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想白
寧想白

不具他性的存在 /《爾思出版》共同創辦人 ∎ Email: mr.ning.xiangbai@gmail.com ∎ Facebook: @xiangbaining ∎ Instagram: @xiangbai_ning

微小說|洄游

(edited)
他們說洄游是一種生物本能;卻忽略了我的本能,被限制在能與不能之間。

「母親節,要不要去我媽那,跟大家一起吃個飯慶祝?」

餐桌上的手機閃過一則訊息通知,我嘆了一氣,緩緩放下手中的餐盤,從腦門拉出一段思緒。看著螢幕中的「大家」,遲遲不願點入。我只知道我想要的家一點也不大。又是一個嘆氣,妄想著藉此熱呼手機上的指尖,只是不知還要多熱,才能打出一個「好」?是否再也打不出了?婚姻是否還要繼續著你的不以為意,我的不以為然?

心頭上的一道頓擊,迫使我放下了手機。

你說過:「好好地過就好,一切都好。畢竟都是小事,不是嗎?」你在怪我在心中養事,每個都養得不小。苦口婆心地勸我不要理會,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就好。只是你不曾想你的「自己」與我的「自己」是兩個個體,也不在乎團聚不再是我熟悉的人,相聚的也不再是我熟悉的地方。

我想著何人替我銬上的腳鐐,回家為甚麼變得如此艱難?是你嗎?還是婚姻?或是只是因為我?

我又何須遭此罪?是因為我是一位「惡毒婦[1]」,還是因為你是一位「惡毒夫」?可是明明是一樣傻的兩人,卻仍計較著誰是「惡毒夫」、「惡毒婦」。或許是為了計算其中,誰還殘存更多的自我。

自我啊,隨著時日的壓縮,成了變動性地消耗品。壓縮的念想只為封入字句之中,傳送至另一個冰冷的螢幕。看著那有時長有時短的訊息,想著那另一端的人能收到那份或多或少的溫暖嗎?或是也在傳送的過程,逐步消耗了呢?還是在一開始的壓縮,就早已失真了呢?

我需要較真嗎?混沌的思緒停在在餐桌上。我盯著桌上那本該洄游的鮭魚,卻成了一道佳餚。想著洄游家鄉思戀,是否成了生死的痴狂?看它沒頭也沒尾,袒露肚腹,流出滿腹的油脂,如此美味是否同我一般?

而我是被剝奪了嗎?到頭來,那條魚還是我親手燒的。桌上三菜一湯的家常,截斷了我的胡思,喚回我的現實。我家常地喚著小蘿蔔頭們:「快來吃魚魚!今天的魚魚看起來好好吃喔!你們看是紅色的魚魚耶!」

看著消耗殆盡的「魚魚」,靠向了椅背,不由自主地卸下了肩頭,眼前似乎變得灰濛濛的。是因為點入你的訊息嗎?

「你去吧。」

離開螢幕的冰冷,心裡暗自留下了一念,母親阿——我也是。

 

 

《洄游》全文,完。


[1] 惡毒婦雙關老傻子(old fool),引申自魯迅短篇小說《肥皂》一詞。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存活的作者

寧想白

作者在這裡,活著。只是也懶得再說些甚麼。

023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