流協會)。

成立全國性組織為「被爆2世」權益奔走

為此,廣島的「被爆 2 世」們在 1973 年成立了「全電通廣島被爆二世協議會」,接著在 1988 年成立了全國性的「全國被爆二世團體聯絡協議會」(全国被爆二世団体連絡協議会),為「被爆 2 世」的權益奔走。

在「被爆 2 世」們的努力之下,本政府從 1979 年提供「被爆 2 世」們一年一次免費的健康檢查,但健檢項目不含癌症篩檢。日本參議院分別在 1989 年與 1992 年曾提議要將「被爆 2 世」納入救濟對象,成立《原子爆彈被爆者援護法案》,但都被眾議院否決而廢案。

1994 年將既有的《原爆醫療法》與《原爆特別措置法》整合成俗稱「被爆者援護法」的《原子爆弾被害者に対する援護に関する法律》時,還是沒有將「被爆 2 世」納入救濟對象,只有維持既有的一般健康檢查,以及附帶決議表示會顧慮到「被爆 2 世」。目前日本境內到底有多少「被爆 2 世」?也都沒有官方統計資料。根據前述「全國被爆二世團體聯絡協議會」的說法,日本全國應有 30-50 萬名「被爆 2 世」。

對此,有一群「被爆 2 世」當事人在 2017 年分別向廣島和長崎地方法院提訴,控告日本政府長期忽視「被爆 2 世」的權益,沒有立法保障「被爆 2 世」(立法不作為),向中央求償每人 10 萬日圓。

長崎、廣島一審連兩敗

去年 12 月,長崎地方法院駁回原告團的請求,理由是《被爆者援護法》救濟範圍不含「被爆 2 世」,屬於立法機構的裁量範圍內,不能因此說是沒有合理理由的差別對待。但法官也強調,目前沒有證據可以否認「被爆 2 世」們主張輻射線會影響到遺傳這一點。

對於此一判決,原告團和日本政府各自有不同解讀。厚生勞動省認為,法院採用了政府的主張,認同目前沒有證據可以證明輻射線會影響到下一代。根據 2007 年日美合作的研究機關「放射線影響研究所」的 報告,沒有證據顯示「被爆 2 世」的疾病和父母是輻射受害者有關。目前 染色體調查 也沒有發現「被爆 2 世」異常比例比較高,放射線影響研究所接下來才要著手準備基因定序研究。

至於原告團則認為,法院雖然駁回請求,但法院並沒有否認核武的輻射可能會影響到後代,考慮到 2021 年「黑雨」訴訟的判決結果,只要無法否認核彈爆炸後的輻射會造成原告團健康上的危害,就應該適用《被爆者援護法》提供原告「核爆受害者健康手冊」。所以政府應該要積極面對「被爆 2 世」,擴大救濟範圍。長崎的原告團也已經確定上訴二審,繼續抗爭。

關於黑雨訴訟請見舊文《1945年廣島、長崎原子彈爆炸後天降「黑雨」是什麼?

本日(2/7)廣島地方法院也駁回「被爆 2 世」原告們的請求,理由和長崎地方法院相同:法院認為《被爆者援護法》的具體內容,是由國會進行判斷,沒有辦法以《被爆者援護法》救濟範圍不含「被爆 2 世」就是不當的差別對待。


「被爆2世」的處境誰能懂?

對於「被爆 2 世」來說,政府或是法院只是一直重複「沒有證據證明父母照到大量輻射會影響後代」,而沒有真正理解「被爆 2 世」的處境。

「被爆 2 世」們當然也和核彈受害者(被爆者)或黑雨受害者一樣面臨高齡化、人數急速減少、哪一天離開人世都不意外的問題,再來是日本政府長期以來沒有積極調查「被爆 2 世」的生活及健康狀況,只是一直說沒有資料、沒有證據來敷衍,才是讓「被爆 2 世」最失望的地方。

或許父母是核彈受害者,不一定會影響到後代的基因遺傳。「被爆 2 世」邁向高齡化(最老的現在已經 76 歲),身體難免也會出現比較多異狀。但在情感上,「被爆 2 世」正是親眼看過自己的親人、父母為了輻射後遺症所苦的世代,長期以來對於「自己是不是比較容易發病」的不安,再加上高齡化後身體漸漸出現各種毛病,加劇他們的擔憂。「現在出現這個毛病,是不是和爸媽照過大量輻射有關?」、「我會不會把這個不良基因傳給下一代?」

早年不願領手冊的父親

長崎原告團之一的「被爆 2 世」三笘良夫就說,自己的父親年輕時被三菱重工徵用到長崎造船所工作而遇害,但自己的父親到他 30 歲結婚之前,都沒有去申請核爆受害者健康手冊。理由就是怕自己申請了核爆受害者健康手冊,一被別人知道自己是核武受害者,或連累到自己的子孫遭人側目、歧視。

現在居住在福岡縣的三笘良夫說,離開廣島或長崎越遠,歧視問題就越嚴重,也有很多「被爆 2 世」不願讓他人知道自己就是「被爆 2 世」。

忘不了也逃不了的恐懼

住在廣島的「被爆 2 世」角田拓則說,自己的姊姊因為肺腺癌離世,在姊姊離世之前完全不敢讓媽媽知道姊姊生病的事情,就怕媽媽會一直怪罪自己,認為是自己小時候遇到核彈爆炸才會害孩子得病。而他自己在高中 2 年級接到放射線影響研究所的來電,說要檢查他的身體狀況時,那種緊張、不安的心情讓他忘不了。

雖然目前健康狀況沒有太大問題,但他自己經歷過很多次被人詢問「你的身體還好吧?」、「聽說廣島生出很多身心障礙兒童」,或是聽過有人因為是「被爆 2 世」婚事告吹的經驗。

隨著「被爆 1 世」逐漸凋零,現年 59 歲的角田拓逐漸肩負起「受害者當事人」的角色,由「被爆 2 世」或其他「被爆 1 世」的親屬繼續傳承這段歷史記憶。像是 2018 年在瑞士日內瓦召開《核不擴散條約》(NPT)委員會時,就是由角田拓代表出席。

對角田拓而言,「被爆 2 世」承受了父母的痛苦,以及一生逃不了對自己身體的恐懼,就算不是直接受到核武波及,也是核彈爆炸下的受害者。


喜歡「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的內容嗎?現在只要每個月 5.5 美元/新台幣 160 元,持續訂閱「石川カオリ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就能支持本站繼續走下去!年繳還有 9 折優惠!更多資訊請參考: https://changyuchieh.xyz/membership-subscription/
本文同步刊載於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點此前往 收藏本站所有的 Writing NFT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