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哥
鋼哥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最後落腳在社會學。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物件筆記|服務型機器人

幾乎每個需要跟人接觸的服務型機器人,外表都被設計得很可愛。雖然可愛不是服務型機器人著重的商業應用,但確實產生了一定的親和力。
有些服務型機器人的外表笑得讓人心裡發寒。Photo by Alex Knight on Unsplash

我很常去咖啡廳光顧,不僅適合小坐一下也適合跟朋友聊一個下午。不久前發現到,那間我常去的咖啡廳開始採用服務型機器人輔助送餐,某些大型連鎖火鍋店也開始加入。跟這些機器人「互動」確實有了新的體驗,甚至偶爾讓我期待它們的反應,雖然早知道那時程預設的套路。

不過,我也發現到一件事,幾乎每個需要跟人接觸的服務型機器人,外表都被設計得很可愛。雖然可愛不是服務型機器人著重的商業應用,但確實在服務時產生了一定的親和力。

╴

我常去的咖啡廳和火鍋店都是外表如貓的服務型機器人(來源:千葉集團提供)

我以一個業餘網路觀察家的視角,發現到當人們在討論「漂亮/可愛」時,前者的侷限性比後者強很多;或者,我可以說當人們要對某人或某物留下漂亮的評語時,需要考慮的標準可能更多,可愛卻不盡如此。中學時期(即使現在也是)我經常能聽到似是而非的外表評語

「你長得不漂亮,但是很可愛。」

有些人會過度可能解讀為:可愛就是不漂亮的換句話說。有時候當我被他人說可愛時,會讓我無法分辨那到底是不是個讚美,抑或是某種批評的換句話說。無論如何,比起「ˍˍˍˍˍˍˍˍ漂亮」,「ˍˍˍˍˍˍˍˍ可愛」似乎更容易出現在日常對話裡,甚至不局限於形容外貌:

我笑得很可愛

她說那句話時很可愛

小孩打噴嚏的時候很可愛耶

那隻羊走起路的時候好可愛喔

小貓/小狗發出奶音很可愛欸

這一對耳環設計得真可愛

......

我特別喜歡狗狗趴在地板時的樣子,發呆的眼神特別可愛,你可以在淡水漁人碼頭看到他們

當我看到餐廳裡的服務型機器人時,也不禁讓我有「好可愛」的感覺,進而讓我想要跟它互動,甚至把它當成真的貓在撫摸(這聽起來難道不像是某種戀物癖好嗎?)。對於外表的可愛,在發展心理學上有個專有名詞「邱比娃娃效應」(Kewpie doll effect),諸如:圓潤的臉龐、大大的眼睛、飽滿的前額、小小的嘴巴,這些「可愛的」特徵會進而引發他人的關注以及想要疼愛的心情。在動物界以及人類身上,都有出現邱比娃娃效應的痕跡。

也許這些可愛的服務型機器人,都被注入了邱比娃娃的外貌特質,才能觸發這麼多顧客的回應。但我仍舊感到好奇,邱比娃娃效應也可以用在機器身上嗎?一隻外表可愛但身軀完全不可愛的服務型機器人,也能取得人類的信任觸發互動的機制,那會不會是對這個理論的創新發現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