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
李怡

李怡,1936年生,香港知名時事評論家、作家。1970年曾創辦雜誌《七十年代》,1984年更名《九十年代》,直至1998年停刊。後在《蘋果日報》撰寫專欄,筆耕不輟半世紀。著有文集《放逐》、《思緒》、《對應》等十數本。 正在Matters連載首部自傳《失敗者回憶錄》:「我一生所主張所推動的事情,社會總是向相反趨向發展,無論是閱讀,獨立思考或民主自由都如是。這就是我所指的失敗的人生。」

失敗者回憶錄191:年輕人的勇氣,自愧不如

在眾聲喧嘩中,我獨持己見,選擇與他二人站在一起。我寫了篇文章,題目是《自愧不如》。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特區政府改變規則,要參選者簽署「確認書」。將行政凌駕於「選舉權」這種做法,刺激了市民票投民主派。選舉結果,有6名本土派和自決派的新人當選,泛民雖有幾位老馬失蹄,但也完成了一些新舊交替。非建制派的議席增至30席。

接下來出現了宣誓風波。10月12日立法會議員宣誓就任,開始新任期。在本土思潮影響下,有議員將誓詞中「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字句,,於宣讀誓詞時以不同形式表達他們的政治訴求。其中最突出的是青年新政的梁頌恆與游蕙禎,兩人宣誓時不僅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國)布條、將英語誓詞中的「China」讀成「支那」,游蕙禎更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讀成「Re-fucking」。梁頌恆也在宣誓時將中指和食指交叉,意味不遵守誓言。監誓的立法會秘書長不接受這樣的宣誓。

建制派全體批評梁游的宣誓表現,說「支那」用語是侮辱和歧視中國人,要求取消他們的議員資格。中聯辦和中共官方媒體亦對此行為憤慨和譴責。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10月18日決定,梁頌恆及游蕙禎可再次於19日第二次大會中完成宣誓。但18日下午,行政長官梁振英突提司法覆核及申請法庭臨時禁制令,力圖阻止二人重新宣誓。網民對梁振英「突襲」大表嘩然,認為他赤裸裸踐踏「三權分立」。結果高等法院以立法會主席具憲法地位,有權容許再次宣誓,而拒絕批准政府的禁制令。梁振英提出司法覆核。梁君彥於是決定押後兩人宣誓,等待司法覆核的裁決。

司法覆核在11月3日開庭。當日仍未有判決。但次日中國人大常委就主動提出「釋法」,指宣誓要真誠及莊嚴,要準確、完整讀出誓言,道具、口號等一概不容,否則監誓人須裁定宣誓無效,且不允重新宣誓。

在香港法庭仍在審理一宗純屬香港內部事務的案件期間,人大常委就以「釋法」介入裁決,《基本法》列明的香港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還存在嗎?

在人大「釋法」的高壓下,香港法院判梁振英勝訴,撤銷梁游二人的議員資格。按普世的司法原則,新法律不能追溯制訂法律前的行為,於是梁游再上訴,但仍被駁回。上訴庭判決指,人大釋法具追溯力,生效日期為1997年7月1日,「適用於所有案件」。

法律不溯既往是普通常識,但這位上訴庭法官張舉能卻說,人大釋法是中國大陸法律,香港《普通法》不能過問。法律界對這樣的裁決「極大保留」,但後來張舉能卻更上層樓,在2021年1月接任香港終院首席大法官。

梁游事件的發展,充分顯示在中共專政權力下,不僅行政干預了立法,干預法院對立法會權力的確定,而且在法院審理案件期間,以人大釋法來插手司法審理。而法院只能夠順從。這意味司法獨立已死,三權分立已死。

梁頌恆與游蕙禎兩個年輕人,在2016年是繼梁天琦之後的風雲人物。他們的作為引起社會的爭議,他們對反對者和輿論的回應,有時顯得稚嫩和欠技巧。有一段時間,絕大部分的傳媒和政界都攻擊他們,包括許多民主派議員和支持民主的民眾。有人挖出梁在大學時與中聯辦人士有過接觸,游曾在《大公報》實習,於是就有輿論說他們是與中共有關連的「鬼」(意指為中共工作),也有人說他們在立法會的宣誓行動是「蠢」,不識時務。

在眾聲喧嘩中,我獨持己見,選擇與他二人站在一起。我寫了篇文章,題目是《自愧不如》。我把它節錄在這裡:

怎樣看梁天琦?自愧不如。怎樣看梁頌恆、游蕙禎?自愧不如。

對敢於以卵擊石的向強權抗爭者,無論他們多麼錯誤,我都永感自愧不如。

即使我二十多歲,我也沒有梁天琦這樣的勇氣,眼看一國兩制遭強暴而瀕危,整個城市在沉睡,而奮勇以雞蛋之身,擲向高牆。他說在梁游宣誓事件後,由於仍以暴動罪的待罪之身保釋候審,故選擇一言不發,他承認懦弱。他表示要共同承擔梁游宣誓犯錯的責任。

全城幾乎鋪天蓋地的罵梁游,若誠實地回顧這幾年的網絡,「支那」是特有所指還是對全球華人的侮辱?又回顧數十年來,「香港不是中國」是否正是中英雙方對世界的宣示?罵二人是鬼又說他們蠢,有沒有思量過鬼需要聰明,怎麼會是蠢?

為甚麼不聽有經驗者的教誨,等宣誓進入議會之後才抗爭?他們確實有錯。但宣誓時誰料到會有釋法?世界上多的是事後孔明。莫說年輕人不懂世情會犯錯,年長者懂世情難道就不會犯錯?

有人說,他們提出港獨訴求,要全港市民埋單。但誰挑起港獨議題的?不是去年一月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掀動這個議題嗎?港獨,可以說是不切實際的想法,但我們無權去砸碎年輕人對這個社會僅有的希望。讓我們誠實地問一問自己:真的以為一國之下可以爭得民主嗎?真的認為因有梁游的作為才有中共的釋法,和梁振英的司法覆核暴力嗎?真的認為一味當順民就能夠免除暴政施虐嗎?

在這個聰明人充斥的時代,總要有人願意站出來抗爭,社會才不會絕望。失敗幾乎是肯定的。雞蛋擲向高牆,怎麼可能不粉身碎骨?主權轉移之後,一切爭民主爭普選的抗爭,哪有成功過?但總要讓強權知道,儘管多數人選擇逆來順受,仍然有人不顧螳臂擋車,以懸殊之力去抗拒社會沉淪。

錯?誰沒有?最錯的是沉默、退讓、撇清、自保,尤其可鄙的是把社會沉淪賴在力阻沉淪的抗爭者身上。對於所有以雞蛋砸高牆的抗爭者,不管他們有多少錯誤,不管他們多麼蠢,我在他們面前都自愧不如。

後來,游蕙禎在一個訪問中說,讀到我這篇文章感到受寵若驚。怎麼會呢?這是我至誠的感受啊!

梁游在立法會宣誓中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布條。

(原文發佈於2022年8月31日)

《失敗者回憶錄》連載目錄(持續更新)

180.司徒華晚年的妥協

181.本土意識的濫觴

182.特首豬狼之爭

183.我所認識的曾鈺成

184.香港能相信這人嗎?

185.任何人除了梁振英

186.雨傘運動的日日夜夜

187.泛民與本土的對立

188.我最滿意的一次訪談

189.魚蛋革命與梁天琦

190.懷想梁天琦

191.年輕人的勇氣,自愧不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