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
Yan

曾當電影節童工,成長於富德樓,做過傳媒、興趣班導師,兼職Marketer,現無正職,最理想做回自己。由Facebook到Medium,再伸延至Matters,寫別人的故事、寫自己的故事。 web: http://bit.ly/goislands

非亞四國之旅N10-肯亞奈羅比最後一天

今天一大早被迫起來,發現得早,今天會比明天好。有人說好朋友會連日子也相近,C 說離家半個月多我倆就預備好了,她倆也是,巧得注定我們是好朋友。在肯亞總好過在馬達加斯加,我相信衛生情況好得多。

吃過早餐,到兩間手信店閒逛時還未到九點,仍在等營業時間,等到一間逛了逛,但印藉老闆樣子有點兇。然後在對面的手信店再買了不少東西,雖然陶瓷較平,但不及在市集看到的好看。另外也買了動物的布娃娃和名信片,如果早一點逛這兩間店,或者能買的更多,我們的 KSH 在倒數。

之後回 Hilton hotel 酒店等旅行社接送,我們想這間是酒店內營業的旅社,女職員前來收費和給我們收據,我們談好來回孤兒院 David Sheldrick baby Elephant sanctuary,中途去商場買水,她跟司機說好,也給了司機一點油費。

我們跟司機在聊,他也有當Safari 導遊跟司機,沒團時就當散客司機。我們到了油站,那一點錢只夠入一點油,看來肯亞式入油是用得很盡,入少少夠用就好。

由於塞車問題嚴重,本來不用一小時的車程也倒花了點時間,司機拍好車,說明在那兒等,再指示我們前往的方向。我們跟著其他人一直走,來到拉著圍繩的平原找個位置等待小象,其他旅客都很早,我們都不太佔到第一行。

或許是運氣的問題,都無法摸到大象,因為牠們都未有走近。 一連兩批小象大搖大擺的走過來,工作人員準備奶瓶餵奶,首批小的都不到三歲,每象一瓶,第二批大的兩瓶。有些小象都會走過來玩水和吃草,有些更會滾在一起,或許滾地太多,跟這兒偏紅色的泥土同色。

工作人員介紹這個孤兒院的由來,由慈善家 David Sheldrick建立,小象的父母在野外被獵殺,於是被帶來照顧,到長大後再回到野外生活。所以大家真的不要再買象牙產品,可恨是香港根本是個象牙走私之地。

小象的近距離接觸時間完了,我們跟著大隊離開,再到商場買水,每人買了2–3 枝大枝裝水,聽說馬達加斯加水很貴,最好先自備。在肯亞,我們都不用買水,Safari 包樽裝水,酒店又有樽裝水,只是在車上都不敢喝水。

最後還是沒找到傳說中的咖啡味可樂。 我們離開商場,司機帶我們到咪標拍卡,沒逗留多過半小時仍是免費。回到酒店,我們把零錢給司機當小費。

我先回房間放下水,C在樓下等,等待下一個行程時她被酒店的珠寶店吸引,可惜時間不及,沒法買到合心水去坦桑藍寶石,我笑言她有下次再來的理由。

我們離開酒店到外面等待接我們 Nai nami City walk的年輕人。高大的那個叫Kissmart,另一個南美式爆炸卷長髮的是Typhoon。我們跟著他們往周末市集的方向直行,TY 說當看到紅綠燈已不營運的地方,已開始走進Downtown邊緣了,之後的範圍都看不到紅綠燈。才走路過來十來分鐘,就是網上說白天也不要進入的範圍(外國人不安全)。暫時仍看到一些打工族,人流比酒店附近多了很多,商店外有些小攤,有賣書、賣電子零件等。我們走到超市買飲品,選來當地的汽水,檸檬味正常的汽水。一直向行前,路面比之前髒和雜亂,商店林林總總,似是由奧運走到深水埗,也看到一些海外的二線品牌標誌,如TY 手上爆 mon 的 Oppo 智能手機。我們一路上都發電很多肯亞人也用智能手機,但半數都是不同程度爆 mon,沒有細問,只在觀察。當走到一個政府機構外,TY 說有些人會付費進花園睡午覺和休息,他也有來過,原因是外面有保安,很安全。

再向前走,石屎路的地方少了,沒有紅綠燈都只能跟著他們過馬路,在大巴中穿梭,他們說這些噴上彩色圖鴉或是貼上圖案的都是私營巴士,越花招技展越是吸引乘客。怪不得我們之前在路上常見這些色彩繽紛的巴士。

他們說肯亞很多大學,奈羅比也有很多,以萬計算。Typhoon 說過以前坐過牢,英文是那時學的。越是進入 Downtown,路越爛,車穿插不停,目測廢氣指素很高,但基於禮貌,還是閉氣一陣子算。後來跟他們來到街市,他們說如當地人沒有工作都會擺地攤,我覺得這樣地攤經濟很好,只是食物不太衛生。我們沒有進街市,但不見了 TY,唯有在對面的商店外等一會,和 KM 聊了一會香港現況,不知道他有沒有真的聽聞,還在聊起 Tear Gas。

肯亞是一帶一路國之一,我們之前在公路旁都有看到一些中國廠,是那些超大橫額,只要你識中文就一定會看到什麼什麼工業。對他們而言,覺得有外資投資沒有不好,又增加了就業率。我問他們有唐人街之類嗎?他們說有的,但不在這邊,有些遠,所以我們都沒有遇到住在當地的亞洲人。

其實都不太知道要去哪方向,只是跟著他們,而久不久又會走失一個,我們的導遊真的很freestyle 。他們不時遇到朋友,其他人對於外國面孔的我們都很好奇,會跟我們聊天,我們好像吉祥物一樣跟著握手問好,牙牙學語般學當地語言,Wawuwaka。

之後的路越來越爛,也有髒,垃圾和污水無處不在,就好像看中國三四線的窮鄉僻壤,走著走著又去到了一個專賣電子零件的地方,路邊有很多搭建的店舖,賣電子產品、電子零件,路邊有一堆一堆廢鐵,有的是舊家電,有啲是廢車,我就當這兒是肯亞的鴨寮街。

然後我們走到渠邊,是渠連接著河道,但污水都排進河裡,堆滿垃圾。TY 說從渠可爬到另一邊,他試過,我亦信他試過。 我有看到很多英超巴士,有曼聯、車路士、也有聯合國球星,文尼和沙拿的人像也看過。KM 是曼聯迷,而 TY 是阿記粉,我們在笑昨晚輸波的曼是 loser,很爽。香港的英超迷分兩類,曼聯迷和超憎曼聯的,我終於在肯亞遇到。

之後又遇到了他們的朋友們,其中一個高高瘦瘦自稱朱古力的男生眼瞇瞇的盯住 C ,還問 C 要不要拿他的聯絡。他們朋友竟在旁說他沒有女朋友、沒有工作,我們心想在幹什麼呢?我們嚷著要走就打發了他們。

接著來到下一個行程就是市集工場,就像一個單層的冬菇亭,內有一堆人手生產的工廠,我們在周末市場看到的拖鞋都是這兒做的,由剪鞋底、縫合到串珠都是他們人手做的。我們本來以前在生產商購買會比較便宜,原來這兒才是最貴,在其他地方看到的木雕長頸鹿估價 200 KSH,怎料店主一開價就 500 KSH,不願意減價。我們轉逛另一處,怎料都是同一班人跟著,很有把我們送入虎口的感覺,把兩隻小羊送過來。幸而我們逛了很多手信店,對價錢已很敏感。大概是劏客最過份的地方,我雖找到皮柄扇,但那店主裝客氣的說這用皮製的,本來賣2800 KSH,看到你份上 2200 KSH。我和 C 對望,都沒有興趣再殺價,他一直說皮制,手工精美。我知道是因為我們是旅客的份上,漲價兩倍起,真誇張。

我們跟 KM 和 TY 說很貴,他們有點尷尬說不知道價錢。在市集的對面有幾座員工宿舍之類的幾層高房子,我忘了他們說奧巴馬還是夫人的長輩在這住過。

我們在路邊拍照,後來 C 終於忍不住要戴口罩,他們有覺得奇怪,我唯有偶爾用手帕隔一隔灰塵滾滾。晚上回酒店洗風褸時,灰黑色的,比野生公園的沙座暴沾上的沙塵更多,卻是 Downtown 的日常。

走著走著今次不見了 KM,本來以為一對一的導賞,有一段路都是一對二。最後他們說在食店等,是的,這個行程包午餐,但現在已下午茶時間,雖一早有問我們餓不餓,要不要參觀完再吃,但現在唯有飲汽水充飢,但又不敢多喝怕要找廁所。

離開這些工廠區似的地段,慢慢走回石屎路的地方,多了一些平房住宅,TY 說這些都住不起,有不少人在 uptown 上班,住在 Downtown,但也不一定買得起。 TY 說這兒有一條街住了很多印度人,地舖都是他們開的店,因為日間,大多店子都沒有開燈,暗暗的,都沒法在外面窺探。我們路過當地的劇院,外面都有大大張的海報,活動單張,沾滿路上的塵埃,感覺很舊,要不是路上人流不絕,會有點廢墟之感。來到 downtown 的皮邊,抬頭就會看到我們住的酒店,很好認。

我們在山坡上走,下方是公路,怪不得之前在奈羅比市中心去市郊景點時總看到當地人依馬路邊、山坡走來走去,現在我們也一樣。 在上面拍拍照,走著走著接軌到馬路邊,我們又跟著過馬路,走到馬路與馬路間的草叢,再一個一個前行。這樣在香港都不太可能,左在車來車往的奈羅比,是當地人的日常。由馬路再穿梭至內街,人流比之前疏落,我們已回到uptown,他們送我們到酒店外就分別。

趁仍是大白天,我們也要買定晚餐,才想起未買郵票,沒叫他們帶我們買郵票真笨。C 沒有足夠的 KSH 買郵票,但我們又不敢走太遠,大不了用美元付款。因為 4 時才吃午餐,又難以吃太多,Java 還是不要吃,飯類也不想,最後走回第一天來到的炸雞店,肯亞有 KFC,不過沒有麥當勞,但 KFC 的公路廣告牌是用漢堡包、薯條和汽水做宣傳照,和麥當勞一樣。

原來店員沒有騙我,辣雞真的超級辣。我只吃了一 件,其他由 C 處理。我吃雞粒和薯條好了。然後在罰抄明信片,我帶備多款顏色筆,可讓 C 畫畫,而我字多不夠位畫。我們把郵費和明信片給酒店櫃位職員,他說明天會幫我們寄。但至今,我們連同早一天已貼郵票的信明片的 Ca,都沒有一個能收到,馬達加斯加我們托導遊寄的,寮國我到郵局寄的,老早就收到了。去了這麼多地方寄明信片,只有肯亞是全部沒收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